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00 情殇

晏双飞慌乱地扯着缰绳,将马停下,一个翻身便也跌落在了地上,趔趄着连走带爬奔向梁烜,将他的身子拥入怀中,手却下意识地轻轻触碰着那支被折断的毒箭。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怎么都不和我,不和我说呢……”晏双飞的嘴唇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破碎不堪。

梁烜眼眸紧闭,已经没有了回答的力气。他苍白的脸上开始泛起了乌黑之色,渐渐扩散蔓延,整个脸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烜,烜,你不要吓我,这不好玩,你不要吓我……”晏双飞猛然深吸了一口气,手指下意识地往他的唇鼻之间探去。气息微弱似无,脸上也是冰凉一片!

正当晏双飞惊慌失措之际,一个黑影从眼前闪过,周边竹叶沙沙作响,甚是诡异。

“哼,终于找到你们了。”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晏双飞转身看去,一名黑衣人就站在离他们不到两米处,目光凛凛地看着他们。从他的身形和手中之剑可以看出,他正是昨晚劫狱的黑衣首领。

晏双飞将梁烜的身子慢慢放下,站起身来,指着那黑衣人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追杀我们?”

“你无须知道太多,我也只是奉命行事。”黑衣人目光一寒,也不再同晏双飞废话,举起剑便朝这边刺来。

黑衣人出手太快,晏双飞竟然无从躲避,愣在当场。突然,又是一个身影在眼前闪过,将晏双飞护于怀中,飞身一踢,那黑衣人的剑差点掉落。

“烜哥哥?!”晏双飞又惊又喜,大声唤道。

梁烜的面容依旧阴沉泛黑,却努力挤出一丝笑意,顺势将晏双飞抱上马,正要猛击那马腹,黑衣人却又举着剑刺了过来。

梁烜的手离开骏马,支撑着身子躲避黑衣人的步步紧逼。载着晏双飞的马慢慢地移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晏双飞知晓自己帮不上忙,只得乖乖地坐于马上,悬着一颗心为梁烜祈祷。

身中剧毒的梁烜明显落于下风,几招过后便再也使不出力气,身子瘫然倒下,目光却凛冽地射向那黑衣人。

“哼,中了剧毒还能躲我几招,不愧是梁国的‘前太子’。”黑衣人讥讽地说道。晏双飞的心猛地一疼,看向梁烜,只见他紧咬着唇瓣,呼吸似乎很是艰难。

晏双飞还在出神之际,黑衣人却举起手中的剑,猛地一刺。利剑抽出之时,一股黑红的血液沿着剑身汩汩流出,梁烜胸口的衣襟几乎染透,触目惊心。

“烜——”晏双飞撕吼出声,就要下马。梁烜却撑着一口气,将手掌摊开在半空之中,好一会儿才发出一个微弱的声音。

“不,不要下来……逃,快逃……”

“哼,想逃,没那么简单。”黑衣人掏出一枚信号弹猛地往地上一掷,随着那声音在竹林之中响起,黑红色的烟雾也升上了天空。黑衣人冷笑一声,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他那些分散了的侍卫们便都会赶到这个地方。

梁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憋足了力气,翻身滚到那黑衣人的脚边,猛地便将他的左腿紧紧抱住。黑衣人一愣,随即恶狠狠地斥道:“哼,命倒是硬得很!我就不信你能挨过这剑上的剧毒!”

说着,黑衣人握紧了剑柄,猛地往梁烜背上又是一刺。

“啊——”

“烜哥哥——”

梁烜的嘶吼和晏双飞的呐喊声同时响起,在竹林之间回旋许久才渐渐散开。梁烜的眼眶已然深红,目光却是坚定不屈。晏双飞咬紧了唇瓣,一股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却浑然不觉。

“该死!”黑衣人杀红了眼睛,拔出剑来,又狠狠地刺了下去。梁烜的表情狰狞着,这一次却咬紧了牙关,不发出一丝的声音。

“不要……不要……”泪水如泉涌般汩汩流出,湿了晏双飞的脸颊。她捂着嘴,意识似乎已经被抽空,只会默默地摇头,摇头,再摇头。

黑衣人见梁烜已经身中数剑,黑血遍地,便要去捉拿晏双飞,无奈梁烜却紧紧地抱住他的腿,力气之大,竟然让他动弹不得!

“七,七七……逃……快逃……”梁烜死死地抱着那黑衣人的脚,任凭他狠狠地踢踹,也不动丝毫。

“不……我不要……”晏双飞朦胧着眼眶,一个劲地摇头。她怎么可以走,她怎么可以丢下梁烜一个人走。

“走啊——”梁烜怒红了眼睛,憋足了气大声吼道。

黑衣人气急,猛地一用力,将梁烜的身子甩了出去。黑衣人内力深厚,梁烜被狠狠一甩,身子撞到了竹干之上,发出闷闷的响声。

“烜哥哥——”晏双飞又是一声大呼。梁烜应声倒地,大吐了几口黑血,却还是支撑起身子,努力让自己能够看到晏双飞。

“七七……快走……”

话音才落,梁烜终于支撑不住,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整个身子也瘫了下去,再没了动静。

“烜哥哥……”晏双飞轻声呢喃着,目光空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黑衣人瞟了梁烜一眼,冷笑一声,便朝着晏双飞紧逼过来。

晏双飞回过神,猛地深吸一口气,重重地往马身上一击,大喝一声:“驾——”

骏马疾驰而去,晏双飞的眼前朦胧一片,已经分不清楚前方是路还是尽头。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原来,是段夫人。”

“听说你受伤了,过来看看。”

“苦口才是良药,不喝药,身子怎么好得起来。”

“不知为何,今日在花园里见你第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亦不知为何,每次见你,都会不自觉微笑。好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的朋友,好像,有种莫名却浓烈的熟悉。”

“那,一辈子待在烜哥哥的怀里,可好?”

“傻七七,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七七可知,在烜心里,无论经过多少时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七七,不是情。”

烜哥哥,我突然好怀念我们初遇的那些日子,虽然彼此并不熟知,却凭着一种直觉,倾心相许。

烜哥哥,我好恨自己,曾经竟然会因为别人的一些恶意挑拨而怀疑你,甚至还去质疑你对我的感情。

烜哥哥,我已经决意不再去寻那所谓的“天命”。无论你是不是太子,是不是未来的皇上,我都已经决心留在你的身边。可是,为什么你却离我而去了呢。

“七七,你可知,你是烜……唯一,深爱的女人。”

“不要皇位,也不要天下,宁愿抛下所有的权势、荣华。”

“不论天涯海角,只要有七七在身边,吾愿足矣。”

烜哥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去天涯,去海角,看日出、日落。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却不守信诺了呢。

泪水迷离了眼眶,也湿了心脏。

前方一片迷茫,你走了,我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