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209 信任

晏双飞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辰时了。她径直去了卧室,在琪儿的伺候洗了个热水澡,便扑到床上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晏双飞揉了揉眼睛,视线迷蒙,却也能够看个大概。

“别吵醒她,让她继续睡吧。”段祁沨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入耳中,接着,他同着身边那名男子便要转身离去。

“沨哥……”晏双飞叫住他,身子支起来一些,这才看清楚原来他身边的是司马弋。

“咯,可不是我吵醒的哦。”司马弋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冲着晏双飞眨眨眼,便一溜烟地离开了房间。

段祁沨无奈地看了司马弋的背影一眼,转过头时候,又碰上晏双飞一脸憔悴的面容。他走过去,面有自责,轻声道:“对不起,吵醒了你。”

“没有呢,感觉我也睡了好久了……”晏双飞清了清嗓子,挤出一丝笑意。听着司马弋关门的声音,晏双飞忍不住又问道:“你今天和司马弋回相府,可有什么收获?”

琪儿告诉她,今日一大早,段祁沨便带着段铭,同司马弋一起回了相府,许是同沈南绫商量那件事情。沈南绫的立场对大局的影响甚大,晏双飞自然担忧,哪里还能继续睡下去。

段祁沨抱住晏双飞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按到床上躺下,嗔道:“你啊,吹了一个晚上的凉风,还不快好好休息。那边的事情,有我去处理就好,你不要担心。”

“哟,段大帅哥现在变得这么体贴啦?”晏双飞满足地笑了,一边嘴硬地说着,一边美滋滋地享受着那个男人轻轻为她按压被角。

段祁沨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晏双飞立即噤声,却憋着笑,脸都涨得通红。趁着段祁沨给自己掖被角,晏双飞凝视着他那带着温柔的脸,饶有兴致地问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怎么知道我吹了一个晚上的冷风?!难不成你派人跟踪我?!”

“我……”段祁沨的动作一僵,下意识地看向晏双飞,碰上她狐疑的目光,顿时语塞。

晏双飞蹙眉,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段祁沨,你什么意思?你竟然派人跟踪我?你是信不过我是不是?你难道还怕我同别的男人跑了不成?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么?!”

“七七,你听我说,我只是,我只是……”段祁沨极少失措,此刻却显得极不冷静。紫云轻功好,他派紫云暗中跟着晏双飞,就是怕她受到梁烜或者是他人的伤害,并没有别的意思。

“七七……”段祁沨见晏双飞紧抿着唇不说话,心里更着急了。他知道,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他也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才是。

沉默了半晌,段祁沨硬是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开口的解释。不知道为何,总归是有些心虚的。他轻叹了一口气,只得哀声道歉。“好了,七七,这次是我不对,我……”

“噗——”段祁沨道歉的话还没说个完全,晏双飞就忍不住笑喷了。

“……”段祁沨蹙眉,紧盯着晏双飞,极度无语。

晏双飞却不怕他生气,冲破刚刚被他掖好的被角,猛地便抱住了他的脖颈,紧紧地搂住。

“沨,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哦。”

段祁沨想要责备,奈何听了这样一句话,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脸甚至还很是不争气地热了起来。

晏双飞慢慢地将唇瓣移到段祁沨的额头,在那上边轻轻地印上一个爱的印迹,再看段祁沨时,已然恢复了一脸的认真。“沨,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若是我怪你不信任我,岂不是表明我不信任你么?”

如此强大的逻辑感,晏双飞引以为豪地笑了起来。

“你啊……”段祁沨无奈地揉了揉她散乱的头发,只得低低地嗔了一声。

晏双飞很是鄙视地白了段祁沨一眼,伸手去整理自己的头发。“好端端的发型,又被你整没了。”

“你这样子,该去镜子面前照照,再说刚刚那话不迟。”段祁沨轻描淡写。

晏双飞撇嘴。“哦,你就爱我的美貌哦,我要是不美了,你就嫌弃我了是不是。”

女人啊,果然如司马弋所说的那般,患得患失,总喜欢问一下显而易见的问题,然后听到她们想要听到的答案。段祁沨沉思了半晌,终于在晏双飞盈盈目光的注视下,道出了心声。

“我爱的,不是你的美貌……”

“嗯,这还差不多。”晏双飞满意地点头,美丽可以是资本,但是要拴住一个人的心,必须靠“人格魅力”。爱情,更是如此。

段祁沨极为认真地点头,又补充道:“你这样子,还真称不上美。”

晏双飞一怔,这才反应出来原来刚刚那句话只是这一句话的铺垫。她瞪大了双目,握起了拳头就往段祁沨胸口一捶,恨恨道:“段祁沨,你个死变态!”

“变态?”段祁沨不解,却下意识地握住了晏双飞的拳头。

晏双飞的手很小,握成拳头,正好可以被他的手掌包住。晏双飞还来不及解释这个词的深刻含义,段祁沨却顺手一拉,另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唇瓣便毫无预兆地压了上来。

柔软的触感从唇上一直蔓延到了心脏的最底端,晏双飞眯起了眼睛,丝毫没了刚刚的愤懑,脑袋里全是闪耀的红心。

都说接吻的女人智商为零,这话果然不假。

缠绵的亲吻进行了好几分钟,才恋恋不舍地结束。段祁沨伸手过来,轻轻为晏双飞拭去唇角的狼狈,温柔的动作让晏双飞心里又是一暖。

“沨,你真好。”

毫无头绪的一句赞美,让段祁沨摸不着头脑。他轻笑一声,反问道:“怎么,被我刚刚那句话刺激了,现在头脑混乱了?”

“才不是。”晏双飞没好气地啐了一口,伸手为段祁沨整了整衣领,唇角又挂起了大大的笑容。“沨,就这样,真好。”

“傻瓜。”段祁沨无奈地笑,再次将那个傻女人拥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