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87 姐妹

“姐姐切莫要怪姗儿,姗儿也是迫不得已,才会代替姐姐的身份,嫁与二皇子……”晏云姗生怕晏双飞不理解,又补充了一句。

晏双飞点头,十分体贴地应道:“姐姐当初又何尝不是被迫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呢。咱们女儿家的命运,哪一次能由自己说了算……”

嘴上这样说着,晏双飞的脑海里却浮现了那晚晏云姗被崔明辉挟持之时,梨花带雨地唤着梁烨的名字的情景。那个时候,多亲热多暧昧啊。这个可怕女人啊,真是善变的动物,或者说,是善于伪装的动物。

“姐姐不怪罪就好,只是姗儿万分后悔,竟跟了那样一个丧心病狂的男人。若不是皇上垂怜……”才说到这里,晏云姗猛地一停,试探性地看向晏双飞。

晏云姗早就听过太监宫女们提及的有关于梁烜和晏双飞的那些风花雪月的事迹,昨夜梁烜又抛下她和皇后,不顾文武百官的诧异,追随晏双飞而去,那些所谓的“流言”自然而然地得到了证实。她如今贸然提起梁烜,当然会顾及到晏双飞的脸色。

晏双飞没有在意那“皇上垂怜”四个字,反倒是因为听晏云姗提及梁烨的时候,用上的“丧心病狂”这个词语,心里一阵恶寒。她强作笑颜,附和道:“梁烨欺君罔上,意图篡位,此等狼子野心为世人所不齿。妹妹你能识得大体,大义检举,这等勇气也着实让姐姐佩服啊。”

“蒙姐姐夸赞,姗儿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要还皇上一个公道……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是心有余悸。”晏云姗一副柔弱的样子,让晏双飞看了反胃。

这样的一套,做给男人看也就罢了,在她面前弄出来,让她情何以堪啊。心里虽这么想,晏双飞还是没有拉下脸面,反而嗓音更加温柔了。“三妹也别太难过,事情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听晏双飞提起“现在”,晏云姗的脸色又多了几分不自然。现如今,她是梁烜的妃子,而她的二姐又是梁烜的“情人”,谈起梁烜,不可能不觉得尴尬。

“姐姐,姗儿和皇上……”晏云姗欲言又止,偷偷睇着晏双飞的神色。

“姗儿莫要多想,姐姐和你是亲姐妹,哪里会计较这些事情。”晏双飞咧开嘴一笑,说得很是自然,俨然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

晏云姗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开始了另一番算计。她同晏双飞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却是井水不犯河水,没有过什么交集。晏云妍同她是一母所生,自然亲近一些,而待晏双飞却是冷言冷语。她虽不像晏云妍那般欺负晏双飞,却也没给过晏双飞什么好脸色,如今晏双飞却这般好心地向她示好,怎不让她觉得蹊跷。

碰上晏云姗略带狐疑的目光,晏双飞心里了然。她这个三妹果然比那个大姐要多几个脑细胞,至少没有像她大姐那样神经大条。不过,心思再细密,哪里能比得过她身体里进化了千年的基因呢。

“姗儿,你可是要和姐姐见外了?”晏双飞主动挑开话题,开始了有关于陈年往事的长篇大论。“你二姐我是庶出,从小就不受待见,大姐仗着自己是嫡出长女,总是欺压于我,而你不同,你从未看低过我,也从未耻笑、欺负过我,这让我很是感动。姗儿,你如今是皇上的妃子,也算是有了个天下女子都梦寐以求的好归宿。就算姐姐心里也有皇上,也要替你高兴,又怎会怪你呢?”

“可是,姗儿以前不懂事,也从未帮过二姐什么……”回想起在晏府的日子,晏云姗一阵心虚。她自然不是因为什么“不懂事”,只是根本就懒得去管那个不受人待见的二姐。看到大姐整日里欺负晏双飞,晏云姗只是觉得很不屑,很没劲。她的心,可不是欺负一个庶女那么简单。

晏双飞摇头浅笑,眼里尽是理解的光芒。“大娘和大姐生性嚣张跋扈,三妹若是想帮,也帮不了什么,反倒是害了自己。这些姐姐都懂,妹妹你也不必自责。过去的事情咱都别提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做一对真正贴心的好姐妹,好吗?”

听着晏双飞句句为她考虑的话语,晏云姗心里虽然存着些许疑惑,更多的却是侥幸。如今她在宫里虽说是除了皇后以外的唯一一位妃子,却不受皇上待见。皇上喜欢晏双飞,若是晏双飞能同自己站在同一条线上,对她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现在晏双飞向她示好,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姗儿何德何能,让姐姐如此体谅挂怀。姐姐,你同皇上是两情相悦,为何不嫁入宫中,也好同妹妹作个伴呢?”既然晏双飞刚刚承认了她与梁烜的事情,晏云姗也不再遮掩,径直问道。

晏双飞心里得意,鱼儿果然还是上钩了。她苦笑一阵,无奈地叹道:“如今李皇后正是气焰正高的时候,皇上的命是她父亲救回来的,她的弟弟又被新封了禁军首领,李尚书在朝廷里的势力也是树大根深。皇上必须仰仗李氏一族,又怎会轻易让皇后不悦呢?”

“姐姐的意思是,皇后娘娘不许皇上娶姐姐入宫?”晏云姗好奇问道。

“皇上待我的心意,李皇后一清二楚,若我进宫,势必会对她造成威胁,她自然不会答应。”晏双飞细细说道。这也是她为什么那般毫无压力地接近梁烜的缘故,李莺是不会允许她这么大个威胁入宫为妃的,她自然也不愁这一时半会儿就会被梁烜“棒打鸳鸯”。

晏云姗一听这话,也忍不住嗔怒起来。“皇后嚣张跋扈,也未给过姗儿什么好脸色,姗儿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晏双飞点头,一副同情加自怜的表情,握紧了晏云姗的手。“姗儿,姐姐有一个提议,不知道姗儿可愿意听?”

“姐姐请说。”晏云姗来了兴致,又大又亮的眼睛眨了眨,泛着晶莹的光彩。这般清新美丽的一个小美人儿,真的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