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42 大婚

夜幕如期降临,整个临南蒙上了一层黑灰色的面纱,让这座本就纷繁的皇城显得更加复杂。

主街上依旧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晏双飞坐得实在有点累,任凭武班的表演再精彩,也有看倦的时候。她站起身,冲着洪班主做了个离开的手势。得到洪班主的点头致意,晏双飞便淡淡地笑了笑,穿过围观的群众,往客栈走去。

或许段祁沨已经回客栈找她了,只是没有上街寻她,而是在房间里等着她。晏双飞这样想着,心里稍稍安慰了一些。虽然她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段祁沨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但毕竟很多事情他不说,她也不想为难他。

还没走到客栈门口,晏双飞便听见几声脆响,她循声仰头看去,还未看到盛开的炫目烟花,那漫天散开的金色光芒就已经充满了她的眼眸。

整个城市的上空都被焰火照亮染红,一团团盛大的烟花象一柄柄巨大的伞花在夜空中傲然绽放,最后拖着长长尾巴,伴着丝丝缕缕的白色烟雾,携着淡淡稀稀的火药味道,依依不舍地从夜空滑过。

一片姹紫嫣红,一片五光十色,绚烂的烟花把这静谧的夜空装点得活泼而美丽,整个皇城被烟花的光芒印照,如同白昼一般明朗。

“已经到了……戌时了么?”看着那漫天的烟花,晏双飞喃喃自语。街上行人都驻足观望,众人的眼光皆被那华丽的烟花所吸引,没有人注意到角落边上那位落寞出神的俊秀男子。

戌时到了,那么梁烨的迎亲队伍也快要经过了。新娘子——她的“三妹”,会和她曾经的“蓝颜知己”一同出现,她是该回客栈,还是该在这儿等候?

“这二皇子成婚可比大皇子气派!光是这焰火花的钱,都够咱吃好几年的了!”站在晏双飞旁边的青衣男子对着他旁边那瘦不拉几的男子不亦乐乎地议论着,因为烟花绽放的声音很大,他也提高了音量,所说之话让晏双飞尽收耳底。

“可不,这次咱算是见着世面了!还不知道晏府三小姐长什么样子,听说可比那二小姐要美上好几百倍呢!”另一位路人也高声议论着。“我可得守在这里好生看看,要知道,错过这一次,这辈子怕是看不到了!”

“那是,人家现在是皇子妃,说白了就是未来的皇后!皇后是什么人?就咱们这种身份的,还想见皇后?下辈子吧!”青衣男子自讽地轻笑了几声,抱住了身边男子的肩膀,两人齐声大笑起来。

晏双飞很是无语地瞟了那两人一眼,心却因为刚刚那青衣男子提及的“皇后”二字而闷得慌。

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不就是皇后么?可是,她怎么感觉这个身份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呢?

呵,反正她也不稀罕这些。她倒希望那只是老婆婆的一句玩笑话,这样她就不会受到任何牵绊。她现在只想快点为梁烜洗去冤屈,报答他对她的救命之恩,然后和段祁沨离开这个地方,去到如同桃源般的无影宫,安逸地过完这一辈子。

“我还去关注他做什么呢,他害了他,就是我的敌人。总有一天,为了还烜哥哥一个公道,终是要同他决裂的,还不如现在就划清界线。”晏双飞又轻声嘀咕了几句,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便转身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在晏双飞转身的那一刹那,一抹白色的身影骤然跃入她眼角的余光之中。晏双飞的身子猛地一僵,才转过去的头再一次回眸,便再也移不开来。

瞳孔渐渐放大,对面不远处的石桥之上,一名白衣男子翩然而立,静静地望着江空绚烂的烟花,侧脸的线条在迷蒙的夜色之中略显模糊,晏双飞却看了个分明。

白衣男子身边,有不少路人驻足观望,也有不少行人来来往往,可他那飘逸绝尘的气质却无法被人群淹没。晏双飞只要看一眼,便无法移开目光。

是他!真的是他!

晏双飞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飞出身体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懵懵地往石桥走去。人群很密,每走几步,晏双飞都不免同对面走来的行人擦肩,甚至有些素质低下的人还会故意狠狠地撞一下她。可是这些她都已经管不了,也无心去管。她的目光紧锁着石桥上站着的那个男子,脚步也执着地向那边移去。

石桥越来越近,白衣男子的侧脸也越来越近。突然,那男子轻轻地侧过身子,似乎往晏双飞这边看了过来。晏双飞欣喜地张口,却无奈发不出任何声音。

男子似乎看见了晏双飞,又似乎没看见,眸子里的光芒没有任何变化。晏双飞还未看到他的正脸,他便又转过身子,往石桥的另一边走去。

“不,不……”晏双飞心跳猛地漏了一拍,下意识地摇头,步子也骤然加快,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便往着那个白色背影离开的方向奔去。

“哎哟——”一声哀嚎打破了晏双飞的思绪,她皱了皱眉头,不想理会那路人,径直往前走去,却被那路人给拽住了手腕,怒喝道:“怎么?撞了人还想跑啊?!”

晏双飞这才将目光落到那路人身上,只见他高高瘦瘦,长得人模人样的,并不像个市井无赖。刚刚她只是稍稍碰到了他的胳膊,他为何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对不起,我有急事……”晏双飞来不及和他多做解释,低头道了声歉,目光依旧追寻着那一抹白色。

“急事?!我管你有什么急事?!你撞了我,刚刚还一声不吭地就想走,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了你撒野?”那高瘦男子一脸怒气,让晏双飞也受其影响,心里烦闷了起来。

“这个给你,我真的有急事。”晏双飞忙忙从腰间掏出一锭银子,塞到了他的怀里,又用力甩着他扼住自己手腕的手,皱着眉头说道。

高瘦男子却不依,反而像是受了多大的污辱似的,怒道:“你当我是什么人?用钱打发我?你以为我是故意讹你钱的吗?知道我为什么姓‘钱’吗?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