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49 利用

黑色面纱慢慢揭开,冷峻绝美的轮廓也渐渐呈现在晏双飞和明辉眼前。

明辉的眸子突然一亮,虽然他也是男人,却不得不被眼前这男子俊美却透着刚毅的五官给深深震撼。眼前之人身着一袭黑色夜行衣,让人感觉到一种不易亲近的冷傲气质。他额前刘海被轻风带起,冷峻的眉头下,眸子却闪着熠熠光芒,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更加璀璨。男子的脸本就生得绝美,偏偏此刻还勾抹着淡淡的微笑。那好看的唇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幅度,纵然是男人,恐怕也会被他“惊艳”。

“你怎就猜到是我?”黑衣人的笑容如月光般明朗,连声音都是磁性非凡,让明辉在心里暗叹不已。

“不用猜,我说过的,看的你的眸子,我便会认出你来。”晏双飞咧开嘴一笑,爽声应道。

“真失败。”黑衣男子轻叹一声,又是欢喜,又是无奈。

晏双飞调皮一笑,俨然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不开心,忙忙拉过明辉,介绍道:“沨哥,这是我朋友,他叫明辉。”

说着,晏双飞又指了指段祈沨,笑着想要同明辉介绍,却又登时一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段祈沨的身份。

段祈沨自然知道晏双飞的顾虑,便自我介绍道:“我是她的夫君。”

这话一出,晏双飞又是惊喜又是窘迫。窘迫是因为在外人面前听到段祈沨这般暧昧的介绍,晏双飞纵然脸皮再厚,也有点不好意思。惊喜的是虽然他们已经是“结发夫妻”,但是段祈沨还从未在别人面前这样介绍过自己。如此直白的话语从段祈沨的口中说出,怎不叫她有喜又惊。

惊讶的不仅仅的晏双飞,明辉更是震惊到了极点。他愣了半晌,这才颤抖着手指着晏双飞,弱弱地问道:“你……你,你是女人?”

刚刚离开街道的时候,洪涛曾经托晏双飞好好照顾明辉,唤她为“姑娘”,晏双飞还以为明辉也一样早看出了她的身份。可是如今听到明辉这样郁闷的一问,晏双飞这才肯定明辉这个傻小子真的是单纯到了骨子里。

“嗯,我是女人,如假包换。”晏双飞憋住笑意,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我……我……”明辉嗫嚅着说不出话来,神情里参杂着各种情愫,却无不透着尴尬。

正当晏双飞与段祈沨相视而笑的时候,刚刚离开的那三个黑衣人再一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一见那几个黑衣人回来,晏双飞担心是淑妃和梁烨所派,下意识地拽住了段祈沨的衣角。段祈沨一愣,又顺着她担忧的目光看去,这才明白了一切。

“七七,别怕,是吹画他们。”段祈沨轻声安慰道。

晏双飞还没回过神来,那三名黑衣人同时揭开了面纱。顿时,吹画、段铭,还有久未见面的紫云,三人那熟悉的脸映入了晏双飞的眼帘。

“七七,你没事吧?”吹画一见晏双飞满脸惊慌的表情,忙忙迎了上来,不料晏双飞却往段祈沨身后一躲,不知为何同她生分了起来。

段铭像是没看到晏双飞似的,冲着段祈沨抱拳道:“属下失职,让他跑了。”

听到段铭冷冷的话语,晏双飞的心也是一寒,握住段祈沨衣角的手慢慢地滑落,最后无力地垂下。

段祈沨点点头,示意段铭噤声,目光慢慢地落到晏双飞无力垂下的手臂之上,又慢慢上移,不解地看向一脸哀伤的她。

“七七,你怎么了?”

晏双飞没有回答段祈沨的话,目光空洞而无光彩,完全没了刚才的活泼和欣喜,只是默默地发呆,沉思。

“七七……”段祈沨还想再问,却被晏双飞冷声打断。

“你一开始就知道,对吗?”晏双飞抬起眸子,定定地凝视着段祈沨,目光炽热坚定,似乎想要透过眼眸看清楚眼前男子那颗复杂的心。

段祈沨一怔,目光似是心虚地飘忽了一阵,又落回晏双飞的脸上。“七七,你在说什么?”

“你一开始就知道有人要刺杀梁烨对不对?所以你以我为诱饵,诱使他出现对不对?因为你的探子告诉你,我和洪升武班有过交情,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是不是?你也知道我会陷入危险之中,这样一来他便会为了救我而如你所愿出现在现场是不是?!”晏双飞激动地嘶吼出声,每多问一句,她便往后退开一步。

晏双飞的每一句话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小刀,射向了段祈沨的心里,刺痛着他每一根神经。他不忍心看她那般失魂落魄的神情,却又因为她那一句句不可否认的话语,说不出任何的解释。

“七七,宫主也是为了……”

“我不要听!”吹画的解释被晏双飞厉声打断。泪水湿了整个脸颊,脸上的妆容乱得狼狈不堪,晏双飞咬着唇瓣,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让她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你明明知道梁烨已经不记得我了,你明明知道我会有危险……你明明知道,你却还是这样做了……你瞒着我,你什么都不同我说,你利用我,你利用我!!!”一声声嘶吼的质问从晏双飞的喉咙中迸发而出,同着那如泉水般涌出的泪水,晕染了这静谧单调的夜幕。

“对不起。”良久之后,段祈沨的头低了下去,嘶哑的声音闷闷地发出,却在这片静得出奇的沉默之中异常突兀。

对不起,对不起。

在梁烨举剑杀她的那一刹那,若是梁烜没有及时出现,他这句“对不起”,又该如何说给她听。

都到了那样千钧一发的时刻,都到了她的生死关头,他却还是能那般镇定自若地躲在暗处,眼睁睁地看着她在那冷冰冰的剑下绝望地闭上眼睛,闭上那一双平日里总是含着笑意注视着他的眼睛。

她不关心他为何要引梁烜出来,她也不关心他是怎样知晓其中的各种消息。她唯一知道、清楚、明白的是,这一次,是他利用了她,而且利用得彻底,毫无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