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13 入宫

段祁沨在门口等了许久,依旧不见晏双飞的到来。他在心里埋怨了一阵,正想遣人去催,却见晏双飞带着琪儿翩然而至。

晏双飞此时已然脱下了红色喜服,外罩一件明紫色丝袍,内衬一件白色纱裙,将其身材凸显得凹凸有致。再瞧她面色红润,细眉微扬,一颗晶莹剔透的翡翠珠子挂颈,一对闪耀炫丽的珠串坠耳,发梳流云髻,其间穿插着几支钿金的镂花簪子,画龙点睛般将她装饰得更加夺目。而那一双灵气的眸子,顾盼之间,竟投射出日光的绚华,竟让人有种不敢正眼而视的震感。

段祁沨竟然有了一瞬间的失神,没有想到,她仔细打扮之后,竟然如此耀眼。虽说入宫面圣要稍些打扮,但她现在和刚才对比,这区别也太大了吧。

“你……”段祁沨欲要说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得悻悻作罢。

晏双飞倒很是兴奋,想到就要见着自己的真命天子,心情大好。“上车吧。”她毫不客气地踏上马车,琪儿乖巧地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段祁沨定了定神,也跳上了马车。车帘被他渐渐放下,马车之内只有他们二人,气氛骤然尴尬起来。

沉默了一阵,晏双飞低声问道:“嗯,你觉得我今天这样穿……还好吧?”许是问到了女儿家最为在乎的一点,她低着头,脸上竟然有着些许的红霞。

这都是琪儿为她打扮的,要知道,她对于古代装扮什么都不懂,不过刚刚照了照镜子,自我感觉好像还不错。看到这些服饰,她又想起了晏常,想起了晏府的账房。单单是这一对耳环,就花了她一百两银子呢。女为悦己者容,她买这些就是为了见她的那个“他”所准备的,反正花的是晏常的钱,她一点也不心痛。不知道晏常要是发现自己的“挥金如土”,会不会气得找上门来呢。

“嗯。”段祁沨看也不看她一眼,淡淡地应了一声。

晏双飞深受打击,正欲开口发表自己的不满,突然想起自己与他只是“协议夫妻”的关系,这些问题,他似乎没有义务认真回答。再者说,她精心打扮是为了给那个“他”看的,别人怎么想不关她的事情。想到这里,她便乖乖地闭上了嘴。

就这样,晏双飞和段祁沨有意无意地大眼对小眼,无聊地熬着时间。晏双飞撅撅嘴挑开马车的窗帘,斜着眼睛瞧着外面的情况。真是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她终于熬出了头,到达了传说中的皇宫。

梁国的皇宫虽然不及紫禁城的规模,却也是面积广大,有着金碧辉煌的宫殿和四处巡卫的士兵。马车兜兜转转,像是绕迷宫似的,最后停在了一座宫殿的前边。马夫搀着晏双飞下了马,段祁沨已然往前走了几步。

“喂!”晏双飞蹙眉,对段大帅哥的疏离唏嘘不已。这可是一起来皇宫谢恩啊,他不扶自己下车也就罢了,竟然还不等自己先走了。

段祁沨站定脚步,转身给了她一个“怎么了”的眼神。

晏双飞跟了上去,不由分说地挽住了他的胳膊,引来段祁沨惊愕的目光。

“段大帅哥,我们现在是夫妻,就要有个夫妻的样子。你可不希望别人说闲话吧?”晏双飞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地望著他。

虽然段祁沨不知道“帅哥”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但是对着晏双飞一本正经的神情,他竟然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当是在人前装个样子。段祁沨自我安慰着,目光游离了一阵,点了点头。

“乖。”晏双飞满意地向他抛出一个无害的微笑,心里得意着这趟没白来,还能吃到帅哥的豆腐。不过,她可是个专一的痴情种,这些东西啊,都是传说中的“逢场作戏”而已!

“……”段祁沨的脸骤然黑了下来。为何他会觉得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是看着她养的一条狗,那个“乖”字,更是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他猛地将晏双飞的手甩开,冷冷道:“宫里规矩多,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晏双飞一愣,像是头上被人倒了一桶冷水,气不打一处来。

“宣云骑将军、云骑夫人觐见——”一个小黄门扯开喉咙吼道。晏双飞狠狠地瞪了那太监一眼,太监一脸无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晏双飞满肚子怒火,但还是乖乖地跟在段祁沨的后边静静地进了御书房。她低着头,心里盘算着若是在御书房里见不到传说中的皇子,待会该怎么和段祁沨周旋,在皇宫里转悠几圈。

“臣,段祁沨,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段祁沨请安的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晏双飞在心里鄙视了他几句,也恭恭敬敬地道:“臣妻晏双飞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

“谢皇上。”晏双飞慢慢地起身,忍不住稍稍抬起头,偷瞄着龙椅上的皇帝。

“这位就是段爱卿新娶的夫人?”梁邑放下手中的奏折,饶有兴致地盯着晏双飞看。眉目含俏,气质过人,果然是个美人。“可是知州府的晏二小姐?”

“回皇上,家父晏常,确是临南知府。”晏双飞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段祁沨丢给她一个凛冽的眼神,示意她不要胡乱回话。要知道,出嫁从夫,这些问题应该由他来回答才是。

“切……”晏双飞低声表示抗议,狠狠地回了他一眼。不让她说话?她就偏要说。

“皇上,臣妻有话要说。”晏双飞神气地瞟了段祁沨一眼,骄傲地仰起脸。

梁邑瞧着晏双飞奇怪的神色,反问道:“云骑夫人有话要说?”

段祁沨忙忙想要阻止,不料晏双飞早已赶在他前面往前行了一步,行了个万福礼,直视着皇帝道:“回皇上,飞儿知晓不合礼节,但是今日见到皇上,实在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望皇上恕罪。”

“夫人率真直爽,只管直言。”梁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