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41 表演

翌日晨,晏双飞迷迷糊糊地醒来,却发现枕边之人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身侧,她皱了皱眉头,又翻身睡了过去。

还以为昨天会发生点什么呢,结果他把她抱过去之后,自己直接睡着了,还睡得昏昏沉沉地像头猪一样,任她说什么都不理睬,也不知道是在装睡还是真的有那么累。

晏双飞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她只好随便叫了几个菜,囫囵吞枣般填了填肚子,便简单地化了个妆出了房间。

大街上人来人往,完全可以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今晚是二皇子大婚,据说会带着新娘从这条主街道经过,而且还会放各种盛大的烟花,前来围观的人自然很多。

这个世界说小还真的不算大,晏双飞兜转了几步,便又远远地瞅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闲来无事,她便微笑着走了过去,混于围观的人群之中,欣赏起里边的表演来。

那小子的功夫似乎大有长进,或者说是因为没有上次所见那般紧张了,脸上的神情从容不迫,舞起剑来自然很是气派。看来,剑器更适合他那种俊秀的男子,上次耍的那个铁球还真有点煞了他这一道“风景”。

“好——”剑气刚收,围观的人群便鼓掌喝彩起来。晏双飞也忍不住鼓起了掌,完了又从腰间掏出一锭不小的银子,递给了端着碟子往这边走来的那位大汉。

大汉一边点头称谢,一边扫了这位“客官”一眼,突然觉着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顿时明了。他友好地笑了笑,算是同她打了招呼,又走向了旁边。周围的人一见晏双飞出手这般大方,自己看了表演也不好意思不给钱,便也象征性地投起了钱币。

“谢谢、谢谢……”大汉连声道谢,直到收完了整个圈子的钱,这才回到班主那里,同班主说起见到熟人的事情。

洪班主一听说是老朋友,忙忙同那大汉朝着晏双飞走了过来,看清了正是那位公子无疑,便笑着招呼道:“李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嗯。”晏双飞友好地笑笑,问道,“洪班主今日就在这里开班?”

“正是。听说晚上这边会很热闹,这不,还没到夜幕时分,人已然不少了。咱做武班的,图的不就是个人多热闹嘛!”洪涛毫不做作地说着,话音才落,便抱拳对着围观的众人道:“各位看官,白天的表演到此结束,晚上的表演酉时准时开演,届时欢迎各位继续赏脸观看!”

人群慢慢散开,听着众人的议论,似乎对这武班的表演很是满意。晏双飞瞧着洪班主欣慰的笑脸,不免也替他和武班开心。

此刻刚过未时,离酉时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也就是两个小时,晏双飞无事可做,便心血来潮地问道:“洪班主,你们现在是要休息了吗?”

“呵呵,他们也累了,先休息一个时辰,晚上接着演。”洪班主似乎很是满意今日的收获,笑着说道。

“唔,我有个不情之请……可不可以让我和你们学学刀剑呀?”晏双飞犹豫了一阵,鼓起勇气问道。以前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她就很羡慕那种会舞刀弄剑的人,觉得他们特别帅、特别拉风。现在到了古代,她却连剑都没碰过,说出去都嫌丢人!

洪涛先是一愣,碰上晏双飞期待的目光,忙忙应道:“李公子曾经帮住过我们武班,这么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说着,他便带着晏双飞往放置武器的地方走去。

晏双飞看着洪涛的背影,心里想着这位大叔还真的挺好说话的。这江湖人真的是很重义气,她不过是上次帮他们找了个位置吃饭,他们就这般感恩,若是谁让他们受一些更大点的恩惠,他们岂不是都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了?

正在晏双飞出神之际,明辉从一旁慢慢地走了过来,冲着晏双飞腼腆一笑,道:“李公子,您好。”

晏双飞被这个“您”字给刺激到了,忙忙摆手道:“你别同我这么客气。”

明辉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不自觉地挠了挠后脑勺,似乎在暗暗埋怨自己又说错了话。晏双飞心里一软,对这个小伙子的印象里不自觉地又多了几分疼爱。

“哇,这些都是真武器啊?!”晏双飞碰了碰那刀枪,不由自主地惊叹道。其实她也见过很多江湖卖艺的,用的都是假的武器或者是不锋不利的那种,也是对自己安全的一个保障。毕竟这是表演,不是真打真杀,若是有什么失误,那后果便是不堪设想。

“走江湖讲究的是一个‘诚信’,既然我们是武班,自然要耍弄真刀真枪。”洪涛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晏双飞若有所思地点头,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明辉,我虽然不懂武功,但我刚刚看你的功夫似乎大有长进,而且表演的时候很专心,一点都不紧张了!”晏双飞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把剑,撇过脸去,冲着明辉嫣然一笑,说道。

明辉被晏双飞突如其来的赞扬和那如沐春风的笑容怔住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却不知该如何回应,连脸蛋都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真是个实诚腼腆的孩子啊……晏双飞又一次在心里感叹道。

在洪班主的指挥下,晏双飞终于也学到了简单的一招半式,但是仅限于耍弄,若真是和人比拼起来,晏双飞怕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一旦沉溺于某个事情之中,时间就过得特别特别快。时光又一次在晏双飞的指尖飞逝,酉时很快就到了,武班又进入了井然有序的表演阶段。围观的群众也渐渐地多了起来,晏双飞静静地坐在一旁的长凳上,看着明辉等人的表演。

长凳是用来个武班的人休息的,因为晏双飞也算是他们的朋友,便让她坐在那里小憩一下。夕阳西下,夜幕慢慢降临,晏双飞的心思却慢慢地从武班的表演上转移。

段祁沨去了哪里?为何现在还不来找她?

梁烨待会真的会从这里经过吗?那么她是该面对还是该离开?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种闷闷的感觉,总是觉得……即将到来的这个晚上,极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