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08 细作

晏双飞咬紧了下唇,目光定定地凝视着眼前这名男子,心里顷刻间涌起千层涛浪,却又骤然平息下来。

男子一袭白衣,翩翩而立,浑身散发着高贵清雅、器宇出尘的气度。只是那一张银色面具下,却是藏着一张神秘的面孔。

吹画的故事慢慢地接近了尾声,她却仍是一脸意犹未尽。倒是那无影宫宫主,目光渐渐从吹画的身上转移,骤然碰上晏双飞复杂的目光。

“七七姑娘可是有话要说?”男子见晏双飞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顿时心疑,淡淡地开口问道。

陌生的声音再一次在耳畔响起,晏双飞回过神来,很是抱歉地笑了笑,道:“是宫主气质非凡,七七一见便移不开目光,这才忘记了礼仪,还望宫主莫要见怪。”

宫主轻声一笑,眸子被面具隐去了几分,看不到眼底是何色彩。“本宫还以为是这面具吓到了姑娘。”

“宫主为救陌生孩童,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这面具是宫主正义之心的见证,又怎会吓到七七。”晏双飞低声说着,脸上不改温和的笑容。刚刚的失神全然不见,嘴角的幅度也是恰到好处。

“画儿,你又多嘴了。”宫主轻声责备,语气里却含着宠溺。吹画“嘻嘻”一笑,倒也没多说话。

“不过,宫主的气质,倒是像极了七七的一个朋友。”晏双飞含着笑,很是平静地娓娓说道。

听晏双飞这样说,宫主倒是显得有些惊讶,面具下的嘴角轻轻扬起,声音温和而有磁性。“喔?那倒真算是有缘了。”

“嗯,刚刚看到宫主的一瞬间,七七还以为是见到他了……不过,宫主的声音同他的丝毫不像,而且……给七七的感觉也不同。”晏双飞轻声笑着,一脸和煦的温柔,眼里也没了一丝怀疑。

宫主微微颔首:“七七姑娘机缘巧合来到无影宫,也算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既然姑娘身子欠佳,便留在宫主休养一些日子罢。吹画这丫头,这次倒是找了个好伴儿了。”

“谢宫主答应——”还不待晏双飞回应,吹画已然开心地蹦了起来。

这个无影宫,虽然严谨有序,宫主和司主之间却是亲密非常,似乎并没有什么等级或身份的忌讳。这样温馨的气氛,不禁让晏双飞暗叹不已。

“七七姑娘身子虚弱,还是先回房间休息吧。若是有任何需要,只管找吹画便是。”宫主温和地说着,虽然晏双飞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却也能感受到他温柔的气息。

传说中的无影宫宫主,果然如吹画所言,温文儒雅,亲切近人。

“宫主,七七还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晏双飞也学起了古人欲说还休的语气,问道。

“但说无妨。”

“宫主就不怕七七是刻意接近无影宫,企图窃取机密的细作吗?”晏双飞眉间带笑,唇角也保持着那个好看的幅度,却很是严肃地问道。

一听这话,吹画便忍不住开口辩解道:“怎么可能!七七可是守卫们亲自带到我身边的。当时七七神智模糊,身上多处摔伤,体内还余有迷香,怎么可能是刻意来到此地。”

“更何况,无影宫只有两个入口,主入口建于山林之内,密道贯穿,并有重兵把守;另一个入口在悬崖之下,外人绝不可能知晓。七七姑娘若是想以细作身份混入无影宫,也得是从主入口进入,又何需以身犯险,从悬崖摔下呢?”行书一脸温和的笑意,主动为晏双飞分析开脱。

吹画再一次和行书统一战线,似乎生怕晏双飞的话引起宫主的怀疑。“就是就是,谁会料想到悬崖下面还有个入口呢?!七七这是人好,才会得到老天爷的眷顾。说不定啊,我和七七上辈子还是姐妹,这辈子老天爷特地带她过来找我的!”

“就你能瞎掰。”行书皱着眉头,对吹画无边无际的想象能力很是无奈。

“说不定就是呢!”吹画不服气地回了一句,又拉下眸子,眼巴巴地看向旁边一言不发的宫主。“宫主,七七绝不会是细作的!宫主,你知道的,画儿很少第一眼看到别人就喜欢,这一次我可是真的喜欢七七。”

“说的比唱的很好听。”行书嗤鼻一笑,“上次去集市置办物品,也不知道是谁,见着街上那些翩翩公子哥,眼睛就定在那儿移不开了。甚至回宫好几天了,还在回味着那些美色。”

“你不说话会死啊!”吹画的老底被拆穿,怒吼道。

“我再不说话,你就不仅仅只爱男人了……”行书弱弱地回嘴。

晏双飞有点懵,她明明只是提一下自己的疑惑,却不料惹来这两个人如此激动的争论。只是,她自然明白他们都是在为她着想、替她开脱。想到这里,晏双飞心里也暖了许多。

吹画和行书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拌着嘴,话题却早已脱离了刚刚的“细作纠纷”。宫主轻咳几声,这才让两人回过神来。

“姑娘是害怕本宫怀疑你,对你不利吗?”对比刚才,宫主的声音显得有点冰凉。

晏双飞摇了摇头,道:“宫主宅心仁厚,定不会为难七七。只是,七七毕竟是一个陌生女子,宫主如此信任七七,七七自然想证明自己的诚意。”

“刚刚画儿已经同我说了七七姑娘的故事,画儿和行书的分析也正是本宫心里所想。七七姑娘不必过虑,若每识得一位朋友,便要将其身底全数摸个清楚,那么朋友之间还有何信任可言呢。”

晏双飞感激地笑了笑,又看了看旁边的吹画和行书,这才略带歉意地说道:“刚刚是七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让各位见笑了。”

“七七,你就别多想了,每天都要顾虑那么多东西,怎么忙得过来啊!”吹画蹙着眉头,却是一本正经地教育着晏双飞。

“画儿,你先带七七姑娘回房休息吧。”宫主吩咐道,“行书,你留下,本宫还有些事情要同你细谈。”

晏双飞福身,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却并不纯粹。“多谢宫主,七七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