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50 仇恨

诡异的沉默渐渐在众人之间蔓延,吹画想要解释,却见着晏双飞的泪水似乎没有止境一般在那苍白的脸上蔓延肆虐,话到了喉咙眼,又生生地咽了进去。

“如果,如果这就是你希望看到的话……那么我只能说,谢谢自己还有这样一点可以让你利用的东西。”晏双飞止住哭泣,哽咽着声音念出声,每一个字眼无不敲击着她已然受创的心。

天知道她到底有多爱眼前这个男人,或许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眼里闪过的那一丝惊艳,或许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沐春风般笑容的时候内心涌起的欣喜,或许是第一次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如小鹿般乱撞的心情,或许是第一次问他喜不喜欢自己的时候听到的那一小声的“嗯”……这些点点滴滴在心里日积月累,慢慢地生根凝聚,等到她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他的时候,已经爱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沨哥,如今他已经知道你是故意用我引他出现了,我以后再也不能帮你完成这个任务了。所以……所以,我还是知趣地离开吧。”晏双飞轻声笑了起来,轻微而又冰凉的笑声在诡异静谧的环境之下愈显凄凉。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心里还是固执地写着“不后悔”那三个字,那么她算不算是很傻?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心存窃喜地觉得自己的存在到底是有价值,那么她算不算是很愚蠢?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却无论如何都必须离开。为了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尊严,也为了在她心里无比高尚纯洁容不得一丝欺骗和利用的爱情,她和他的爱情。

晏双飞静静地转身,不再看段祁沨一眼,径直往林子的深处走去。每踏一步,心跳就加重一拍,泪水再一次横行肆虐,她想要笑,却发现忘记怎么去勾起唇角。

“七七——”一声低唤传来,却不是出自段祁沨之口。

“七七,你别走……”吹画终于忍不住,开口唤道。

晏双飞突然在想,如果这个时候是段祁沨开口留她,她会不会停下脚步?

可是这些都只是她在想而已,骄傲如他,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时刻拉下面子来挽留她,来向她道歉。

她又是在想些什么,他那样利用她,怎么可能还是真的爱她,怎么可能还会挽留她,怎么可能会舍不得她。

委屈,不甘,失落,愤懑,各种情绪复杂交错,晏双飞已然理不清楚任何的头绪,大脑明明充斥着各种情愫,却又似乎一片空白。

她就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机械似的往前慢慢地走着。无论吹画怎样呼喊,也停不下脚步。

“七……”吹画一急,忙忙冲着晏双飞的背影奔去,却被段祁沨伸出的手拦下。吹画不解地看向段祁沨,脸上写满了焦急。

段祁沨却是一脸淡然,静静地凝视着晏双飞的背影,轻声道:“让她走吧。”

“可是……”吹画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段祁沨冰冷的眼光打断。

身侧,段铭和紫云默默地站在一旁,只是冷静如段铭,此刻脸上也涌现出了担忧的神色。紫云无声地苦笑,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笑些什么。

树林再一次恢复到了死一般的沉寂。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晏双飞感觉到双腿有些酸痛,便倚着树坐下,静静地沉思着。

一道窸窣的脚步声突然传进晏双飞的耳朵里,刚刚失魂落魄般的走路,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跟在身后。这一刻听到那脚步声,晏双飞下意识地回头看去,见明辉踟躇地在离她不到两米处,向她这边张望着。

“你……”晏双飞开口,却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明辉一见晏双飞发现了他,忙忙摆手道:“我,我不是故意要跟踪,跟踪你……我只是,只是……”

“你过来坐吧。”晏双飞见着他那般惊慌失措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她的样子很可怕么?好像他很害怕自己似的。

明辉有些羞涩地挠了挠头,慢慢地走近晏双飞,在她身边坐下。借着月光,明辉偷偷抬头打量着晏双飞,仔细瞧瞧,还真的越看越像女人的脸。

“我的妆都花了,你也看?不怕被吓到?”晏双飞自嘲地笑笑,故意逗他。

“其实,其实,也挺好看的……”明辉的声音很低,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却是真挚无比。

晏双飞一愣,不自觉地多看了那个低着头的男子几眼。她如今这般落魄,却还能有人陪在身边,还说着鼓励她、欣赏她的话——至少,她没有被所有人抛弃不是吗?

