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90 游园

御花园里,盛夏正浓。依旧是初见时候的那个凉亭,依旧是梁烜和晏双飞两个人,却再也没了当初的那种心动和温馨的氛围。

宫女和太监都被梁烜遣散了下去,亭内只有晏双飞和梁烜临栏而立,望着那风平浪静的池塘,以及那开得盛丽的荷花。

“周敦颐《爱莲说》有云,‘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此话,正是七七的写照。”梁烜凝视那荷花良久,这才缓缓道来,温和的目光也渐渐转移到了晏双飞身上,碰上晏双飞一脸微诧。

“烜哥哥笑话七七了,七七哪里配得上这词。”晏双飞勾唇一笑,同梁烜对视一眼,将目光再次移向了池塘。

梁烜却没有再看那清水芙蓉,目光依旧痴痴地定格在了晏双飞的侧脸之上,若有所思地喃道:“七七同别的女子不一样,着实是清新动人,让人眼前一亮。”

晏双飞有些不知所措,她从未想过,当初在这里因为那些情话而心生甜蜜的她,如今听着这些赞美,竟然除了嘲讽,还是嘲讽。温和的话语,为何如今变得如此刺耳,她的心很疼,不知所措。

“七七,我们便是在这里初遇的吧。”梁烜回忆起同晏双飞初次相遇的情景,又不由得咧开嘴笑了起来。他静静地执起晏双飞的手,眼眸里尽是温和的情意。

“嗯。”晏双飞点头,不知道为何,心里也涌起了阵阵苦涩。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从前她笑那些诗人矫情,如今自己却也很想这般“无病*”了。

“七七,有一件事,你听了许会生气,但是却是烜却还是要同你坦诚。”梁烜收起脸上淡淡的哀伤,慢慢地握紧了晏双飞的手,手心的力道让晏双飞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脸上。

碰上梁烜略显矛盾的目光,晏双飞心里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是什么事情,竟然让一向云淡风轻的梁烜也有了这般为难的神色?

——而且,还同她有关?

“七七,我……”

话未说完,一个尖锐的声音打破了这花园的平静,连那池面也多了几分涟漪,真不知是那强大的声波引起的震动,还是时而经过的轻风的微拂。

“原来皇上在这儿啊,可让臣妾好找。”

梁烜同晏双飞默契地将手松开,往那声源处看去。只见李莺一身金丝黄袍,雍容华贵,正在丫鬟的搀扶下风风火火地往这边赶来。看她脸上略显着急的神情,似乎是找梁烜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安。”晏双飞乖巧行礼,这一刻,可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李莺笑着向晏双飞点头,还伸过手来扶起晏双飞。“云骑夫人不必多礼,夫人是皇上的贵客,切莫拘谨。”

“谢皇后娘娘。”晏双飞挤出一丝笑意,余光却一直在看梁烜。梁烜的脸色温和,不像是刚刚见着晏云姗那般淡漠,也不知道是真的喜欢见到这位皇后,还是感激她对他的帮助,抑或是忌惮李氏家族如今在朝堂上的势力。

“呵呵,云骑夫人今日来找云妃叙旧,她同朕也是老朋友了,朕便在此陪她四处转转。”梁烜平静地解释,看不出来有一丝的不自然。晏双飞无声地笑,这一次,倒不用她提醒,梁烜就同她生疏了。

“莺儿找朕有事?”梁烜又接着问道。

一声“莺儿”,让晏双飞错愕不已,她禁不住向李莺抛去了一个眼神,却正好碰上李莺往她这边看来,目光里尽是得意。晏双飞哑然,虽然她承认听到自己的“初恋”这般亲昵地称呼别的女人,心里确实有点惊讶和不悦——不过,她倒觉得,该得意的是她晏双飞才是,毕竟在李莺面前,梁烜还是自称为“朕”的。这一点,是李莺不曾知道的。

“皇上,太后娘娘急召您过去,臣妾找了好一会儿,都不见皇上呢。”李莺说着,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看来是小跑了一阵的。

晏双飞抿嘴,无声浅笑。这个李莺还真是沉不住气,哪里是太后急召,恐怕是她故意跑去找太后帮忙找个借口的吧。看来,她还是很受皇后的关注的,说不定她前脚才入宫,后脚踏入之时,消息就传入皇后耳中了。

不过,能受到皇后的这般重视,倒是正合她意。

梁烜有些为难地看了晏双飞几眼,晏双飞回过神来,忙忙说道:“皇上快去见太后吧,可别耽误了事情。”

“可是……”梁烜又怕冷落了晏双飞,迟疑了一阵,并未移动分毫。

见此状况,李莺的脸色也慢慢地冷了下来,她扫了晏双飞一眼,掩饰不住的不悦让晏双飞忙忙开口打着圆场。“皇上,臣妾今日只是进宫来看三妹,如今既已达成心意,就先告辞了。”

“云骑夫人且慢。”正当梁烜想要点头之际,李莺却突然开了口,一脸无害的笑容,冲着梁烜说道。“云骑夫人难得来一次,臣妾闲来无事,不如让臣妾再陪夫人逛逛吧,也好打发一些时间。”

刚刚李莺还是一副想要杀人的眼光,现在却是如此和善的笑容,说是想陪她逛园子,鬼才相信呢。晏双飞虽然有些许的惊讶,却也立刻恢复自然。不待梁烜表态,便笑着应道:“能同皇后娘娘共赏花园美景,是臣妾的荣幸。”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还怕了这女人不成!

梁烜蹙眉,却见那二人均是笑靥如花,心里虽然有些不安,却还是点头应允。“既然如此,那便有劳皇后了。”

听着这句话,晏双飞心里更是得意了。“有劳”这两字,就好比她是梁烜的女人,是梁烜将她托给李莺这个“外人”照料。虽然她不想做梁烨的女人,但是此刻用来气一气李莺还是很不错的。

果然,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聪明如李莺,也感受出了话里的另一层味道。她挤出一丝笑意,福身道:“臣妾恭送皇上。”

“臣妾恭送皇上。”晏双飞也含笑福身行礼。

梁烜点点头,翩然而去。在李莺的眼色下,随从的丫鬟也散了去。偌大的御花园内,独留晏双飞同李莺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