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207 杀意

“皇后娘娘,夜深了,您……”婢女瞧了瞧门外的天色,怯怯地说道,甚至不敢看那李莺的脸色。

皇后娘娘从宴会上回来之后,便沉着一张脸,直到现在都没个好脸色。伴君如伴虎,侍候主子,丫鬟们自然要懂得拿捏分寸。

钱保臣护送李莺去了尚书府赴宴,又将她接回。回宫后,李莺同着钱保臣一起去了御书房,岂知却不见梁烜的踪影。多方严刑逼问才知道,皇上竟然是陪着云骑夫人出宫游玩去了。李莺心里怎会不憋屈,当即便遣钱保臣速速出宫寻梁烜回来。

正愤愤地想着,刚刚遣出去的太监小跑着进了殿门,还未来得及向皇后请安,便听见李莺急急地问道:“怎么样,皇上回来了吗?”

太监忙忙跪下,不敢大口喘气,涨红了脸,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回,回娘娘话,皇上还未回宫,只有钱侍卫一人回来了!”

“只有他一人?他说什么了吗?怎么不带他来见本宫?!”李莺怒气冲冲地问道。

太监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回答:“钱侍卫说,夜深,不敢打扰,打扰娘娘休息……还有,听,听钱侍卫说,皇上今夜,今夜……”

“今夜怎么了?!”李莺蹙眉,厉声问道。

“皇上今夜不回来了……”太监怯怯地将话说了个明白,低着个头,不敢去看皇后的脸色。

李莺向后跌了一步,宫女忙忙上前去扶,却被她狠狠地甩开。

“呵,皇上倒是好性情!”李莺冷笑一声,目光里尽是阴鸷。

太监悄悄抬头,睇了李莺一眼,怯怯地解释道:“钱侍卫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你一次性把话说个明白!”李莺狠狠地瞪了那太监一眼,斥道。

太监惶恐地猛地点头,慌忙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钱侍卫说,皇上微服体察民情,怕是要过一阵子才会回来……”

“体察民情?!”李莺反问出声,“呵,这个借口,倒是不错!”

她早就知道,晏双飞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既然上次已经同她宣战,便不会心慈手软。

李莺不是不知道梁烜和晏双飞的故事,梁烜曾经甚至为晏双飞动摇过夺位的念头,若不是她在一旁劝过他以大局为重,不要同晏双飞有过多的接触,晏双飞那个狐媚的女子怕是早就将梁烜的魂给勾走了。

“云妃娘娘驾到——”突然的一个声音打断了李莺的思路,她定睛看去,只见晏云姗身着一袭素色长袍翩然而来。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李莺没好气地撇了她一眼。对于晏云姗,她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若不是梁烜是天子,一言九鼎,她才不会让晏府的女人嫁入宫中。

“起来吧。”李莺不情不愿地说道。

“谢皇后娘娘。”晏云姗微笑,缓缓起身,对着随行的丫鬟点点头,示意她离开。李莺宫里的宫女和太监对视一眼,也默默地退了下去。

李莺随意瞟了一眼那慢慢掩上的房门,又将目光定格在晏云姗清雅的脸上,冷哼了一声。

“这是吹得什么风,还未到请安的时间,云妃娘娘怎么得空来本宫这里……”

不冷不热的口气,晏云姗却似乎浑然不见,倒是笑着解释道:“臣妾喜静,又是刚入宫,也不懂宫里的规矩,怕做错事情惹皇后娘娘烦忧,这才少在宫里走动,还望皇后娘娘莫要怪罪。”

“无妨。”李莺懒懒地答了一句。这个晏云姗,虽然是晏双飞的妹妹,那狐媚功夫却似乎及不上她那二姐,当上这个云妃也有一段时间了,却没有得到过皇上的临幸,李莺也没什么闲工夫去理她的事情。

不过,今夜她主动找上门来,却是让她惊讶了。

“云妃深夜来访,可是找本宫有事?”李莺慢慢地走到上座坐下,伸手随意地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云妃坐下说话。”

“谢皇后娘娘。”晏云姗福身,一举一动相当得体。待坐定之后,她微笑着问候道:“听闻今日是国丈五十大寿,特来向姐姐祝贺。”

李莺嘴角一勾,笑容却多是讽刺。生日都快要过去了,还谈什么祝贺,这借口找得也未免太牵强了。

晏云姗自然也知道李莺在笑什么,也是轻声一笑,假作随意而自然地问道:“臣妾斗胆,听闻今日皇上同云骑夫人出宫之后,至今未归,不知是真有其事,还是……”

“又是谁在乱嚼舌根子呢。”李莺心下一惊,表面却是风平浪静。“皇上今日是微服出访,查访民情,和那云骑夫人又有何关系。”

“原来如此,恕臣妾多嘴。”晏云姗抿唇,闷闷地应了一声。

李莺挑眉,冷哼了一声,瞟了晏云姗一眼。“皇上的事情,自有皇上的主张。后宫之人不得干政,这道理,云妃应该能懂吧?”

“臣妾明白。”晏云姗淡笑着应道,抿抿唇,又补充道:“只是,这到底是政事,还是私事,皇后娘娘怕也是一清二楚吧?”

“放肆!”李莺怒道,目光凌厉地射向晏云姗,“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同本宫这般说话!”

“臣妾该死,请皇后娘娘恕罪!”李莺话音刚落,晏云姗便跪在了地上,颤着声音请罪。

李莺冷哼一声,鄙夷地斜了晏云姗一眼,却又听她补充道:“可是,还请皇后娘娘听臣妾说完,再惩罚臣妾不迟……”

“你还要说什么?!”

“臣妾……臣妾斗胆,请皇后娘娘助臣妾一臂之力,为臣妾除去心头之患。”晏云姗犹豫了一阵,终于支吾着开口。话音才落,便仰起脸,一脸坚定地看向李莺。

“心头之患?”李莺讶异。

晏云姗点点头,目光分外坚定。“这个人皇后娘娘也认识,就是臣妾的二姐——当朝云骑夫人,晏双飞。”

“云骑夫人?”这下,李莺更加诧异了。她狐疑地睇了晏云姗一眼,却见她一脸认真,不像是在演戏的样子。平常看多了她清雅平静的脸,突然间在她脸上看到仇恨,李莺却分毫不觉得别扭,反而很是自然。

——难道,她是真的想要杀晏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