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211 中计

翌日,晏双飞早早地便去了驸马府。梁汐听说了晏双飞要过来,也备好了茶点,在屋子里等着,一见着晏双飞的身影,憔悴的面容上也多了几分光彩。

“汐儿,好些日子没见,你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晏双飞瞧着梁汐明显消瘦的身子,又是责备又是心疼。“司马弋那个死男人是怎么照顾你的啊!真该找机会好好训斥他一番!”

梁汐执着晏双飞的手,在桌旁坐下,遣退了一旁侍候的丫鬟,笑道:“弋待汐儿挺好的,只是近日来,母妃的身子抱恙,汐儿心里担心,便少了些食欲。”

晏双飞点头,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梁汐。在她的印象里,梁汐一直都是个活泼开朗的性格,有她的地方,就有着不间断的欢声笑语。成婚之后,梁汐确实懂事多了,而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变故,单纯的心思总归是复杂了一些。

“自从先皇逝世后,姑母的心情就一直低落沉痛,你该好生劝劝她才是。”晏双飞轻声道。

梁汐苦笑,摇了摇头。“母妃爱父皇太深,自然不可能这么快就从悲痛中走出来。只是苦了母妃,身子本就不好,如今又有了心病,汐儿怎么劝,也是徒劳。”

“劝别人的时候,自己也得注意。这些天,你也辛苦了,要好生补补。既然知道劝别人好生注意,轮到自己的时候怎么就忘了呢?”晏双飞低声埋怨,忍不住轻轻点了点梁汐的鼻翼。

梁汐咧开嘴笑了起来,这么些天,她也许久没这般舒心地笑过了。“表嫂,还是你最好了,总是这么关心汐儿。每次和你在一起,汐儿什么话都能说,而且说完之后,心里就舒服多了。”

“傻汐儿,表嫂还是喜欢看到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你。”晏双飞摸了摸梁汐的头,宠溺道。

梁汐“嘿嘿”笑出声,握紧了晏双飞的手。

晏双飞不再言语,她知道,司马弋并没有将那个大计划告知于梁汐。谁都不忍心破坏梁汐那颗单纯的心,谁都不忍心让她卷入这场充满血腥的风波之中。

“汐儿,你一定要这样快乐地生活下去。你自小便是单纯又无心机,这样的性格,在皇室的人中极为少见,这也是我最欣赏你的一点。”晏双飞心有所想,轻轻道出声来。

梁汐一怔,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咧开嘴笑道:“表嫂,我刚刚恢复过来,你怎么又多愁善感起来了!”

“呵呵,是表嫂不好……”晏双飞轻声笑着,心里却开始内疚起来。

是她不好,就算知道梁汐是无辜的,还是不可避免地要利用她一次。汐儿,对不起。

梁汐还要说什么,却见小桃小步跑了进来,急急地道:“公主,夫人,皇后娘娘遣了一名公公过来,说是找夫人有事。”

“找我的?”晏双飞假意疑惑,反问道。

小桃点了点头,在梁汐的点头应允下,又领了那太监进来。

太监进门后,很是有礼地向梁汐和晏双飞请安,接着便道:“皇后娘娘有请云骑夫人入宫一见,有要事相商。”

“皇后娘娘找我有事?”晏双飞反问一句,同梁汐对视一眼,又朝着那太监道:“皇后娘娘可说是什么事情?”

“这奴才就不知了,奴才只是受命带夫人入宫。”太监毕恭毕敬地应道。

晏双飞沉默了下来,梁汐却凑近了晏双飞,很是机警地压低了声音,冲着晏双飞分析道:“表嫂,皇后娘娘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召你过去?难不成有什么阴谋?”

梁汐也对晏双飞同梁烜的“绯闻”略知一二,自然知道李莺对晏双飞是不会做出什么好事情的。

“要不汐儿陪表嫂一块儿过去?”梁汐抬高了声音,故意说给那太监听。

太监一听这话,忙忙回道:“回公主的话,皇后娘娘说了,只召云骑夫人一人,公主还是……”

“放肆,本公主的行程,还是你一个奴才可以控制的不成!”梁汐怒斥道。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只是,只是皇后娘娘那边……”太监跪倒在地上,一脸惶恐。

“好了,汐儿,没事的。既然是皇后娘娘召见,我又怎能不去。汐儿,你就在府里好生休息着,我改日再来看你。”晏双飞起身,冲着梁汐笑了笑,却凑近她的耳边,低语了一阵。

梁汐愕然,怔了一晌,眨了眨眼,还想询问什么,却见晏双飞已经离开桌旁,跟着那太监走出了房门。

皇后娘娘召见,果然很是周到,连轿子都准备好了。看着那人高马大的四个轿夫,晏双飞轻笑一声,没说什么,便掀开轿帘,在轿子里坐下。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晏双飞估摸着也快到宫外那片小树林了,她掀开帘子瞅了瞅,果然是入宫必经的那条大路。只是,今天入宫,却是同别日大不相同了。

梁国的皇宫建在最东边,从临南主街道一直往东,人烟渐渐稀少,道路却是康庄。轿子“吱呀”着,摇摆不定,轿夫的路线却从大道上慢慢转移,走上了一旁的小路,似乎是往那围城而建的树林里走去。

“哎,你们这是去哪里呢?”太监不明所以,大呼道。

四名轿夫却丝毫不理会太监的叫喊,加快了步子,不一会儿便上了坡,将轿子抬入了树林之中。

太监忙忙跑着跟了上来,轿子猛地落地,太监一惊,还未回过神来,其中一名轿夫冲上前去,一手扼住他的脖子便是一扭,太监当场毙命。

“喂,他是无辜的,干嘛杀他?!”晏双飞从轿子里走了出来,怒斥道。

轿夫随手将太监的尸体往旁边一扔,树林里静谧异常,无故地平添了几丝诡异的气氛。

见轿夫丝毫不理会自己的话,晏双飞心里很是生气,却无奈有要事在身,只得退而求其次地问道:“待会知道怎么做吧?”

四名轿夫不言不语,倒是慢慢地靠近晏双飞,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让晏双飞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你们要干嘛……”晏双飞猛然一惊——难道,是她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