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21 收养

吹画以为晏双飞是被她的话惊到了,忙忙安慰道:“七七,你别怕,其实只要宫主喜欢你,那些都不重要的……男人嘛,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大不了你在这儿做咱宫主的‘压寨夫人’,随那个女人在将军府里怎么搞!万一那个女人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绝对……七七,七……咦,你笑什么啊?”

晏双飞好不容易才憋住笑,眉头却似乎都要拧到一块儿了。

“没有,我只是,只是被你感动了。”说着,晏双飞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吹画柳眉一蹙,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道:“感动为什么会笑呢……”

晏双飞憋着笑,并没有去解释这个话题,吹画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又不甘心地追问着刚刚那个问题。“对了,七七,你到底有没有见过宫主的真面目啊?是不是很俊美?”

“唔……”晏双飞收起笑容,顿时恢复了一脸忧伤的模样。“不算是俊美吧。”

“不算俊美?!”吹画无比讶异。宫主气质那般俊逸不凡,相貌又能差到哪里去呢?!想到这里,吹画又不死心地问道:“那大概是个什么样子呀?”

晏双飞低头,略微思考了一下,突然眼前灵光一闪,咧开嘴偷偷笑了笑,抬起头时又是一脸认真的表情。

“他的脸稍微有点大,国字型,眉毛很粗很浓,眼睛又小得可怜……唔,他左脸一大片全是红色胎记,然后右脸颊上长着一颗约莫这么大的浓黑大痣……除了这些,他长得还算是不错的。嗯,挺好的!”晏双飞一本正经地说道,一边描述还一边做着动作,指了指自己的脸,很是认真。

吹画猛地打了一个寒颤,顿时觉得凉风飕飕而过,手臂上那鸡皮疙瘩都被吹落了一地。

“真,真的吗?”吹画咽了咽口水,弱弱地问道。

晏双飞再一次坚定地点了点头,彻底击碎了吹画心中的那个美好的梦幻臆想。

“那,那七七你还,还喜欢他?”吹画支支吾吾,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虽然她也承认宫主待她很好,而且很是侠肝义胆,但是那相貌也同她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了。如果他要是真摘下面具,恐怕她对他的钦佩和仰慕就要大打折扣了。

“嗯,为什么不喜欢呢?难道画儿听我说了宫主的样貌,竟要嫌弃宫主了吗?”晏双飞故作惊讶状,无辜的眸子紧盯着吹画。

“谁说我嫌弃宫主了!”吹画忙忙摆手,将刚刚的胡思乱想一扫而空。“宫主好心收留了我,待我如同亲妹妹,而且还帮助过那么多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他。纵使他真的烧毁了半张脸,我也绝不会厌恶他半分!我只是……只是……”

说着说着,吹画的声音骤然低落下来,脸色也阴沉了下去。她只是一直认为,像宫主那般善良又能文能武的奇男子,定该是才貌双全才是。

晏双飞自然知道吹画心里的落差,忙忙好生安慰。“好啦,好啦,不逗你了。”

吹画疑惑地抬起头,略带惊讶地看向晏双飞。晏双飞咧开嘴一笑,道:“我骗你的,宫主的脸很俊很美,比你想的还要好看!”

“真的吗?!”吹画眼眸闪动,激动地问出声。

“嗯,真的!”晏双飞蹙着眉头,十分认真且肯定地点头。“而且去,临南的百姓们都说,云骑将军是皇城临南最俊美的男子!”

“你……你竟然骗我!”吹画先是一喜,又立刻反应过来刚刚被晏双飞戏弄了,急得站起身,便捏着粉拳往晏双飞身上砸去。

“好啦,好啦,就当是你瞒着我的惩罚吧!现在我们两不相欠了!”晏双飞一边躲着吹画,一边眨着眼睛说道。

吹画这才停了下来,却还是故作赌气状在桌旁坐下,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画儿,你刚刚说,你是被宫主收留的吗?”晏双飞也在她旁边坐下,轻声问道。

吹画握着茶杯的手一颤,便僵在了半空之中。她默默地点了点头,缓缓道:“那还是三年前,我家乡遭了水灾,我爹、我娘,还有我年幼的妹妹,都是在那次水灾里丢了性命……我一个人流落坯城郊野,被一群强盗盯上,是宫主救了我。自那以后,我便跟着他留在了无影宫。”

吹画说得那般感伤,晏双飞听着也很是动容。她拥紧了吹画的肩膀,这样一个单纯可人的小丫头,经历过至亲之人的生死离别,还差点被强盗污辱,却还能这般快乐地活着,这样的坚强怎能不让人敬佩呢。

“那时候无影宫才刚刚建立,是江湖上一个不知名的组织,是宫主带着我们一步步地把无影宫的规模扩大。如今无影宫的势力已经在整个江湖蔓延,根深蒂固,这一切都是宫主的功劳。”

“你们?行书也是同你一起被收养的吗?”晏双飞不解地问道。

吹画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是最后一个幸运的孩子,宫主收留我之后,便去了军队。他军务繁忙,又要处理无影宫的事宜,自然无暇再去顾及那些流落在外的难民,便交由我们几个全权负责。于是,后来加入我们无影宫的人,都是由我和行书负责照料、传授武艺,他们没有我们幸运,未能同宫主那般亲近。”

晏双飞点点头,段祁沨一个人不可能兼顾那么多个“吹画”,培养几个心腹,让自己的心腹去照顾另外一些人,这样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所以,无论宫主长什么样子,无论他今后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吹画的命是他救的,这辈子便只认他这一个主人。”吹画坚定地说着,眼眸里闪着炽热的光芒,让晏双飞瞬间失神。

晏双飞轻轻抚着吹画的背,对眼前这个女子又是喜爱又是怜惜。不知何时起,眸子里开始有了淡淡的水汽氤氲,她轻笑一声,温和地对着吹画说道:“画儿,这么些年难为你了,相信你爹娘在天之灵看到你现在这般活泼乐观,也会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