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73 迷局

“说呀,一个大男人,这样婆婆妈妈做什么!”晏双飞撅起嘴,虽然那张满是伤痕的脸映得她眼睛生疼,却还是装出一口很是随意的语气,怕自己的伤感也会影响到眼前那个最爱面子的男人的情绪。

梁烨依旧没有回答,倒是挑起了新的话题。

“你同段将军,现在处得可好?”

被梁烨这样一问,无疑是“倒打一耙”,晏双飞闪躲过梁烨的目光,敷衍地应道:“还好啦,你快点同我说说你的事情吧。”

“咳、咳!”梁烨的脸色很不好,似乎身子有些不适,猛地咳了几声。晏双飞敏感地瞪大了眼睛,唯恐梁烨会突然倒下,却见他耸耸肩,努力憋出一丝笑意,冲着她安慰道:“无碍的。”

接着,梁烨又点点头,一句“那便好”,似乎是在回应刚刚晏双飞的那句话。

气氛变得僵硬起来,晏双飞无论怎样问,梁烨也不同她分享她不在的那段时间,在他身上所的故事。晏双飞知道他心里或许还存着愧疚,也没再逼他,皱了皱眉头,问起了淑妃的死因。

“那你可以告诉我,淑妃……真的是你杀的吗?”小心翼翼地问出口,晏双飞的目光定格在了梁烨的眼眸之上,不想错过每一个细节。

梁烨的目光没有任何的闪烁,他轻笑一声,坚定地应道:“是。”

“为什么?”晏双飞几乎是下意识地这样问道。“你们不是盟友吗?为什么你会突然置她于死地?”

“就是因为她,我,才会忘记你。”梁烨的声音很小,很沉,晏双飞却听了个分明。目光中的诧异越来越浓,晏双飞更加想要知道她不在的日子里,梁烨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是就当她要忍不住再次问出口的时候,梁烨却做出了一个“停”的手势,止住了晏双飞的话。

“我多么希望那些事情从未发生过,这样,我至少有脸面来面对你。”

听着梁烨满是愧疚的话语,晏双飞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她低下了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略带感伤地感慨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你若是不设计陷害梁烜,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虽然她承认,她一直以来都把他当做她的“蓝颜知己”, 一直以来都恨不起他,甚至现在还尤为同情他、理解他甚至是想要救他——可是不可忘记的是,他曾经犯下的那些罪错,真真实实地存在她的心里。他,甚至和淑妃一起结盟,想要置她于死地不是吗?!

“我没有。”梁烨冷笑一声,似乎早已经猜到过晏双飞会这样说,没有一丝的诧异,只是冷笑。

“没有?”晏双飞不明白他是在指什么,突然回想起刚刚自己所说的那句话——他说他没有?他没有陷害梁烜吗?

正当晏双飞疑惑不解的时候,梁烨突然换了一副冰冷的神色,定定地凝视着她,眸子里是她从未见过的严肃和认真。

“七七,我不管你如何想我,又是如何看待梁烜,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出事之后,我问过淑妃,她和她父亲从未买通过裴兮远设计陷害梁烜;她以为那是我的计谋,也只是在父皇面前煽风点火,想要助我一臂之力而已——可是我,也从未做过这陷害这一事。”

梁烨的话如同惊天闷雷,狠狠地震撼到了晏双飞。回忆如潮涌般在她的脑海里翻腾着,各种声音,各种面孔,交织缠绕——她,似乎,总算是全明白了。

……害他?什么意思……

……七七,你在说什么,什么“假的”,什么“骗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同我说清楚好不好……

……我是有这样的动机,但是我没有做过……

当时,梁烨同她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为何就没有相信他呢。她总是说他骗她、利用她、故意接近她,可是为什么就听不到他的解释呢?

为什么她就忘了,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有这样的动机——那个人,才是真正的骗她,利用她,甚至,故意接近她。

记忆碎片拼在一起,脑海里浮现的是那院落里想要置段祁沨和云无涯于死地,却又舍身救她的那个乌龙黑衣人,还有那夜色中那蔓延着冰冷气息的身影,为了她却狠心杀死自己手下的神秘人。

慢慢地,镜头转换,定格在了临南的大街之上,那一抹让她异常熟悉的白色身影,还有突然拉住她质问,阻止她前行的那名青年——再接着,便是大殿之上,那一些带着诧异和心虚的眼神。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联系的。

她,都懂了,都明白了。

她明白了梁烜为何会被“陷害”,又是被谁陷害。她明白了大将军为何会落入监牢,兵符却出现在了梁烜手上。她明白了裴兮远到底是受了何人的“指使”,却又突然“倒戈”。

这一切,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局,很悲惨的是——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局外人,她倒是成了最好的见证者和,推动者。

“七七,你不必信我,反正,我已经不值得你再相信了。”看着晏双飞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之中,梁烨以为自己又说错了话,只得自嘲地笑了笑,打破了这片僵局。

“我信。”晏双飞启口,轻声应道。

梁烨才刚刚低下的头又猛地抬起,脸上那欣喜的神情,刺得晏双飞心疼。

——或许,他一直以来都那样渴望她的信任,可是,她却满心地自以为他对不起她,从未给过他分毫的信心。

“梁烨,我……”晏双飞收起脸上那复杂的神色,却还来不及多说一个字,便见着梁烨的眉头猛地一蹙,手紧捂住唇口,便是一阵重咳。

“怎,怎么了?”晏双飞大惊,忙忙扯过梁烨的手,这一看,震惊得差点咬破了自己的唇瓣。

黑血,又是黑血,为什么总是让她遇到这样的情况,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她亲眼目睹!

“怎么回事?!”晏双飞握紧了梁烨的手,梁烨的身子却突然一软,跌倒在了草堆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