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54 猝死

崔明辉就算不明白这“流连居”三个字的意思,光是看那门口花枝招展的女人,也知晓了个大概。

眼瞧着晏双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崔明辉忙忙侧过身子,挡在晏双飞的面前,笑着说道:“姐姐,我们往那边走吧。”说着,他故作淡定地指了指身侧的一个方向。

晏双飞没有答话,只是闷闷地由着他拉住自己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只是这个时候“逃走”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才往前踏出两步,段祁沨便已然走到了他们面前。

段祁沨显然也从未想过会在这里遇见晏双飞,虽然她还是一身男装打扮,但他只看一眼便认了出来。

——第二眼,便僵在了那里,不知是该停下,还是该继续前行。

晏双飞没有勇气再去看他,余光中那名男子脸上难得地出现了错愕的神色,甚至有种欲言又止的窘迫感。可是现如今的情景容不得她再多想,她干脆埋下头,在崔明辉的牵引下匆匆地离开了这个让人尴尬的“现场”。

晏双飞从未想过,她有一天竟然会这般狼狈地从段祁沨眼前逃荒似的逃走。

刚刚,她还动摇了。当看到吹画一脸焦急地寻觅她的时候,她以为,那是段祁沨的意思,那是因为段祁沨放不下她、舍不得她、想要找到她。

刚刚,她甚至还想,如果他主动来找自己,把话说清楚,可能她就狠不下心离开了,可能她就会服软地不去计较了,可能她就会原谅他,继续一心一意地陪在他身边了。

可是,原来一切只是她的幻想而已——是她又一次自作多情罢了。他没有想过她,更没想过要找回她——他不仅仅没有舍不得她,反而还来了这个地方,同别的女人寻欢作乐,然后一脸笑容地走了出来……

忆萱,是那个忆萱吗?!曾经那让她难受心酸的一幕幕再一次在晏双飞的脑海浮现,原来那些都不是“逢场作戏”,原来他们一直都有联系,一直……都在一起。

说好要放下他,说好不再留恋这段感情,说好不再为他掉眼泪,可是每每想到这些,晏双飞就止不住哭泣,也止不住内心的委屈如潮涌般闹腾。

忘记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姐姐,别难过了。”崔明辉心疼地伸手,用袖口为晏双飞拭去脸上残余的泪花,安慰道。

此刻,城门离晏双飞不足十米远,她眺望过去,几名守卫昂首挺胸地站在那城门口,过往的路人络绎不绝,正挨个接受着检查。

通缉榜上已经没有了她的名字,梁烨也不再追究崔明辉刺杀他的事情,只要她走过去,她和崔明辉便可以安安全全地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她真的舍得吗?!

脚步慢慢地挪了过去,就算是千般不舍,万般无奈,也不得不离开。只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挽留,只因为没有她的日子,他也照样过得很好。

出城进城的人排了两列很长很长的队伍,晏双飞和崔明辉排在最后,静静地等候着检查。

正在晏双飞发呆的时候,排在晏双飞前边的那个男人突然在进城的人里发现了自己的熟人,忙忙冲着那素衣男子大吼,惹来身边众人各种色彩的目光。

素衣男子听见那呼喊声,显然也辨别出了那是他的朋友,忙忙走了过来,笑问道:“刘管家,你今天怎么得空出城呢?难不成也同我一般回老家贺寿?”

被称作“刘管家”的中年男子却没有这位素衣小哥那般激动,倒更像是紧张,忙忙将那素衣男子拉住,便往一旁的空地走去,边走还边念叨着什么,晏双飞却只听得了“大婚”、“毒药”、“猝死”等敏感的字眼。

“淑妃娘娘死了?!”不等晏双飞仔细琢磨,那名素衣男子便惊叫出声,还没把话说完,嘴便被那刘姓男子捂住。

刘姓男子很是不满地低声斥道:“你想死啊?这么大声!”说着,他警惕性地扫视四周,目光落到晏双飞身上的时候,晏双飞早已将头撇去了一边,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

见没有人注意这边,那刘姓男子这才沉着声音解释道:“这次出城,就是要找到太师,将一切禀明于他。若是皇室刻意隐瞒这些事情,过一阵子再胡乱编个理由,那娘娘岂不是死得冤枉?!”

