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40 共枕

段祁沨很是满意自己改的句子,又含着笑问道:“七七,不生气了吧?”

“我没有生过气!”晏双飞再一次一本正经地重申。

“嗯,好。”段祁沨只得顺着她的话用力地点头,下巴又在她的发间不安分地动着,晏双飞忍不住用力往他背上敲了几下。

“你快点走啦,不然段铭和吹画准把你的饭都给瓜分了!”

“谁说我要走了,今晚我就睡这儿了。”段祁沨皱起了眉头,很是严肃地答道。

晏双飞撇过脸,瞅了瞅窗外还是很强大的太阳,嘴角抽搐了一会儿,这才讪讪地说道:“你好端端的将军,睡在这儿算是怎么一回事啊……况且,现在不还早着嘛,咱还是,还是先回将军府吃个饭……”

“吃饭?这飘香楼里不是有珍馐万千吗?为何还要回将军府?”段祁沨故作不解,扬起嘴角逗笑道。

“……”晏双飞被段祁沨的话堵得无话可说,只得默默地闭上了嘴。

段祁沨抱着晏双飞的手又用力了几分,将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抿着笑意轻声问道:“还是……七七怕了?”

“怕了?我怕什么?我有什么好怕的?”晏双飞显然很受不了这种极为明显的激将法,顿时来了兴致。“你要住就住呗,咱现在就叫吃的,看谁吃得多!”

“吃得多,有什么奖励吗?”段祁沨很不理解晏双飞突如其来的逻辑。

晏双飞轻笑两声,很是得意地说道:“谁吃得多,谁就睡床,吃不过的那个人就睡地板。”

“……”段祁沨极度无语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店小二铁蛋把东西送进来的时候,深深地睇了一眼一言不发地坐在床沿上的段祁沨,心想这世道的年轻人怎么都长得这般好看,又恨恨地怨了几句把他生得贼眉鼠眼的爹娘。

“哎,李公子,这位是你朋友?”铁蛋将各式小碟放到桌上,忍不住向桌旁的那名俊秀男子问道。不知为何,铁蛋总觉得眼前这男子的皮肤似乎变白了,不像前日来的时候那般粗糙,反而更显得俊秀了。

“嗯。”晏双飞闷闷地应了一声,又有些不放心地问道。“那个……叶公子走的时候,没说什么吧?”

“那倒没有。”铁蛋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才又不甘心地试探性地问道:“那个,李公子啊,你知不知道叶公子的真实身份呀?”

晏双飞轻轻挑眉,自然想到了今日梁烨离开的时候,那侍卫首领所说的话。为避免节外生枝,晏双飞只是淡淡地交代道:“铁蛋,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可不要四处宣扬。”

“是,是,是,小的明白!”铁蛋连声应着,心里唏嘘一阵,忙忙将门掩上,紧闭着嘴巴退了下去。

段祁沨和晏双飞很是沉默把饭给吃完后,便开始了极为激烈的对弈大赛。说起对弈,客栈里自然是不会有围棋的,只是由于段祁沨完全否定了晏双飞“吃喝论英雄”的著名论断,两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一棋定江山”。段祁沨二话没说便去了街上买了一副围棋上来,和晏双飞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对弈。

棋子黑白相间,看起来简单明了,其中的玄机却很难参透。晏双飞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围棋,虽然没有参加过什么比赛、得过什么称号和证书,但也算是一本书一本书地研究而自学成才。至少,在她的班级里,还真没有人赢过她。

只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或者说她从未想过段祁沨的思维竟然如此缜密敏捷,让她望尘莫及。不过,围棋早在古代就已经很兴盛了,史书上甚至还有“尧造围棋,以教丹朱”的记载。这样一想,古人棋艺精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更何况是吹画赞不绝口地说他“文武双全”的段大帅哥呢。

两局下去,天色已经全黑,晏双飞专注地盯着棋盘,都不知道段祁沨是什么时候点燃了房内的烛台。

“三局两胜,现在都不用下第三局了。”段祁沨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随口说道。

晏双飞死死地盯着棋盘,数了一遍又一遍,恨不得把那棋子给刻进心里。她实在就是想不通,每一局刚开始的时候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怎么一到最后关头就不行了呢?!

“你怎么什么都会啊!”晏双飞没好气地瞪了对面那个正闭目养神的男人一眼,恨恨地咬咬牙道。

段祁沨微微睁眼,十分随意地应道:“略懂。”

“……”晏双飞不由自主地想起在某部电影里曾志伟演的那个整天将“略懂略懂”挂在嘴边的诸葛亮,恨不得立刻挥一拳过去,煞煞他的锐气。

“愿赌服输,天色不早了,歇息吧。”段祁沨站起身来,径直往床边走去,完全不顾晏双飞的挤眉弄眼。

晏双飞没好气地瞪了他的背影一眼,非常郁闷地将棋子一颗一颗地放入棋盒,眉头都快蹙到了一块儿。

“嗯,真舒服……”待晏双飞把棋盘收拾好,阴着个脸坐在板凳上的时候,段祁沨已经脱下了外衣,美美地躺在了床榻之上,还不时地发出享受的声音。

晏双飞闷闷地托腮,听着段祁沨刻意的炫耀,自尊心在心里叫嚷——一定不能去看他!士可不睡,不可受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晏双飞迷迷糊糊地就快要睡着了,突然一个低头,胳膊一歪,差点撞到桌子上。

听着晏双飞狠狠地啐了一口,段祁沨紧闭的眼猛地睁开,目光也慢慢地移到了晏双飞的背影之上。

“夜深了,过来睡吧。”

“不,愿赌服输!”晏双飞很有骨气地说道。

“我撤销那个赌,如何?”

“不,宁可饿死也不吃美国的救济粮!”晏双飞回忆着朱自清前辈的光辉事迹,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决心。

“……”段祁沨实在是听不懂晏双飞的话,也不再多言,起身走过去便将晏双飞的身子横抱了起来。

“喂——你——”晏双飞惊叫,下意识地敲打他的后背。

段祁沨闷哼几声,将晏双飞放倒在床上,直接覆身上去,将她揽入怀中,顺势盖上了被子。

“……”晏双飞还想象征性地发表几句不满,却见段祁沨已然闭上了眼睛,脸上也是倦倦的疲惫。

若是她没有记错,这应该是他和她第一次同床共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