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45 讽刺

梁烨不再多言,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的晏云姗,眸子里透着无尽的温柔,却又多了几分决绝的色彩。

长剑慢慢地架在了他的脖颈之处,此刻的梁烨却抿起了一抹诡谲的微笑,若说是“视死如归”,在晏双飞看来却是凄凉无比。

“快点!”明辉害怕时间拖久了会横出事端,忙忙恶声催促道。

晏双飞复杂的思绪被明辉这一声冷喝打断,她下意识地将目光移去了明辉那个方向,只见晏云姗泪眼婆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无不在展示她的恐惧和怯懦。

呵,难道她真的忍心让梁烨因为她而不明不白地枉死么?

“希望你们言而有信。”梁烨深吸了一口气,握着剑柄的手加大了力气。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一声冷喝如平地惊雷般响起。

“慢着——”

众人纷纷向声音来源处看去,梁烨才闭上的眼睛也猛地睁开。

“李公子?!”

“岑弟?!”

洪班主和梁烨同时唤出声来,却是叫出了两个不同的称呼。

晏双飞慢慢地走进人群之中,站定在梁烨的身旁。刚刚天色黑暗,围观的群众皆是趁乱四处散去,侍卫们忙着对付刺客,也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静静站着的晏双飞。

晏双飞这一站定在梁烨身旁,洪班主便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地问道:“李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洪班主,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事纠纷,按理我不该插手。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死,至少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向他问个明白。”晏双飞不急不缓地说道,虽然语气很是客气,但是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不容置喙。

“岑弟……”梁烨轻蹙眉头,手中的剑缓缓地放下,不解地看向晏双飞。

晏双飞伸手,示意他不要多问,微笑着冲着洪涛等人问道:“洪班主,还有武班的各位小哥,我只想借用几分钟的时间,问他几个问题。问完之后,我便离开。不知各位可否给我一个面子,也当成全我一桩心事?”

“李公子,这梁烨丧心病狂,你同他有什么好说的?!”明辉一见晏双飞突然出现,心里也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总觉得拿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定不下心神,又不好拒绝,只好大声劝说道。

晏双飞很是讶异地侧过脸看了梁烨几眼,眼神里写满了“你怎么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梁烨很是严肃地摇头,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说他。

“明辉,你我也算是朋友一场,就给我一个面子。我保证,问完我想问的问题,我就离开,随你们如何处置他。”晏双飞好生回劝道。

明辉面露难色,又看了看身边的洪涛。洪涛思忖了一会儿,还是闷闷地点了点头。

见洪涛点头,晏双飞忙忙道谢:“谢谢洪班主和各位兄弟成全。”

说着,晏双飞侧过身子,又向前移近了几步,同梁烨离着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梁烨此刻的脸色很不好看,耳畔一直回响着刚刚晏双飞所说的那句“问完问题就随你们如何处置他”,心里不知道为何异常苦涩,还夹杂着烦闷。

晏双飞仰起脸,定定地凝视着梁烨。他的脸还是那般俊秀,却多了几分沧桑的色彩,比初见的时候也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梁烨,‘七七’是谁?”沉默了几秒,晏双飞轻声问道。

话一落音,梁烨的眸子突然一闪,紧闭的唇瓣微微一张,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晏双飞的话同样落入晏云姗的耳中,她收起了被挟持的恐惧,愕然地看向那一抹蓝色的背影——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

梁烨虽然不知身前这男子为何要问这个问题,却还是看了晏云姗一眼,道:“‘七七’是云姗的乳名。”

“不是。”晏双飞不待梁烨的话落音,便厉声否决道。

梁烨愕然地瞪大了眼睛,很是不解地同晏双飞四目相对。晏双飞的眸子里透着冷冷的坚定,甚至让他差点相信了她刚刚的所言。

晏云姗的手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指甲嵌入细嫩的手心,丝丝疼痛传入骨髓。

“你,你为何这么说?”梁烨心里不自觉地慌乱起来,冷下声音问道。

晏双飞突然凄凉地笑了,笑声不大,却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

他竟然问她为何这么说?忘记了她,却把“她”误以为她,他还有什么资格这样问她?!

“你爱她吗?”晏双飞并没有正面回答梁烨的问题,反倒是指了指那边的晏云姗,笑着冲梁烨问道。

梁烨的脸上有着些许的不悦,却很是坚定地答道:“爱。”

“哦,那就行。”晏双飞的心被这个毫不犹豫便脱口而出“爱”字狠狠地敲击了一下,却一脸波澜不惊,平淡地应道。

说完,晏双飞转身咧开嘴一笑,双手抱拳,对着洪涛等人说道:“洪班主,我要问的问完了,多谢成全,我先告辞了。”

“等等——”梁烨一见晏双飞要走,忙忙制止,忍不住将内心的疑惑问出口。“你刚刚为何说‘不是’?!”

“不为何。”晏双飞面无表情地应道,不待梁烨反应过来,便径直往回走去。

没走几步,晏双飞只感觉背后一阵风起,自己的身子已然被人揽住。她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大红色绸缎裹着的胳膊紧紧地缠在她的腰身,将她紧紧禁锢。

他,是想起了什么了吗?

晏双飞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心跳骤然加快,呼吸却分外缓慢了起来。

“把剑放下,不然我先杀了她!”一句冷冰冰的呵斥像一盆冰水般从晏双飞的头顶浇下,凉透了她整个身子。

梁烨竟然用她来要挟洪升武班的人,以此营救他们剑下的晏云姗。

呵,多么讽刺,她还以为他想起了什么,她还固执地以为,他会记起她……

什么叫自欺欺人?什么叫自作多情?什么叫自取其辱?

为何在这个时候,她的耳畔还会回响起散在江畔风里的那句含着笑意的话语。

他说,我人生最高的追求,就是亲爱的小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