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82 歉疚

那天晚上,晏双飞认出了钱保臣,正要向他问个明白,岂料梁烨的婚礼队伍恰巧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她出神之际,钱保臣便没了身影。那个时候,晏双飞还不知道钱保臣是梁烜的手下,直到钱保臣跟在大将军身后走向大殿,晏双飞才明白过来。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清楚明了。既然钱保臣是那个曾经挟持她,企图逼死段祁沨的黑衣人,那么接下来出现的那个“幕后主人”,就是梁烜无疑。

这样说来,晏双飞还要感谢梁烜。若不是他吩咐他的手下不能伤害她,钱保臣也不会替她挡下红雪的毒镖,而那个晚上,梁烜更是为了她,杀死了红雪,那个对他忠心耿耿的丫鬟。

所以,猜出了那黑衣人的身份,晏双飞对曾经尤为不解的各种“乌龙事件”都没了疑惑。可是,即使是如此,即使梁烜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她还是不会原谅他,不仅仅因为他陷害甚至毒杀了梁烨,更是因为,他辜负了她心里最美的初遇。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犹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一句让她心动的话语,只是现在想来,却是讽刺非凡。

适我愿兮,是因为他是故意接近她的吧。只因为她是段祁沨的新娶的女人,只因为她是最接近段祁沨的——她身上,有他可以利用的东西。

当时,只是这样而已。也只有她傻傻地以为,那是上天安排的邂逅。

“七七,你同段将军……”正当晏双飞出神之际,梁烜淡淡开口,试探性地问道。

晏双飞回过神来,她早已经料到梁烜会问这个问题,只是不知为何还是会有点紧张。“烜哥哥,你不要误会,我和沨哥只是很要好的朋友。他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对我一直都是以礼相待。”

若说晏双飞在说谎,倒也有一半是真的。段祁沨曾经一度以为她的心里只有梁烜一人,甚至还承诺会给她一封“休书”。若不是发生了那次的追杀事件,段祁沨和晏双飞也不会互相表露心意,更不会互许终身。说到底,是梁烜自己亲手毁灭了他和晏双飞的感情。

“你,你们……你们难道没有……”梁烜听着那“以礼相待”四个字,又惊又喜,想要问出那个他最为关心的话题,又唯恐晏双飞觉着尴尬,变得支支吾吾。

晏双飞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梁烜指的是什么。回想起那晚在丞相府的缠绵,晏双飞的脸慢慢地又热了起来。

“没有过的。”晏双飞轻启朱唇,挤出了这么四个字,红红的脸蛋映入梁烜惊喜的眼眶,他只当她是害羞,心里更是激动了。

“七七……”梁烜紧紧将晏双飞拥住,欣喜难以自持。

“沨哥说,随时都可以放我离开。只是我知道,烜哥哥的皇位还没有坐稳,不能给我一个名分。但是没关系,七七可以等,等到烜哥哥势力强大的那一天,再将七七娶回去。”晏双飞嘟起嘴,一本正经地说道。

听着晏双飞句句为他体谅的话语,梁烜心里内疚不已,也感动不已。他轻叹一声,说道:“七七,烜答应你,不久的将来,定给你一个声势浩大的婚礼。”

“七七不要声势浩大,只要娶我的那个人是你,于愿足矣。”晏双飞动情地说着,眼眸中甚至朦胧了起来。

这一刻,梁烜的心里再没了疑惑,他痴痴地看着晏双飞,那双晶莹的眸子里,全是对他的爱恋和期待。他的手轻轻一松,将晏双飞的身子稍稍放开,头也慢慢地低了下去。

一丝惊诧从晏双飞的眼眶中一闪而过,当梁烜微红的唇瓣轻轻贴上之时,晏双飞的双眸即刻紧闭,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沨哥,对不起。

————————————————————————————————

将军府内,红烛灼灼。此刻,已经过了子时,回府也有一个时辰了,房中依然是一片僵持的气氛。

当梁烜执着她的手将她送到宫门口的时候,段祁沨铁青着个脸,虽然朝着梁烜行礼,却是不冷不热的语气。好在梁烜习惯了段祁沨冷淡的性格,也未有多想,稍稍叮嘱了晏双飞几句,便放他们离开了。

梁烜吩咐太监传话,说是自己身体不适,众人皆知其中隐情,也只是暗自腹诽,顺着他的意思,吃完便都散去了。段祁沨一直都在宫门口等待着晏双飞的出现,虽然猜测过可能面对的画面,可是当他亲眼看到晏双飞和梁烜那般亲密的动作之时,一张脸瞬间还是冷到了极点。

在马车上,段祁沨一言不发,虽然晏双飞几次企图同他说起今晚的事情,都被他直接无视——这样的冷漠,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沨……”就在晏双飞终于忍不住想要打破这片僵局的时候,段祁沨却突然站起,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脱去了外衣,在床上躺下。

段祁沨面朝里边睡着,晏双飞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也知道他此刻的心情。看到心爱的人同别人亲密,这样的感觉她不是没有体会过。所以,她懂段祁沨此刻的愤懑难受,更是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深感歉疚。

——在她站起身决定唱出那一首歌的时候,她就知道,会迎来他的愤怒和冷漠,可是,她还是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现如今,朝廷的兵力都集中在大将军手上,而大将军又是梁烜的舅舅,肯定是力挺他的。段祁沨虽然是无影宫宫主,也拥有一股兵力,但是同那边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

梁烜从一开始就有睥睨江山的雄心,所以才会暗地里查出了无影宫宫主的真正身份,并派人监视甚至暗杀段祁沨。如果梁烜认准了段祁沨是敌非友,此刻兴兵攻打无影宫,段祁沨决没有几分胜算。

晏双飞不可能允许段祁沨承担丝毫的风险,所以唯有她向梁烜表明“心迹”,再适时地向他暗示段祁沨的“忠心”,才能降低梁烜的疑虑,也能为段祁沨的谋局争取足够的时间——这,也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慢慢地,晏双飞爬上床,钻进了被窝。她伸出胳膊,紧紧地环住那个男人的腰身,脸也紧贴在他的后背。感受到身边多了一个人的温度,段祁沨的身子微微地颤了颤,没有说话,却也没有躲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