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197 戏法

温暖踏实的怀抱,原本是虚幻飘渺,此刻却是触手可及。真实的面孔慢慢地在眼前清晰起来,那带着笑的眸子里,透着她最留恋的颜色。真的是他,真的是。

“你,你怎么,怎么把自己关在一个箱子里啊!”晏双飞又好气又好笑,被他精心策划的“surprise”感动不已,却又替他一阵后怕。若是刚刚她没有及时反应过来,他岂不是会被憋死!

段祁沨轻笑一声,目光灼灼地落在了晏双飞的眼眸之上。“七七,开心吗?”

“怎么可能开心!”晏双飞嗤鼻,粉拳在段祁沨的胸口轻轻地一敲,佯怒道。“这要是我晚了一步,指不定就成寡妇了呢!”

段祁沨一怔,反应出来她所指为何,心里竟然还泛起了甜滋滋的味道。他揽紧了晏双飞的腰身,侧脸紧贴着她的耳畔,唇角轻轻勾起,笑容却甚是甜蜜。

“夫人这般好,为夫怎舍得离你而去。”

段祁沨难得说一次情话,这一开口,便让晏双飞脸红到了耳朵根。她轻轻地敲打他结实的背部,一边恨恨地嗔道:“马后炮!你就这么相信你夫人的智商啊?!”

“智商?!”段祁沨不解,蹙起了眉头。

“呃,就是形容一个人聪明和智慧程度的词语。智商高的人呢,就会比旁人聪明很多。又好比‘情商’啊,就是用来衡量一个人在爱情方面的造诣。”晏双飞一本正经地同段祁沨解释,这样的课,她也不是第一次上了。

“哦……”段祁沨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而后又若有所思地补充了一句。“那这样说来,我的智商倒是不低,只是情商较为低下……”

“噗——”晏双飞猛地笑出声来,碰上段祁沨恶狠狠的目光,立即噤声。这个男人,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不过……”段祁沨话锋一转,笑了起来。“夫人觉得,为夫今夜的表现还不错吧?”

晏双飞从段祁沨的怀里离开,学着电视里的老夫子,一边装出一副捋胡须的样子,一边若有所思地点头,嘴里也是一口文艺腔。

“段将军虽生性愚钝,智商、情商低下,但勤学苦练,可谓是孺子可教也……”

“夫人这是在夸我?”段祁沨挑眉,嘴角的笑意顷刻诡谲了起来。

“本夫人的话,自然是有高深含义的,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晏双飞铮铮而言,得瑟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万分开心却故作淡定的样子,段祁沨心里明了,也没有拆穿,倒很是配合地点了点头,装出一副虚心讨教的样子。

“那,为夫再为夫人变个戏法,让夫人看看如何?”

“戏法?!”晏双飞又是惊讶又是好奇。

古代的戏法,也就是现代的魔术,虽然也很是流行,但对表演者的素质要求很高,一般都是专业性人士才能表演。这驰骋沙场的冷面将军,竟然还会变戏法?!真是稀奇!

段祁沨忽略掉晏双飞略带质疑的目光,很是自我陶醉地眨眼一笑。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一刻,晏双飞总算是体会到了。变什么戏法啊,就这一笑,完全就可以取代任何表演了!

一个精致的钥匙不知从何而来,已经挂上了段祁沨的手指。他嘴角噙着笑,将钥匙高高举起,在晏双飞的眼前晃了晃,一脸得意。

“夫人,这是你的第三份礼物。”

晏双飞猛地打了一个寒战,这才从刚刚那邪魅的一笑中回过神来。她定睛一看,竟然又是一个钥匙。这个钥匙要比刚刚那两个都小,分外精致——可是,再怎么精致,也不及段祁沨这个大帅哥一分金贵啊!他都只是第二份礼物,这个钥匙凭什么是第三份礼物?

“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晏双飞很是疑惑地从段祁沨的手中接过钥匙,仔细端详,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镶金镀银的痕迹。

段祁沨含笑摇头,又像是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小盒是纯金打造,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很是抢眼。

原来,特别的是这个盒子呀!

晏双飞喜滋滋地接过盒子,拿着那钥匙朝着锁眼一插,轻轻一拨,盒子应声而开。

晏双飞还来不及看清楚盒子里的东西,盒子却被段祁沨拿了过去。

“七七,这是惊喜,待会再看。”段祁沨神秘一笑,不待她反驳,已经执起了她的手,慢慢地往内室走去。

刚刚进入房里之后,晏双飞急着找礼物,并没有往里边走。这会儿随着段祁沨走了过去,她才发现这房间里还藏着一片洞天。收起心里极力想要看那盒中之物的欲 望,晏双飞的注意力渐渐被这内室的布置吸引,也是眼前一亮。

房门被推开之后,是几串珍珠门帘,掀开走进,大红色的喜帐印着红烛的灼灼之光,尤为引人注目。桌上,竟然摆着一架古琴,安安静静,却像是藏着无尽的深情。

“这……”晏双飞轻轻启口,竟然不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见着晏双飞一脸动容,段祁沨无声浅笑,执着她的手,让她在桌旁坐下。他拂袖,纤长的手指置于古琴琴弦,白衣翩翩,甚是好看。

空灵的曲子在晏双飞的耳畔响起,虽然是耳熟能详的旋律,在段祁沨的弹奏下却尤为深情动听。她从来不知道,段祁沨还会弹琴——只是,文能舞文弄墨,武能统帅三军,完美如他,又怎么可能不是一位抚琴高手呢。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晏双飞的心随着琴弦的拨动而颤动,虽然她听过无数人弹奏过这首名曲,却是第一次,有一个男人只为她一个人而弹。

一曲终罢,抚琴之人眸中含笑,唇角飞扬。而晏双飞,却早已经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