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05 七七

晏双飞足足愣了半晌,也不避讳,睁大了眼睛盯着那位自称“吹画”的女子,久久不肯移开。。

……无影宫?你最近就是在忙这个……嗯,这个江湖组织有些异动,皇上几欲灭之,特派我处理此事……无影宫,是不是那里的人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哪有那般厉害的人……

那日同段祁沨的对话再一次浮现在晏双飞的脑海之中,没有想到当时随口提及的一个江湖组织,如今竟然成了她的救命恩人。是机缘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姑娘?”被晏双飞紧紧盯着,吹画也不显得拘谨局促,只是好奇地将手在晏双飞眼前扬了扬,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晏双飞这才回过神来,忙忙抱歉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的头有些不舒服,神智还有点恍惚,刚刚失礼了……”

“没事没事,哪里需要计较这些!”吹画嘟囔着,却是一脸无邪的笑容。正说着,几名丫鬟装扮的女子走了进来,端着一些吃的,放到了桌上,又退了下去。

“姑娘,来吃点东西吧,你都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一定饿坏了。”吹画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来扶晏双飞。

晏双飞受宠若惊,忙忙自己起身,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她稍稍动了动脚,却觉得有些疼痛,正要询问,便听那吹画姑娘解释道:“现在有些疼痛是很自然的,虽然山崖下便是入口,但也需施展轻功方能轻巧落地。姑娘身子虚弱,定是未曾学过学武功,掉落下山崖受了一些摔伤。不过,我已经请大夫来看过了,姑娘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走路的时候需要小心一些。”

吹画真挚的关心从她的话语中传到了晏双飞的心里,晏双飞不禁眼眶一红,泪水就开始打起了转转。“吹画姑娘,你我从未相识,你却不仅救下我、收留我,还这般关心我,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姑娘客气了,人与人之间本就该互相帮助,我们这么有缘能够在此遇见,而你又有难在身,我怎可不帮你呢!”吹画咧开嘴笑了起来,似乎毫不顾忌古代人“笑不露齿”的教条,倒是率性得很。

“不过……姑娘是因何掉下悬崖?是被人逼迫,还是……”吹画将晏双飞扶至桌旁坐下,将筷子递到了她的手中,有些犹豫,却还是开口问道。

晏双飞的眸子骤然暗淡下来,她苦笑一阵,缓缓道:“我被人追杀,逼至悬崖,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跳了下来……本以为那山崖之下云雾缭绕、深不见底,只是希望不要死在那贼人的手里,没想到竟然因此来到了这里,被姑娘所救……”

“所以说,是你自己救了自己。”吹画又一次笑道。

晏双飞感激地点了点头,神情却越来越沉重。“既然我活了下来,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为他报仇……”

“报仇?”吹画讶异道,却又碍于这是晏双飞的私事,并未多问。

晏双飞自然也知道吹画心中的疑惑,朝着她笑了笑,道:“实不相瞒,我有一个朋友为了救我,死在了那贼人的剑下……我,想替他报仇。”

吹画先是一愣,随即目光坚定地看着晏双飞,铮铮而言。“嗯,为如此重义气的朋友报仇,我支持你!”

“呵呵……谢谢你,吹画。”晏双飞突然被她那单纯且真挚的眼神打动,不由自主地便唤起了她的名字。

吹画又是一怔,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大。她有些羞涩地咬了咬唇,又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晏双飞正想将自己的真名报出,却又碍于自己曾经的身份,便只好将话又吞了下去,换了一句才说了出来。

“我叫……‘晏七七’。”

从此以后,便以这个身份活着吧,不再如往日那般为所谓的“天命”牵绊。接下来的日子,她要为自己而活。

“‘晏七七’……”吹画若有所思地念着这个名字,晏双飞还以为有什么不妥,却见吹画开心地笑了起来,兴奋地说道:“那我就叫你‘七七’,怎么样?”

“嗯,好。”晏双飞被她那纯真的笑脸感染,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也不叫上我!”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从门外传了过来,晏双飞很是讶异地往门的方向看去,那话音刚落,一抹蓝色的身影便从门外闪了进来。

来人一身蓝色长袍,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竟也是个俊美的翩翩公子!只是他腰间佩戴的那一把熠熠闪闪的宝剑,却凸显出他别样的身份。

“小书书,你可来了!”对比晏双飞的惊讶,吹画却是一脸欣喜,忙忙走了过去,挽住了他的胳膊。

晏双飞讶异地喃喃道:“叔叔?!”无论她怎么看,都觉得眼前这俊俏的男子同吹画一般大小,并不像是隔了一个辈分。

行书耸耸肩,虽然有些无奈,却也是习惯了吹画这般唤他。他定了定神,仔细地瞧了瞧晏双飞几眼,不由得赞叹道:“这是遗落凡间的仙子么?画儿怎么把仙女都给接到宫里来了?”

“哟哟哟,瞧你这嘴甜的,今天是抹了蜜糖了不是?”吹画嘟囔着,却是不屑地睇了他一眼,又喜笑颜开地跑到晏双飞身边,挽住了晏双飞的胳膊,道:“七七,你可别听他的花言巧语,他这人啊,花花肠子多着呢!”

“喔?那你是说,这位七七姑娘不美咯?”行书轻挑俊眉,笑道。

吹画一愣,忙忙解释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

“呵呵,没事啦,别听他挑拨,我们可是最团结的!”晏双飞笑道。不知为何,她觉得眼前这两个人特别亲切,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虽然是刚开始相处,却可以像老朋友一般随意自然。

“就是就是,还是七七懂我。”吹画见晏双飞很是随和亲切的样子,也开心地笑了起来。两个人很是亲昵地靠在一起,俨然一副很是熟悉的样子。

行书又觉无奈又觉好笑,轻轻挑了挑眉头,又接着刚刚的问题问道:“画儿,你倒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个懂你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