“刚刚那些事情……让你笑话了。”晏双飞擦了擦脸上余有的泪痕,轻声说道。

明辉忙忙摇头,一脸的真诚,不希望晏双飞认为他是故意在看她“笑话”。“没有的事情,只是,只是……姐姐你不要再哭了,你看,我都没哭。”

晏双飞被那一声“姐姐”给震住了,她略带愕然地看向明辉。明辉一碰上她的目光,又不自觉地挠了挠后脑勺,将头埋得很低很低。

“你是女的,又比我大,我就,我就……”纹丝般的声音从那个腼腆的男子口中发出,虽然轻微,却让晏双飞听得分外清楚。

心里似乎涌入了一股暖流,奔涌窜跃,直到把整个心给暖了个遍,还不肯散开。晏双飞的眸子渐渐温热起来,目光也渐渐柔和起来。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被一个人叫“姐姐”,也是这样开心,甚至是幸福的一件事情。

“嗯,那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好不好?”像是做出了一个关乎人生的决定,晏双飞坚定地看着明辉,目光炙热却温柔。

明辉似乎没想过晏双飞会答应,眼睛睁得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反悔了?不想让我做你姐姐?”知道这个小娃子害羞,晏双飞不禁笑出声,却很是认真地反问道。

明辉猛地摇头,又猛地点头,那可爱的样子深深地刻进了晏双飞的心里。

只是激动的欣喜只持续了一会儿,明辉的眸子便暗了下去,他垂下头,沉闷的样子似乎是陷入了极度的哀伤之中。

晏双飞再次愣了愣,突然想起刚刚他安慰自己的时候,说的那句“你看,我都没哭”。再联想起刚刚梁烜在场的时候,明辉激动地说起,他家十三口和洪涛等人,都是因“太子”而死,晏双飞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小辉,有什么心事,和姐姐说说,好吗?”良久的沉默过后,晏双飞忍不住轻声问道。

明辉的身子微微动了动,头也稍稍抬起了一点,声音却突然嘶哑了起来。“我,我想我爹娘了……”

晏双飞的心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似的——爹娘,好温暖的一个名词,而这个名词,同自己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了。

有多久了,没有见过妈妈那种熟悉的笑脸?

有多久了,没有听妈妈那些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她却听不厌的唠叨?

有多久了,没有尝到妈妈亲手做的红烧排骨,吃完之后还赖着好一会儿不去洗碗?

“你的爹娘,他们,是怎么过世的……”虽然知道这样会勾起明辉伤心的记忆,晏双飞却忍不住问出口。

明辉终于抬起头来,说好不哭的他竟然也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不叫‘明辉’,我的真名是‘崔明辉’。

“我爹名为崔远桥,是沈大将军麾下的一名将领,虽不是什么大官,却也是小有名气。我爹只娶了我娘一个妻子,也只有我一个儿子,我们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很快乐……

“本来日子会这样平平静静地过下去,可是太子却突然被诬陷‘谋反’,落入大牢。沈大将军虽然急,却也是各处搜集证据,从未下令他麾下的将领做那劫囚之事……我爹,更从来未曾做过……”

明辉的话未说完,晏双飞已经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段祁沨在和她说起皇城里的状况的时候,曾同她提起过,大将军被押入大牢,而他麾下一名得力的将领则被梁烨冠以“劫狱者”的身份,抄家,灭门。

而那位在这场“杀鸡儆猴”的戏码中无辜枉死的将领,就姓“崔”。

——竟然就是明辉的爹!

“……爹听到了风声,让管家洪叔护送我出了门,还带上了他最忠心的几名侍卫。可是,爹和娘,还有其他的亲人,他们却没能逃过……”

明辉的声音逐渐哽咽,无法再说下去。晏双飞知道他心里的苦和痛,心里也是替他难过。她慢慢走近他,将他拥在怀里,轻轻拍打他的背。

“所以,你们就来找梁烨报仇?知不知道这样很冲动,万一你有什么事情,你爹娘的心意就白费了……”晏双飞低声嗔怨,语气里却尽是宠溺。

他就是一个小孩,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的心机。一个连和陌生人说话都会害羞的人,让他拿着刀去杀人,该是多么残忍难为的事情。

“洪叔也走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明辉反抱住晏双飞,将头埋到她的怀里,大声地哭了出来。

“傻瓜,你还有我,还有姐姐我。”晏双飞心一疼,将他抱得更紧了。

明辉,你不是一个人,我也不是。就算天底下所有人都抛弃了我们,我们都不能丢开彼此,我们也不会丢开彼此。

明辉,我们都要坚强。

(暂时每天一更3000+字,备战期中考试,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