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81 演戏

听晏双飞提起梁烨,梁烜的目光一滞,一向温润的神情也有了些许的不自然。他掩饰地轻笑两声,带着惋惜地说道:“二弟生性好胜,尊严心更强,其实死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至少可以免受很多侮辱。”

晏双飞抿唇,不置可否。到了这一刻,还能说出如此冠冕堂皇的话,也难怪梁烜能够受到那么多大臣的臣服和拥戴。

“七七,你不会怪我没有为二弟开脱吧?”梁烜试探性地问道。

晏双飞仰头轻笑,摇了摇头,口吻里带了几丝无奈,几丝惋惜。“怎么会。自作孽,不可活,他曾经那样陷害你,还不顾情谊追杀我们,你没有落井下石,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昧着良心说话,晏双飞的心里涌起阵阵鄙夷,皆是对刚刚那她一番话的嘲讽。

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自己也是这样会演戏。原以为,只要顺其自然,真真实实地度过每一个日子便好,可是现实终究是那样无奈,即使她想要逃避,残忍的事情总会接踵而至——既然如此,还不如勇敢地面对。或许,她也该多向他学习——首先要学的,便是好好地演一场戏。

“七七,你能体谅,就好。”梁烜有些动容,再一次拥紧了晏双飞。

“嗯……”晏双飞轻声应着,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认真地解释道:“烜哥哥,其实在梁烨死的那个晚上,我有去看过他。”

“喔?”梁烜假装很是好奇地反问一声,心里却是极为期待她的下文。这件事,侍卫早已经同他禀报过。只是近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他并没有多加留意,后来又不好同晏双飞开口问起。这一次她主动提起,梁烜自然很乐意听下去。

“去之前,他曾经遣了一名侍卫给我带信,说是要向我道歉。后来,我赶到牢房,才知道原来他已经记起了我。而他之所以忘记我的原因,就是淑妃给他服了一种奇怪的药……他,也是因为这件事,才会杀了淑妃的。”晏双飞说着说着,声音又哽咽了起来。只是这个时候,她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真的在替梁烨难过,还是在继续她的“演戏”。

梁烜挑眉,假作随意地问道:“那他,还有没有和你说起别的什么?”

晏双飞茫然地摇头,无辜的眼神落到了梁烨紧盯着她的眸子之上。“他只是向我道歉,别的什么都不肯说,还说什么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他让我忘了他,忘了和他有关的一切……”

“七七,既然二弟放开了一切,你也无须太过忧伤。”梁烜好意安慰着,心里的石头似乎悄无声息地落下,隐隐约约的担忧也慢慢地消失不见。

晏双飞见着梁烜脸上那难以掩饰的释然,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自然知道,她探望梁烨的事情,肯定有人向梁烜汇报过。梁烜不可能没有怀疑梁烨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同晏双飞细说了一遍,所以才不敢贸然地找晏双飞,直到晏双飞向他表明心迹,他才敢同她说起那些事情。

——所以,她要做的,就是彻底打消他的疑虑,让他以为她的确是一无所知,也的确还是那个深爱着他的“七七”。而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应该是做到了。

“七七,你还没有同我说起你经历的事情呢……”梁烜回过神来,隐约着担忧的目光落在了晏双飞略显憔悴的脸上。“那次被黑衣人追杀,你又是如何逃过去的?”

晏双飞蹙紧了眉头,很是认真地对上梁烜的目光,似乎是心有余悸,她说起话来声音还止不住颤抖。

“烜哥哥,那一次,多亏了沨哥,若不是他,我肯定无法再同你相见了!”

“段将军?”梁烜讶异反问,这一次,倒是真的惊讶到了。

晏双飞认真地点头,又略带神秘地补充道:“或者应该说,是无影宫宫主。”

“喔?”梁烜的目光骤然一闪,唇角稍稍上扬,又立刻恢复到了好奇的神色。“你是说,段将军是无影宫的宫主?”

“嗯!”晏双飞一本正经地应道。

梁烜挑眉,似乎是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笑道:“这可是段将军的大秘密,你告诉了我,不怕他生气?”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沨哥是不会介意烜哥哥知道的。”晏双飞眨了眨眼睛,很是认真地说道。

见着梁烨一脸不解,晏双飞又一次解释道:“烜哥哥,你误会沨哥了。无影宫虽然在江湖上势力强大,但是从未有过要冒犯朝廷的意思。而且,沨哥在无影宫里,都是教导他的宫众要一心向着朝廷。段家世代忠良,又怎么会有谋反的意思呢?先皇还曾派沨哥去围剿无影宫,若沨哥有谋反的想法,不早就反了吗?怎么还会忍气吞声呢?”

听着晏双飞有条有理的解释,梁烜不禁轻笑出声。他伸手揉了揉晏双飞的头发,见着晏双飞有些气恼地轻轻蹙眉,心里的疼爱又多了几分。“傻丫头,这些,是段将军教你说的吧?”

“你怎么知道?”晏双飞故作讶异状,瞪大了眼珠子问道。

“呵呵,看来是父皇误会无影宫的企图了。既然无影宫是段将军所带,那便是朝廷隐藏于江湖的一股势力,七七放心,烜绝不会为难。”梁烜淡笑几声,却很是认真地同晏双飞说道。

“沨哥说烜哥哥听了这些解释,一定不会再误解无影宫的,这话果然不假。”晏双飞咧开嘴笑了起来,一脸单纯无害,心里却是错综复杂。

自始至终,梁烜都未对她用过一个“朕”字,可是在这看似真诚的交流之中,他却一直在骗她。

梁烜怎么可能不知道段祁沨是无影宫宫主——恐怕,他们之中最早知道这个秘密的,便是他了。

追溯到数月以前,那还是他和她初识的那段日子。那日,一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想要刺杀师父和段祁沨,而那个挟持她的黑衣人,她始终记得他的眼睛——再一次相遇,便是在梁烨成婚当夜,她去追寻那抹白色身影的时候,而那一刻,她认出了那双眼睛。

那个人,就是钱保臣,也就是,刚才梁烜提到的,在竹林里救走他的贴身近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