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32 回归

段铭深吸了一口气,期待吹画能够适可而止,放他离开。奈何吹画却像是吃了秤砣般铁了心,就是不放手,连脑袋都快蹭到他的胸口了。

正当段铭无比纠结的时候,琪儿却端着一盘茶水慢慢地走了进来,一见着段铭和吹画那暧昧的姿势,顿时愣在了那里。

“呵呵呵呵,小桦,别闹了。”晏双飞忙忙打圆场,拽了拽吹画的衣角。

吹画顺着晏双飞的目光看过去,一位清秀可人的女子印入眼帘。吹画轻轻挑眉,讪笑道:“这是将军府里的丫鬟么?怎么连丫鬟都长得这般乖巧美丽,让人忍不住喜欢呢?”

说着,吹画不顾众人的惊讶,放开了段铭的手,又迎向了琪儿。“不知这位姑娘芳龄几何?可曾许配人家?”

晏双飞冷汗直冒,捉弄人也不带这样的啊,吹画这变心变得也太快了吧。

琪儿被吹画的大胆问话吓得不轻,只得微微福身致意后,便端着茶水继续往前走去。不料吹画嘴角一勾,手臂一揽,就将琪儿的身子抱在了怀里。

琪儿惊叫了一声,慌忙道:“公子你……”

“本公子喜欢你,你就从了我吧!”吹画一脸邪恶的笑容,紧盯着琪儿说道。

“放开她!”段铭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晏双飞和吹画同时讶异地看向他。不知为何,他的脸色已经僵到了极点,冷冰冰的眸子正直视着吹画搂着琪儿的那双手,眼神里甚至有种想要将吹画千刀万剐的味道。

刚刚段铭被吹画“调戏”的时候,晏双飞还没见他这般激动在乎呢,看来在她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段铭和琪儿之间确实擦出了不少“火花”啊……

想到这里,晏双飞突然也想来逗一逗他们。她慢慢地走近段铭,调侃道:“段前锋为何这般激动?我那随从不过是喜欢贵府的丫鬟罢了,我只要同将军说一声,他必然会给。”

“纵使将军同意,段铭也不会同意。”段铭未经大脑思考,毫不犹豫地答道。

吹画咧开嘴笑了起来,大声质问道:“段大哥,你们将军都同意了,还容得了你说一个‘不’字吗?!”

晏双飞很是认同地点头,一脸暧昧的笑容。

段铭手握成拳,却碍于晏双飞两人的神秘身份不敢随意造次,恨恨地低下了头。在段铭低头的一瞬间,吹画眼睛一眨,猛地凑上脸去,在琪儿的脸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段铭眼光之余自然能够看到这一幕,才低下的头骤然抬起,瞪大了眼睛看向吹画,眼中似有火焰燃烧,又怒又恨。

“段大哥,你不从我,那我只好勉为其难地要了这个丫头了。”吹画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态度。琪儿的眼里含着泪水,很是委屈却又无可奈何,晏双飞心一疼,就要上前拉她。

突然,段铭扬起拳头,猛地往吹画击去。吹画放开琪儿,一个闪身躲过段铭的袭击。段铭心里气急,拔出剑便刺向吹画,吹画才一个回头,便见段铭连剑都拔出来了,又好气又好笑。

“段铭,不得无礼!”一个冷冽的声音骤然在大厅响起,段铭及时止住了步子,一见是将军回来了,忙忙将剑插入剑鞘。

“我让你招待贵客,你就是这样招待的?!”段祁沨冷冷地瞪了段铭一眼,质问道。

段铭还未说话,琪儿却忙忙走近段祁沨,猛地跪在了地上。“将军,不管段大哥的事情,是琪儿不好,是琪儿……”

“琪儿,快起来。”段铭于心不忍,忙忙用手去扶琪儿。

晏双飞没好气地看了那“始作俑者”一眼,却见吹画此刻正僵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段祁沨,眼里的光芒极为复杂。

“沨哥,你就别责怪他们了,都是我那调皮的随从,闲着没事做,调戏这个调戏那个的,我都拿她没办法了。”晏双飞轻笑着走了过去,鼓足了勇气抱住了段祁沨的胳膊,一脸的幸福。“刚刚去哪里了?最近很忙吗?”

“不忙,只是去驸马府走了一趟,将近来的事情同师弟说了个大概,不希望你们之间再有任何误会。”段祁沨温和地笑了笑,说道。

“那他相信我吗?”回想起上一次在御花园被司马弋当场撞破的情景,晏双飞竟然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没想到段祁沨竟然如此贴心,连这样的小插曲也记得为她解释。

“嗯。”段祁沨含笑点头,用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

段祁沨和晏双飞两人相视而笑,气氛十分温馨,旁边的众人却是各怀心思,惊讶到不行。

终于,段铭忍不住轻咳几声,道:“将军,您同这位公子……”

虽然他知道这个问题他不该问,但是将军同那男子竟然那般亲密,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琪儿也是一脸警惕地看向晏双飞,似乎生怕眼前这名男子会抢走她家小姐的夫君。

晏双飞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大家都不是外人,便想着同段铭和琪儿解释清楚,却又见吹画如梦初醒般地慢慢靠近她和段祁沨,指着段祁沨的脸,试探性地问道:“你……你是段将军?”

“嗯。”段祁沨的脸上依旧泛着淡淡的笑容,很是认真地应道。

吹画摇摇头,又若有所思地点头,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晏双飞的脸上,不知是愤怒还是委屈地冲着晏双飞大吼道:“七七,你又骗我!”

晏双飞心虚地低下头,忙忙躲到了段祁沨身后。

“怎么,画儿是对本宫这模样很不满意吗?”段祁沨轻挑剑眉,将晏双飞护在身后,严肃地问道。

“没有,没有,宫主生得这样好看,画儿喜欢还来不及呢,只是……只是……”吹画的声音越来越低,恨不得现在就将晏双飞拖出来狠狠地揍上一顿。

“画儿?你是……吹画?”段铭似乎听出了一丝端倪,试探性地问道。

吹画立即被段铭那好奇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咧开嘴冲着段铭嫣然一笑:“博棋哥哥,好久不见呀!”

“……”段铭顿时无语。

见段铭和吹画相认,晏双飞也站了出来,走到琪儿身边,在琪儿讶异却期待的目光中握住了她的手,用着她最本质的声音轻声道:“琪儿,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