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79 和好

夏夜,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夜空的繁星也热闹地昭示着灿烂。御花园里,幽深静谧,只看得到那缠绕花间的若有若无的点点萤光,听得到那倚在树枝的此唱彼应的声声蝉鸣。柳树在路边静静地垂着枝条,荫影罩着蜿蜒的碎石小路,好一派“月转碧梧移鹊影,露低红草湿萤光”的美妙景象。

只是,花园内的人,却无心欣赏着美好的景致。月光倾洒,勾起一片朦胧,也将朦胧蔓延到了女子的眼眶。

“七七……”梁烜轻唤,想要靠近一些,却发现身子似乎有千斤重,竟然迈不开脚步。

晏双飞没有看他,余光中,那名身着龙袍的男子与她不过两米的距离,却应了那“咫尺天涯”一词。

梁烜鼓足勇气,往前踏了一步,见晏双飞并未有退步,心里稍稍安慰了些许。只是,唇瓣才刚刚轻启,却又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晏双飞撇过头来,静静地打量眼前这名最为熟悉的陌生人,不争气的泪水又顺着眼角无声地滑落。“你,还来,做什么……”

“七七……”梁烜不言其他,只是轻声唤着那个名字。他不知道该如何同她解释,又或许,现在解释,已经没有了意义。

“当初在树林,你把我推开,让我离开你。那日在河畔,你冷漠地背对我,不肯承认你的身份。刚才在大殿,你让太监宣旨,封别的女人为妃——梁烜,你还过来做什么?!”晏双飞忍着心痛,让哽咽的声音尽量把话说得分明。她的目光死死地定格在梁烜的眼眸之上,不移一丝一毫。

梁烜的心猛地一疼,目光里似乎有异样的情愫在闪烁。他又向前跨了一步,抬起手臂,想要拉住眼前女子的胳膊,动作却僵在半空,没了下文。

“呵,梁烜,你何其残忍。”晏双飞的余光扫过梁烜停留在半空的手臂,唇角似乎勾起一抹浅笑,却稍纵即逝。“你瞒着我那么那么多的事情,骗了我那么那么多次,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地位?!”

梁烜的眸子暗了下去,他轻叹一声,手臂也无力地垂下。“七七,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有苦衷所以才不得不瞒着我?欺骗我?可是如果你是真的爱我,为什么不把事情同我说个明白?你知不知道,当我听说你没死的时候有多么开心?你又知不知道,在我再一次看到你白色的身影时有多么惊喜?可是你呢?我甚至同你说,若你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我便不会再见你——即使我说出这样决绝的话,你还是走了!你还是丢下我走了!!!”

晏双飞近乎撕心裂肺的咆哮彻底震撼到了梁烜的心,他呆呆地看着晏双飞,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辩驳,或是安慰。

“烜哥哥,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晏双飞的声音突然压低,犀利的目光也渐渐柔和,缓缓地移到了对面那座凉亭之上。

“烜哥哥,当初,我们就是在这里遇到彼此的。那个时候,多好啊……”

“烜哥哥,你又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我让你等我一个月,而你……却让我等了一百多天呀……”

连续三声“烜哥哥”,让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撼之中的梁烜骤然安定下来。心里涌起浓浓的感动,无以言表,也没有勇气开口说话。梁烜的眼眶渐渐转红,眸中的女子略显憔悴,映着月光,脸上还泛着淡淡的泪光。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同了……”晏双飞的话锋又突然一转,梁烜的目光也随着她的语气转冷,还隐约着担忧的神色。

“你的身边,不仅仅有李莺,还有了晏云姗——只是,却独独没有我。”念到“没有我”这三个字,晏双飞带着哭腔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崩塌了下来。霎时,泪水如潮涌一般倾泻而出,梁烜慌了神,想要抬手去擦,晏双飞却突然后退一步,泪眼婆娑地看向他。

“梁烜,是我晏双飞傻,才会信你那信誓旦旦的誓言。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那么……我走,便是……”

说着,晏双飞转过身,往来的方向奔去。才走几步,身子便被人紧紧圈住,落入一个似曾相识的怀抱之中。

“七七,对不起……”满是歉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晏双飞的目光骤然一滞,却瞬间阴鸷,再慢慢柔和。一秒之间,变化如此之大。

环在腰身的手臂微微用力,却是禁锢了她的整个身子。晏双飞没有挣扎,脖间的冰凉,让她有那么一瞬的惊诧。

“梁烜,你还抱着我做什么……”她轻轻开口,委屈的口吻,却是不舍的语气。

梁烜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变得顺畅。脸上的泪痕被他用晏双飞的肩角拭去,声音却不可避免地哽咽起来。“七七,不要离开我,好吗……”

终于道出了自己的心声,梁烜心里又是担忧,又是期待。

沉默良久,晏双飞慢慢转过身来,凝视着梁烜发红的眼眶,忍不住伸出手轻轻触碰他的脸。

“呵,怎么办,我好像……又动摇了……”

“什,什么……”梁烜愕然,手一松,离开了晏双飞的腰身。

晏双飞努力憋出一丝轻笑,却又将眼眶里积累的泪水抖了出来。“烜哥哥,我们和好,好不好?”

梁烜一怔,脸上的神情先是错愕,继而喜悦蔓延。他终于忍不住紧紧地将晏双飞拥入怀中,激动的语气难以自持。“七七,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好不好?”

晏双飞将头紧埋在梁烜的怀里,哽咽的声音里似乎含着笑,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表情。

“烜哥哥,我们和好,好不好?”

那一刻,月光的颜色好像又亮了几分,夜空中的繁星也愈发灿烂起来。轻风袭来,勾起了男子散落在额前的发丝,也勾起了他唇角的笑容。

只是同样在月光下,相拥的那名女子,神情却平静地如一汪死水。她侧靠在男子的怀中,目光死死地盯着一旁那静谧的湖面,眸子似乎也变得深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