大致听明白是淑妃猝死,晏双飞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下意识地看向崔明辉,他也是一脸惊诧,万分不敢相信。

“是何人要害娘娘?!”素衣男子忙忙问道。

刘姓男子再一次打量四周,见众人或是各自张望着城门,或是风风火火地往城内赶,确定没有人注视他们,这才低声说道:“皇上命人封锁了一切消息,若不是雅兰买通了一个太监,我也不会知道这事儿。”他又顿了顿,慢慢地吐出几个字:“若是雅兰的猜疑没错,是二皇子下的手。”

一听到“二皇子”这三个字,晏双飞惊得连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虽然她和那两人相隔的距离较远,仔细听却也能够听出个大概。

淑妃猝死,嫌疑犯是二皇子?!他们不是盟友吗?为何会倒戈相向?!

正当晏双飞惊疑之际,那位素衣男子也道出了这个疑惑。

“二皇子与娘娘不是向来交好的吗?怎么会……”

“谁知道呢,为今之计得快点通知太师,让他为娘娘主持公道。若这般隐瞒下去,即使是二皇子所为,证据也会被毁灭。”刘姓男子很是焦急,听他这般语气,再回想刚刚素衣男子对他的称呼,这人定是太师府里的管家无疑。

晏双飞这才想起,她曾听飘香楼里的客人们提过,太师被皇上派去出使邻国,如今还在回国的路上,连二皇子的婚礼也来不及参加。

“这皇城,怕是要发生大事了。陈弟,如今时间紧迫,我也不能同你多说了,你可定要好生代我处理府内事务。”刘姓男子简单地交代了一下,便再一次回到了队伍之中,排在了崔明辉的后边。

素衣男子点点头,道了一句“放心”,便匆匆地往城内奔去。

晏双飞回过头同崔明辉对视一眼,目光又似作无意地扫过那刘姓男子的脸。他一脸焦急,看来刚刚所言非虚。

崔明辉自然知晓晏双飞的担忧,淑妃如今正是得势之期,更何况太子被废,皇后一党沦为阶下之囚,她又同二皇子梁烨交好,可谓权势盛极。如此工于心计且得势的女人在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地猝死,任是谁,都没法相信事情会如此简单。

一瞬间,梁烨的音容笑貌全数涌入晏双飞的脑海,晏双飞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闷疼,竟然双腿一软,跌倒在了地上。

“李兄,你怎么了!?”崔明辉大惊,忙忙低下身子将晏双飞揽入怀中。因为晏双飞此刻依旧是男人打扮,崔明辉才不得不这般唤她。

晏双飞重咳几声,却在喘息之间丢给崔明辉几个暗示的眼神。崔明辉一愣,机灵地马上反应了过来。

“唉,就说让你养好身子再回去,你又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崔明辉一边嗔怒,一边扶着晏双飞站了起来,慢慢地往回走去。“还是再让大夫看一看吧,咱晚点再回家没关系……”

晏双飞憋着笑,心里对崔明辉的演技真是佩服不已。看来,那个腼腆的小男生其实潜力无限,只是以前没有她为他提供发挥的平台而已。

刚刚晏双飞的身子确实有所不适,只是那不适感稍稍平复一下便散去了。她借此机会装病,为的就是找个不出城的借口。适才她和刘姓男子两人离得是最近的,若是贸然离开,定会惹那刘姓男子怀疑。好在崔明辉很是聪明地理解了她的意思,这才配合她演了这场戏。

果然,那刘姓男子不疑有他,只是淡淡地瞟了晏双飞二人几眼,便又焦急地看向队伍的前头,希望快点轮到自己。

待到那城门口已然消失在视野之中,晏双飞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离开了崔明辉的怀抱。她定了定心神,冲着崔明辉问道:“若说梁烨真的杀死了淑妃,你信吗?”

崔明辉摇摇头,应道:“我同那二人均不熟悉,但是听闻他们的关系似乎很是不错,所以今日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

晏双飞轻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淑妃和梁烨结盟一事,早在那日梁烜被陷害入狱,她便意识到了。她为此恨过梁烨,恨他为了权势地位竟然不顾手足之情,甚至还同那妖妃结盟,一起陷害自己的亲哥哥。

只是,今日他不计较洪涛等人的刺杀之事,还为他们立坟立碑,放崔明辉和她离开,让她再一次对他抱有了希望。

——梁烨,是否也有苦衷?

一直以来,她都将这一切的过错归结到了梁烨的身上,也将那个“十恶不赦、六亲不认”的罪人同梁烨对号入座,却从来没有问过他原因,问过他为何要这么做——甚至于,她都没有问过他,他到底有没有那样做过。

或许他从未参与过陷害太子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淑妃的挑拨之计;或许他从未骗过她,只是很多无奈让他有了不得已的苦衷;或许他根本没有忘记她,那只是他刻意的伪装——或者,是有人逼迫!

晏双飞越想越怕,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深。

那刘姓男子说得不错,这皇城,怕是要有大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