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59 私通

梁烨眉头一蹙,看向梁皇,见他一脸愤懑,似乎是那封信触及到了他某一不容侵犯的底线。还是头一次,他见父皇冲他发这么大的火。

“梁烨,你还有何话可说!”梁皇猛地将书信往地上一摔,怒不可遏。

在晏云姗似笑非笑的注视之下,梁烨略带狐疑地走向前去,捡起掉落在殿上的书信,慢慢摊开来看。时间分分秒秒地走过,梁烨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阴沉,还带着些许的尴尬和窘迫。

大殿突然陷入一片沉默,帘后的晏双飞大气都不敢出,恨不得现在就踏入正殿,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让晏双飞最为不解的,便是晏云姗今天的表现。昨日还是她同梁烨的大婚之夜,为何今天却要倒戈相向?还记得那日在情人堤,梁烨张口闭口都是对晏云姗的疼爱和喜欢,昨夜梁烨更是为了晏云姗不惜挟持她作为人质——为何,一夜之间,发生了这样多的变故?!

良久的沉默过后,梁烨总算是开口,发出了轻轻淡淡的声音。

“父皇,这书信既无称谓,又无落款,凭什么认定出自淑妃之手,又凭什么认定是写给我的?”梁烨不得不承认他被这封毫无底细的信给惊到了,信上的内容是赤 裸 裸的相思之苦,痴心之情。若这真是淑妃同别人的书信往来,这“*后宫”之罪,那人怕是逃脱不了了。

梁皇冷哼一声,全然忘记了殿下那个是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梁邑这辈子最看重的便是尊严,若是有人连他的女人都敢动,若是他的女人背着他和别人私通,无论那个男人是谁,他都无法原谅——就算是芙妃的儿子,如此大逆不道,也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

“淑妃的笔迹,难道朕还认不出来么?”

晏云姗一见梁皇对此事深信不疑,忙忙添油加醋地应道:“父皇圣明。这封信是儿臣在二皇子的寝宫所发现,儿臣可以作证,这是淑妃写给二皇子的情信,绝无虚言。”

梁皇微微颔首,却是略带嘲讽地说道:“皇子妃倒是对朕忠心耿耿,就连自己的夫君,也毫不包庇……”

听闻此言,晏云姗一时惶恐,忙忙跪倒在地,为自己申辩。

“父皇,儿臣虽然已经嫁给二皇子,但是他待儿臣冷漠疏离,甚至同淑妃做出那等苟且之事,无论是为儿臣自己,还是为父皇,儿臣都咽不下这口气,这才冒死举发二皇子,还望父皇为儿臣做主!”

梁烨伫在一旁,默不作声,眼睛的余光里,全是晏云姗惶恐却不失理智的机巧应变。

冷漠疏离——那么这近一个月以来,他待她的温柔呵护,又算是什么呢?

原以为她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若真是造化弄人也就罢了,可是今时今刻他才知道,她的出现竟然也是这个局里的一部分——连她和他之间的情,也仅仅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罢了。

为的,就是这一天。

“梁烨,你好大的胆子!”梁皇哪里在人前受过这等气,如今被人当众揭发自己的女人同自己的儿子的苟且之事,任谁都无法自持,更何况是他这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

梁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埋着头,嘴角那一抹淡笑始终没有消散。

“二皇兄和淑妃私通?打死我都不信!”侧殿内,梁汐轻声嘀咕道。

晏双飞无声地点头,虽然梁烨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个正经,但也不是个四处“寻花问柳”的人,更不会做出那种有悖伦理之事。更何况,淑妃那种女人,若梁烨真的瞧得上,那她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皇上,淑妃娘娘和二皇子确实有过一段感情纠葛,可是后来淑妃娘娘不再被他迷惑,已经决心全心全意侍奉皇上了呀……昨夜定是二皇子贼心再起,想要对淑妃娘娘乱来,淑妃娘娘不忍受辱,这才会,这才会被二皇子所杀啊皇上……”不知是事先串通好了,还是这个机灵的丫头太懂得见风使舵,一听见晏云姗的慷慨陈词,雅兰也为这混乱的局面再添了一把火。

晏双飞在帘后嗤鼻一笑,这还真是讽刺,放着寝宫里那如花似玉的新娘子不要,跑去淑妃的寝宫泡那个“半老徐娘”,梁烨也太有品位了吧。

梁皇此刻正在气头上,被这干人等扇扇风,点点火,火气就更大了。他怒眉指向梁烨,喝道:“梁烨,你还有何话可说?!”

半晌的沉默过后,梁烨终于抬头,眸子里竟然含着些许的笑意。他看向那殿上正一脸愠色的“父皇”,轻声笑道:“儿臣,无话可说。”

呵,就算有,又能如何呢。说是深爱着他的母妃,说是深爱着他这个儿子,到头来,他最爱的,还不是自己。他看重的,还不是自己的地位和尊严。

人啊,可不都是这样自私的么。

“来人啊——将二皇子押入天牢,交由刑部再审!”

梁皇总算没有在气头上下“诛杀令”,只是将梁烨交给刑部再审。梁烨没有丝毫的反抗,却也不受那些侍卫的挟持,长袖一甩,便翩翩离去。

擦身而过,晏云姗仰脸看向梁烨,却碰上他那复杂深邃的目光,不知为何,心里竟然会涌起些许的愧疚。

这一个月里,那些温柔和关怀,也是真心过的吧。

只是,她和他从一开始便是个错误,既然是错误,又何需再去纠缠呢。他没爱过她,她也没爱过他,他和她之间,一方是错认,一方是利用,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待梁烨被押送离开之后,晏云姗再次跪倒在地,恳求道:“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望父皇答应。”

“你说。”

“儿臣和二皇子并无夫妻之实,而且二皇子做出那等苟且之事,儿臣实在无法在宫中自持。儿臣求父皇撤销这段婚姻,还儿臣自由。儿臣冒死进言,望父皇大度体谅。”

梁皇沉默片刻,终是点了点头,道:“宫里发生这等事,也确实惹人烦忧。你既是无关之人,离开便是。”

晏云姗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顺利,喜不自胜,忙忙叩头谢恩。

听着晏云姗激动的谢恩声,晏双飞心里也不知是何滋味。她曾以为梁烨和晏云姗是彼此相爱,可是从今日这情形来看,事情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复杂。

这一个月来,梁烨到底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她一定要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