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201 鬼节

古文记载,道经以正月十五日为上元,七月十五日为中元,十月十五日为下元。而“中元节”又称“鬼节”,这个节日从古代开始就是一种传统,意在怀念亲人,并对未来寄予美好的祝愿。

趁着这个节日,家里人都在,段祁沨携着晏双飞回了丞相府,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上次同师父讨论的东西和段祁泠商量一番。

盛夏已经过去,秋凉刚刚开始。没了夏日的燥热感,晏双飞倒是神清气爽,状态好得不行。才下马车,便一头扑进了在门口等待着的丞相夫人的怀里,嗔道:“娘,好久没见,飞儿想死你了!”

丞相夫人刮了一下晏双飞的鼻子,笑容里尽是和蔼可亲。“你这孩子,才几日未见,就变得这般顽皮!”

“哪有,飞儿说的都是实话好不好!”晏双飞撅嘴,一本正经且带点委屈地说着,惹来丞相夫人和一旁沈南绫的笑声连连。

目光渐渐转移,定格在了那位青衣女子身上,只见她略施粉黛,却是天生丽质的明眸皓齿,一种优雅大方的气质让人赞叹。

“南绫,好久不见,又变漂亮了很多哦!”晏双飞拉住沈南绫的手,目光微微下移,发现沈南绫的小腹似乎有了些微的凸起。她差点忘了,南绫可是还怀着段家的骨肉呢。

沈南绫也反握住晏双飞的手,身子却稍微低了低,做了个请安的姿势。“南绫见过哥哥、嫂嫂。”

“快起来,你有孕在身,不宜弯腰,更何况,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这般拘礼!”晏双飞咧开嘴笑了起来,很是自然地同她套着近乎。她是真心喜欢眼前这个女人,沈南绫不像晏云妍那般飞扬跋扈,不像晏云姗那般矫揉造作,也不像李莺那般妖娆嚣张,她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沈南绫含笑睇了晏双飞和段祁沨一眼,点了点头。丞相夫人寒暄了几句,便带着众人进了相府。

晏双飞本想着自己经历一次古代的“鬼节”,也算是长了见识,丰富了经历,说不定还能碰见什么奇异的东西。哪知道不仅仅愿望泡了汤,还让自己的身子活活地受了一把罪。

回到相府吃了顿午餐,大家便开始忙活起来。晏双飞跟着段祁沨将段家先人的牌位一位地一位请出来,万分恭恭敬敬地放到专门做祭拜用的供桌上,再在每位先人的牌位前插上香。这些都得段家的嫡系子孙亲自动手做,除了有身孕的沈南绫,其余三人都是忙得大汗淋漓的。

好不容易忙活完,还不待她坐着歇一会,便开始了祭拜。祭拜时候的礼仪很重要,容不得半点的不规矩。晏双飞什么都不懂,只得跟在段祁沨的屁股后边,依照辈份和长幼次序,给每位先人磕头,默默祷告。

祷告之后,竟然还有一个汇报的程序。段祁沨似乎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非常娴熟地向先人汇报起了自己这一年的言行,临了还加上一句“请先人审视,并保佑段家平安幸福”,差点雷翻了晏双飞。

轮到晏双飞之时,她睇了段祁沨一眼,见他一脸严肃地闭着眼睛,便也蹙起眉头,视死如归地念叨道:“我虽然来这个地方不到一年,但是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得最不好的事情,就是误会了一个人,让我和他之间有了太多的错过和遗憾,这也是我至今为止最为内疚的,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能够过得安心舒适。”

说完,晏双飞瞥了段祁沨一眼,见他死沉着个脸,什么表情都没有,轻轻挑了挑眉,又继续说道:“而我最开心的,就是遇到了身边这个男人。不得不说,祖宗你们真的是很好很给力,有沨哥这么个优秀的后人,我相信,他一定会为段家开辟一片新的辉煌的!”

段祁沨紧闭的双眸猛然一睁,目光犀利地射向晏双飞。没大没小的话,还什么“祖宗很好很给力”,还好她的声音小,就只有在她旁边的他听得到,不然让父亲知道了,还指不定会气成什么样子。

晏双飞直接无视段祁沨的怒视,唇角轻轻勾起,又自顾自地念起了结束语。“这些事情,请先人们审视。更希望的是,先人们能够保佑段家,保佑我身边的那个男人,保佑他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保佑他能实现大业,为段家争光。而我,也会一如既往地在他身边爱他,关心他,支持他,不离不弃,终身不悔。”

段祁沨的目光渐渐柔和起来,其中还参杂着别样的情愫,静静地落在晏双飞已经紧闭双眸的小脸之上。

祭拜之后,大家又忙着烧纸钱衣物,从午饭之后一直忙到接近子时,祭拜的各种仪式才正式告一段落。

东苑厢房里,晏双飞趴在床上,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儿了。

“尼玛,原来弄个鬼节这么痛苦!不仅仅没遇到什么鬼,身子都快散了架了!”晏双飞恨恨地想啐了一口。

段祁沨哑然失笑。“你还想遇到鬼?”这女人什么思想!

“哼,我只是想着会不会有什么奇人异士出现嘛……谁知道啊,赔了相公又折腰的!”晏双飞轻声嘀咕道。她其实是希望在这个特殊的节日,碰上些稀奇的事情,最想念的便是那位传送她来到这里的老奶奶,不知道她的前世会是谁。如果能够遇上,指不定还能看到她的妈妈现在过得怎么样。

段祁沨含笑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手却没有停止动作,轻轻敲打着晏双飞的腰部。

“段大帅哥,你还没有和祁泠说起那件事么?”晏双飞很是安逸地享受着段祁沨的按摩,随口问道。

“今日他也累了,我明日再同他说。”段祁沨淡淡地应道。

晏双飞无声地点头,闲着无聊,又玩弄起了手上的“钻戒”。

“喂,段大帅哥,今天我说的那些话,你有没有被感动到啊?!”

“……”

听不到想要的答案,晏双飞很不满意地扭过头去,碰上段祁沨一脸淡漠的神情。

“我说段祁……”

话未说完,唇瓣便被堵住,接着,某女便很是无辜地被扑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