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29 故人

“你说谁是泼妇?!”红衣女子甩开青衣女子的手,又往前走了一步,直视着吹画的眸子。

“呵,我说谁谁自己心里清楚!”吹画丝毫不落下风,被眉笔刻意抹得浓黑的剑眉一凛,目光一寒,让对面的女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桦,不得无礼。”晏双飞收起脸上惊诧的神情,顷刻间恢复了一脸平静祥和的微笑。她双手抱拳,对着面前的两位女子道歉道:“两位小姐,小厮不懂礼貌,冒犯了两位小姐,还请两位小姐莫要见怪。”

“公子,明明是她们撞到……”吹画心有不服,正要辩解,才到喉咙的话却被晏双飞狠狠地瞪了回去。

“呵呵,失礼了。”晏双飞尴尬地轻笑两声,又扯了扯吹画的衣角。

青衣女子抬起头,碰上晏双飞的目光,稍稍一怔,又即刻回过神来,淡笑着摇了摇头。

红衣女子却不依,趾高气扬地又凑近晏双飞和吹画,高傲地说道:“你这小厮撞了人又骂了人,你说一句失礼就能被原谅么?你也不看看你们顶撞的人是谁,这可是我们未来的皇子妃!撞伤了皇子妃娘娘,你担当得起吗?!”

吹画被红衣女子这么一说,倒是安静了下来,饶有兴致地打量起那位传说是“皇子妃娘娘”的青衣女子来。

晏双飞在心里冷笑几声,心想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几个月未见,这晏云妍还是这般嚣张跋扈又没有脑子。

晏双飞又悄悄地睇了晏云姗几眼,她也是如往常般淡定淑女,丝毫没有所谓“皇子妃娘娘”的架子。只是,晏双飞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她这个看似单纯的“三妹”,真的是表面上这样纯净如水。

“看够了没有?皇子妃娘娘也是你们这种市井百姓可以直视的?!小心我告到衙门,治你个大不敬之罪!”晏云妍见那两名男子公然地打量起晏云姗,完全忽视她刚刚说话的用意,便恶言怒斥道。

晏双飞轻笑两声,将目光移到晏云妍的身上。“这位大婶好大的火气,这皇子妃娘娘还未发话呢,岂容得你在此大呼小叫的?”

晏双飞此时的装扮已经完全变了样子,一身男装,连眉毛眼睛也被吹画用各种易容工具修饰过,自然不担心会被晏云妍和晏云姗认出来。

果然,晏云妍丝毫没有觉得眼前之人似曾相识,反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大婶”二字之上。“你叫谁‘大婶’呢?你什么意思?!”

“大婶别生气,你虽然老了点,样子长得还是不错的。”晏双飞一本正经地说道。

“噗——”吹画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晏云妍还想破口大骂,却被晏云姗拉住。

晏云姗冲着晏双飞和吹画抱歉地笑笑,轻声说道:“公子见谅,一切只是意外,姐姐她没有恶意,还望公子海涵……”

“呀,她是你姐姐啊?我还以为是你的二姨娘呢!”吹画故作惊讶地指着晏云妍尖叫道。

“小桦,不得无礼,大婶不就是长得有点显老吗,你岂能直话直说!”晏双飞一脸严肃地嗔道。

“是,公子,小桦知错了,再也不嘲笑这位丑恶的大婶了。”吹画假装惶恐,低头说道,声音却大到让旁边的路人都听了个分明。

来往的行人听着这两人的一唱一和,都忍不住笑着窃窃私语起来。晏云妍气急,伸出手便往吹画扇去。

“啪——”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晏双飞讶异地看向晏云妍,不知为何,她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之中,脸上却有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你——”

“啪——”

晏云妍的话还未说完,又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声,晏云妍左脸上的巴掌印又映射到了右脸,倒是左右对称了起来。

“大婶,皇子妃娘娘出行,怎么也没个侍卫护送啊?你这样自不量力想要欺负人,难免是要吃亏的。”吹画一脸无辜,眼巴巴地看着晏云妍说道。

“大姐,我们还是先走吧。”晏云姗一见吹画的身手这般灵活,忙忙拉过晏云妍的手,示意她离开。

晏云妍自知理亏,又打不过眼前那男子,只好恨恨地咬咬牙,甩袖离去。

“慢走啊大婶——”吹画意犹未尽地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晏双飞无奈地笑笑,一把抱住了吹画的肩膀。“没想到我们家小桦这样有才啊,又能说又能打,不错不错!”

“那是!”吹画得意地应道,“她还问我知不知道撞的人是谁,我倒还想问她呢!我可是无影宫‘知名’司主,岂容她那般放肆!”

“好好好,‘知名’司主!”晏双飞笑着附和道。自从她用了“知名富商家的公子”形容自己后,吹画便对“知名”这两个字很有好感,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用一用。

“就是,那大婶还真是好笑,她以为随便一个女人就能当‘皇子妃娘娘’啊。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这样的人都能伺候在‘皇子妃娘娘’身边,母猪也能上树了!”

“唔,看来……母猪还真能上树了。”晏双飞若有所思地轻声嘀咕道。

“嗯?什么?”吹画不解地问道。

晏双飞耸耸肩,一脸认真却又用着随意的语气应道:“刚刚那两位,就是临南知府晏常的大女儿晏云妍和三女儿晏云姗,这晏云姗呢,也就是当今二皇子即将要娶的皇子妃。”

吹画足足愣了数十秒,这才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那个人真的是皇子妃?!”

“嗯,是的。”晏双飞认真地点点头。

“可是,你又是怎么认识她们的呢?”吹画狐疑地看向晏双飞。

晏双飞躲开吹画狐疑的眼神,瞅了瞅天空,故作随意地说道:“她们啊,可以算得上是我的老朋友了。久旱都能逢甘露,家乡自然遇故人。”

“老朋友?故人?那你也认识将军的夫人,也就是那两个女人的姐妹晏双飞咯?”吹画期待地问道,“那个晏双飞是个怎样的人呀?美不美?是像那晏云妍一样嚣张跋扈,还是像那晏云姗一般温柔淑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