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22 不同

“嗯,宫主也是这般同我说的。”吹画咧开嘴,也笑了起来。“宫主说,无论遭遇了多大的不幸,都不能抱怨。日子总是要过的,快乐和不快乐却是自己决定的。所以,我一定要过得快快乐乐的,替我爹我娘,还有我的妹妹,快快乐乐地活着!”

“嗯……”晏双飞轻声应着,心里却掀起了波澜。

她从未想过,冷漠如段祁沨,也会有如此缜密细腻的心思,去安慰和鼓励一个失去亲人的小女孩。那么他的心里,也定不是冰冷的,而是乐观积极的。或许,他还在刻意隐藏着一些事情、独自承担着一些事情,才会让不了解他的人有所误解,甚至连她,曾经也对他冷淡的性格嗤之以鼻。

“作为宫主,或许比作为一个将军更让他快乐……”晏双飞轻声一笑,不料话一出口,却觉得苦涩无比。

“朝堂之事尔虞我诈,哪里有咱无影宫里一半的温暖。宫主若不是有家国大任在身,心系边关战乱祸及百姓,光凭无影宫的基业也可安度余生了。就领那么些俸禄,犯不着去做什么将军,为朝廷出死入生地,还要遭人嫉恨。”吹画似乎一肚子气,嚷个不停。

晏双飞只是含笑着看着吹画,并不接话。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问一问段祁沨为什么要创建这样一个江湖组织。但是无论他当时的目的是什么,至少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是因为有他,很多像吹画这样的女子才没有流离失所,也没有误入歧途,而是这般快乐地生活着。

“画儿,你知道吗,你所描述的宫主,和我曾经认识的段祁沨,一点都不同。”晏双飞握住吹画的手,轻声说道。

“是吗?那宫主在外面,是怎样一个人呀?”吹画似乎很是惊讶,好奇地追问道。

回想起过去同段祁沨相处的一幕幕,晏双飞心里便是五味陈杂,不知是该觉得好笑还是觉得感动,抑或还有那么一点点悲伤。

“他不爱说话,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见谁都板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了他钱似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会时不时地在她面前展露笑颜,即使是再微小的动作,也能流露出他对她的关心和在乎。

“他很固执,做事雷厉风行,别人说什么都别想劝动他……”

但也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义不容辞地帮她,不管她想要见的人、想要救的人是谁,他都从未说过二话。

“最可恶的是,他总是以自我为中心,总是自以为是地做一些别人根本不让他做的事情,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什么都不顾,甚至都不让别人知道……”

即使他为她挡下带毒的暗器,即使他救下掉落悬崖的她,即使他再一次帮她逃离黑衣人的魔爪,他也依旧沉默着不多说一句。他总是那样一如既往地傻傻地付出,默默地承担着一切。

可是他却从未问过她的感受,他从来不知道,她心里有多么内疚和自责。她也很爱他,很在乎他,万一他为了她出了什么事情,她又该如何自持。

“他那个傻瓜,总是为别人着想,还总是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让别人知道……”晏双飞说着说着,声音就不自觉地哽咽起来,眼眶也是一片迷离。

吹画刚开始听的时候,觉得有些讶异。晏双飞口中的宫主,确实同她看到的很有出入,继续听下去,便更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怀疑晏双飞是又一次逗弄自己。直到听到这一句,吹画这才明白过来,刚刚的那些话都是晏双飞故意说给她自己听的,可是在她的心里,却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取代他在她心里的位置。

“我一直说他冷漠得像块冰一样,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之所以会成为‘冰’,只是因为他将温暖都给了别人,而他的身边却没有谁能带给他温暖……我,不想让他再冷下去……”晏双飞靠在吹画的肩膀上,情绪激动,泪水也肆虐蔓延,在吹画的衣领上晕开一个小圆。

“七七,真替宫主高兴,能够遇到你这样一个真心真意待他好的人。他有你在身边,今后就算是在将军府,也不会觉得孤单了。”吹画的声音也沙哑起来,她揉了揉眼睛,嗔道:“七七,你看,都是你啦,害人家哭了。”

“呵呵,我不好,我不好。”晏双飞破涕为笑,忙忙坐起身子为吹画擦着眼泪。吹画也伸出手轻轻拭去晏双飞脸颊上的泪珠,咧开嘴也笑了起来。

“好啦,无论怎样,宫主就是个好人,准没有错啦!”吹画言简意赅地为这个话题画上了一个句号。若是这样谈下去,不知道还要勾起她多少回忆,那么这个房间里岂不是要泪流成河了。吹画这样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来。

晏双飞虽然不知道吹画在想些什么,也习惯了她的古灵精怪,倒是信口提到:“不过,画儿怕是还有一件事没有同我说吧?”

“什么事?”吹画不明所以地问道。

晏双飞站起身来,踱着步子走到窗边。此时已经是晌午时分,阳光正盛,窗外那一汪荷花也开得很是热闹。

“这无影宫中的司主,恐怕不只是你同行书两人吧?”窗边的女子嘴角一勾,一抹含俏含娇的笑容乍然显现,十分可爱。

吹画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弱弱地问道:“七七……这你都知道?”

晏双飞轻笑一声,摊开手掌,拨弄着那纤长白皙的手指。“琴、棋、书、画——才华横溢如无影宫宫主,又怎会容许这其中少了一项呢?”

吹画长叹一声,一脸无奈,却也带着崇拜。“七七,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是,无影宫还有两位司主,一位名为‘听琴’,一位名为‘博棋’,他们……”

“他们化名追随段将军左右。”晏双飞言简意赅地打断吹画的话,朗声道。

吹画咧开嘴笑笑,点了点头。“他们可比我幸运,可以一睹宫主的真颜。说来,我也已有两年没有见过他们了。”

晏双飞也是会心一笑,映着阳光,眸子里的光芒更盛了。

段铭和紫云,她也是很久没见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