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07 宫主

“宫主回来了?!”吹画显然是最激动的,忙忙站起身来,一脸的兴奋。行书似乎也很是开心,展露着那俊美的笑颜。

见二人如此欣喜,晏双飞不解地问道:“难道宫主一般都不在这无影宫里的吗?”

“宫主的行踪,自然不同于我们。”行书不以为意,很是自然地说道。

吹画不住地点头,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喜色,连语气里也满是骄傲。“江湖上各个帮派都想着法儿靠拢我们无影宫,光是那些事情啊,就够宫主忙活的了。”

晏双飞表示赞同地笑笑,心里料想着,看来这位宫主在吹画心里的印象真的很好,才叫她如此佩服且将他的所作所为都有了一种如同身受的感觉。

“七七,你同着我们一起去见宫主吧。”吹画眨眨眼,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的,十分可爱。

“对,也该同宫主说一下七七姑娘的事情了。”行书附和道,难得和吹画统一战线。

晏双飞淡淡地笑着,点头表示答应。其实,她比任何人还要想见那位传说中“很好很好很好”的宫主。

绕过叠石小山,曲水流觞,晏双飞在心里暗自惊叹这无影宫的构造奇特。无影宫建于峡谷之中,自然是景色秀美,别具一格。这儿不仅有奇山异石,还搭建了许多宫殿屋苑。古色古香的楼阁亭榭交相掩映,徜徉其间,步移景换,不禁令人赞叹流连。

行书和吹画二人走在前边,饶有兴致地在讨论这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不时声音会骤然升高,却伴着欢笑阵阵。晏双飞会心地笑着,无论这两人是不是真如眼前这般单纯无邪,至少这个时候,她是觉得安心且快乐的。

晏双飞一行又折了几道,穿过石头堆砌的山门,一汪碧池骤然撞入眼眶。清凉的水汽扑面,池中盛开的荷花更是让晏双飞眼前一亮。再走近看,水质清澄,游鳞翔底,水面风静,微泛涟漪。

这无影宫虽然是个神秘的江湖组织,对于这宫内环境格局的建造,却是丝毫不容疏忽。这清新的碧池一侧,还栽有一株沙柳,柳边有一青藤,绽出朵朵紫色小花,香气袭人。

“那边就是竹苑,是宫主住的地方。”吹画回过头来,向着晏双飞简单地解释道。她纯净的笑容随着清风在晏双飞身边萦绕,让晏双飞感觉很是舒逸。

晏双飞轻轻点头,待吹画转过头去,步子也随着踏入了园门。竹影婆娑,应风而入,蝉呜短长,园景更幽。再回头看去,却见玲珑壁山迥峰卷云,甚是壮观。

“无影宫的景色真美。”晏双飞不由得赞叹道。

吹画那张无邪的笑脸又一次展现在了晏双飞眼前,她骄傲地笑着,很是得意地说道:“我们宫主可是位才华横溢的翩翩公子,性情雅致温和,对宫内的环境自然也是有所讲究。”

“每次吹画你一提起宫主,便要夸上几句,我倒真是好期待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宫主大人呢。”晏双飞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你一定不会失望的!”吹画爽口应道,却又突然一怔,眉头也随着蹙了起来。“不过……”

“嗯?”晏双飞不解地看向她。

吹画抿了抿唇,神情又是哀伤,又是怨闷。“那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宫主途径易县,遇上一户人家失火。宫主为了救那个孩子,不幸在火海中受了烧伤,原本俊美的脸也因此而毁了……”

“烧伤?!”晏双飞惊讶地叫出声。

吹画的情绪骤然低落了下来,她闷闷地点了点头,也不愿多说,耷拉着脑袋继续往前走去。

行书回头冲着晏双飞宽慰地笑笑,晏双飞蹙着眉头,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

密密的竹叶遮蔽房舍,又将投影把地面刷上大片墨色,平生出习习凉意。只是晏双飞的心里,除了淡淡的哀伤以外,却又多了丝丝感动。突然之间,她对这位宫主的正义之心和爱民之意没了怀疑。毕竟,能舍身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孩童,确实没几人能做到。

虚掩的木门被行书轻轻推开,晏双飞等在门口,听着里面轻微的动静。

“行书、吹画参见宫主。”带着欣喜之情的问候声在房间里响起,晏双飞不禁提起了耳畔,只为听清楚那位宫主的声音。

“起来吧。”轻轻淡淡的声音,却有着不事雕琢的光洁和柔韧。

晏双飞无声地笑了笑,为什么这一刻,她会有一种极陌生却又极为熟悉的感觉。

“宫主,你最近又去了哪些好玩的地方呀?同画儿分享一下好不好?”刚刚还稍显严肃的氛围被吹画这一声极为随意的问话打破。

行书无奈地笑笑,道:“画儿,你又胡闹了,平常骚扰我就够了,宫主有那么多要务要忙,哪有空来管你这些。”

“呵呵,几日不见,画儿还是这般顽皮。”无影宫宫主抬头,轻轻弹了弹吹画的额头。吹画咧开嘴笑了起来,眼睛如同星星般闪耀。

“对了,宫主,属下要向你引见一个人。”行书定了定神,从容道。

“喔?何人?”无影宫宫主一愣,下意识地往门外看去。

吹画眼睛一亮,附和着嚷嚷了几句,便蹦着出了门,抚着晏双飞走了进来。

“宫主,这是我新交的好朋友,她叫‘七七’。怎么样,是不是很美呀?”吹画一脸的骄傲,挽着晏双飞的胳膊,目光却定格在了宫主身上,透着闪灵的光芒。

晏双飞低着头,缓缓福身,向宫主问安。“小女子晏七七,见过宫主。”

“晏七七……”宫主低声吟着这个名字,语气里似乎带着点不一样的味道。

温柔的声音让晏双飞的心里又稍稍多了一些底气,她浅笑着抬头,试图用自认为最美的笑容让这位宫主接受自己、留下自己。

当晏双飞的头慢慢抬起,精致的五官逐渐在男子的眼眶中闪耀出彩。眼前这女子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如此绝色佳人,任是谁见都无法将目光移开。

“美,很美。”男子轻声赞叹,又冲着吹画问道,“画儿是从哪里找来如此俏美可人的朋友呢?”

吹画又一次添油加醋地说着她同晏双飞相遇相识的故事,只是这一次,晏双飞不再一边聆听、一边浅笑。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那名男子,不知不觉之间,唇瓣已经被皓齿咬破,蔓出丝丝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