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80 解释

御花园里,晏双飞同梁烜同坐在凉亭之内。梁烜揽着晏双飞的腰身,晏双飞的头轻轻地靠在梁烜的肩上,姿势暧昧温馨。

“七七,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良久的沉默过后,梁烜淡淡开口,挑开了话题。“我会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你……”

晏双飞默默点头,目光在湖面流连。她很想听,只是不知道,他所说的和她所了解的,又会不会一样呢。

“那日,你我被那黑衣侍卫追杀,他以为我已经中毒身亡,便放了信号弹,乘马追你而去。幸运的是,还不待他的属下赶过来,我的贴身近卫找到了我,同行的还有李尚书府上的侍卫,均是为营救我而来。我被他们带走,而后又寻遍了梁国的名医,这才将我从生死关头救了过来。”

梁烜心有余悸,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晏双飞无声轻笑,这些她倒是不了解,或许,是真的吧。她仰起脸,略带忧伤的目光缓缓地移到了他的侧脸上。

“烜哥哥,你怎么那么傻,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早就可以逃走的……可是你为了救我,吃了那么多的苦……”

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真心还是假意,或许内心里还是感激他的吧。毕竟,他确实是为了她挨了那么多刀,流了那么多血。

——无论,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七七,你不顾生命安危陪着我过去,我又怎么忍心将你一个人丢下。”梁烜有些动容,目光里的光芒炙热而坚定,差点就让晏双飞心神动摇。晏双飞回以一笑,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恻隐之心。

梁烜抱着晏双飞的胳膊用力了几分,目光也随着语气的变化而变得深邃。

“七七,我病的那段时间,是李莺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不仅仅父皇派人搜寻我的下落,淑妃和二弟知晓了我未死的消息,也派了暗卫伺机取我性命。若不是李莺和她的父亲,我此刻也不会有机会坐在这里,同你说话……”

听到那“二弟”一词,晏双飞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若是梁烨能够听到,又会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虽然为了皇位,他们各怀心思,勾心斗角,可是梁烨却从未想过要害梁烜——而梁烜,却要了他“二弟”的性命。

“李尚书忠心耿耿,李小姐更是温婉贤淑,烜哥哥本就该好好谢谢他们。”晏双飞一本正经地说着,却嘟起了嘴,很像是吃醋的表情。

梁烜低头瞅了瞅晏双飞此刻的神情,无声地笑了起来。“七七,你可是吃醋了?”

“我为何要吃醋?”晏双飞挑眉,“在你受伤的时候,又不是我陪在你身边。在你需要支持者的时候,我也没有给你提供什么力量,我又有什么资格吃醋。”

梁烜哑然失笑,左手轻轻抬起,在晏双飞的额头敲了一下。暧昧的动作让晏双飞心中一动,却又瞬间消沉了下来。

“七七,不许胡说……”梁烜收起笑容,神情渐渐转为无奈的哀伤。他轻抚着晏双飞的发丝,凑过头去轻轻地碰着她的头,声音渐渐严肃了起来。“伤好之后,我很想找到你,怕你受到什么不测,或者是怕你为我伤心难过,做出什么傻事。”

突然,梁烜的话锋一转,语气里多了几分无奈。“只是,李尚书劝诫我说,如今我蒙受冤屈,母后被禁足,舅舅也被牵连入狱。我必须找准时机同父皇禀明一切,而不能随意在皇城出现,以免惹出不必要的祸端……”

晏双飞心里冷笑,如若是真的想要找到她,又哪里会有那么多的顾忌和借口。如果是真的担心她,何不遣人暗地里打探她的消息,或者向她报个平安呢?

“烜哥哥,这些七七都懂。只是,为何那次梁烨大婚,你为了救我不惜出现在街头,却又不肯同我相认呢?”晏双飞一脸无辜地看向梁烜,等待着他的回答。

梁烜自然想到过晏双飞会问这个话题,他轻叹一声,轻声应道:“那晚,我见你凶险万分,不得不出手相救。可是,那时的我依旧是朝廷重犯,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受到任何的牵连和伤害——七七,你懂吗?”

梁烜的声音一向很好听,如此感人的内容,愣是谁听了,都会忍不住感动。晏双飞假意哽咽,默默地点头,算是回应。只是,心里的失望,却越来越多。

怎么可能是“不得不”,若不是早就埋伏在那里,又怎么会出现得那么及时。若不是刻意想要避开她,实施自己的计划,又何需刻意让他那名近卫来拦住她——钱保臣,那名拉着她不让她走的男子,也是前几日在华阳宫将梁烨带走,然后同大将军一同出现在大殿之上的侍卫。

“烜哥哥,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添麻烦……”晏双飞掩面,真实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只是这泪水的味道,却连她自己都不懂。

“傻七七。”梁烜低叹,似笑非笑地揉了揉晏双飞的头发,语气里尽是宠溺。“是烜不好,没有同七七说明白,这才让七七误会了烜。”

“那么烜哥哥,你又为何要娶晏云姗呢?知不知道,那样很让我心烦。”晏双飞撅起嘴,丝毫不掩饰她的不满。她知道,她这样的态度,会让梁烜觉得更加真实。

梁烜愧疚地低头睇了晏双飞一眼,又叹了一口气。“是李莺为了帮我,找晏云姗谈的条件。若是她能拆穿二弟的阴谋,便可许她同样的荣华富贵。”

“唔。”晏双飞闷闷地应了一声,没再说话。梁烜这个谎,编得很不好,若是晏云姗真的想要荣华富贵,“二皇子妃”和“未来的皇后”显然比如今这个“云妃”来得安稳高贵。更何况,梁烨前天晚上才杀了淑妃,第二日晏云姗便赶去揭发,这显然是早就预谋好的,其中定不会那般简单。

“七七,虽然烜娶了别的女人,但是烜曾经说过——除却七七不是情。这句话,你须谨记、明白。”梁烜一脸真挚,直视着晏双飞的眸子,无不流露着对她的依恋和淡淡的愧疚。

晏双飞避开梁烜的目光,轻笑了一声,话音又转入苦涩。“烜哥哥,我一直都信你……只可惜,梁烨毕竟是你的弟弟,也是我的朋友……可是,他却因为这场争斗,离开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