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212 黄雀

见着晏双飞一脸惊慌,其中一名轿夫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笑道:“你说我们要干什么呀……”

晏双飞越看越不对劲,这不是她的人,不是她让晏云姗去找的轿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难道,是晏云姗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么?

还未待晏双飞将整个事情想个明白,那四名轿夫又贱笑着向晏双飞逼近,刚刚说话的那名轿夫冲过来,一手扼住晏双飞的手腕,下流地说道:“如此绝色佳人,不如先让咱们好生享受一番,再杀了她也不迟啊!”

另一位轿夫一边笑着一边点头,目光里尽是淫光。“美人儿,你要是伺候得好,我们还可以饶你不死。今后跟着大爷们,保你吃香喝辣!”

“放肆!”晏双飞用力一甩,想要甩开那男子的手,却无奈他力气太大,完全禁锢了她的手臂。

晏双飞皱眉,心里焦急,只得怒斥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当朝云骑将军的夫人!你们若要放肆,可知后果如何?!”

“后果?什么叫后果?等你成了我们的人,看你还怎么做你的‘云骑夫人’……”那轿夫轻蔑地笑着,猛地将晏双飞的身子压倒在地上。

晏双飞忍着痛,抽出腰间的信号弹,拉开导引索便丢向一边。信号弹冲上天空,应声发出一阵浓烟。

那四名轿夫一怔,其中领首的那位狠狠地啐了一口,一巴掌扇到晏双飞的左脸,怒斥道:“娘的,竟然敢发信号!二虎,将她绑了,带回咱帮里去!”

“好!”被唤作“二虎”的轿夫逼近晏双飞,从腰间拿出一条长绳,笑容里尽是猥亵。

晏双飞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一股火辣的疼痛传入骨髓,只是她此刻却已经顾不上这些,心里的恐惧远远盖过了疼痛感。

这一刻发送信号弹,援兵怕是再快,也赶不过来。难道她就要这样被挟持了么?难道所有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么?!

“砰——”一声闷响引起了所有人的目光,晏双飞定睛看去,又是四名轿夫打扮的男子,却是一身冷冽的气质。而那四名轿夫身后,竟然是她最熟悉不过的段铭!

刚刚的那四名轿夫,其中两名已经被来人踹倒在地,身子稍稍颤了颤,便没了动静,只剩那老大和二虎二人,还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是什么来头?竟然敢动我们傲虎帮的人!”轿夫老大指着段铭,怒问道。

晏双飞轻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看这轿夫老大的架势,定就是那什么“傲虎帮”的老大了。老大也是这般德行,真不知道这帮派能好到哪里去。

新来的四名轿夫依旧面无表情,段铭轻哼一声,冷冷地道出三个字:“无影宫。”

那帮主猛然一惊,那二虎更是吓得躲到了老大的身后。

“什……什么?!阁下是无影宫的人?”傲虎帮帮主大骇,颤抖着声音反问道。说着,他又看了看已经站在一旁的晏双飞一眼,几乎快要哭了出来。“你,你怎么连无影宫的人也……也……”

段铭不屑同其解释,右臂一挥,几枚飞镖射了过去,正中那傲虎帮帮主的喉咙。他双目睁得老大,还来不及求饶,便没了气息。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们也是领了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求好汉饶我一条性命啊……”二虎脚一软,瘫倒在地上,一把将段铭的腿抱住,哭着求饶道。

段铭一脚将二虎踹开,长剑指向他的脖颈,冷声问道:“说,是谁派你们来害云骑夫人的?”

二虎猛地磕头。“我说,我说……昨日有位丫鬟找了过来,说是请我们伪装成轿夫,刺杀轿中之人。四位大侠也都知道,我们这种小帮小派,就靠做些这等勾当混口饭吃……”

“那丫鬟是谁?又是何人派遣?”段铭说着,又将长剑逼近了二虎几分。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二虎连连磕头求饶,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丝毫没了刚刚的神气样子。“那人是新客,我从未见过。干我们这行的,自然也不能打听买主的身份不是……”

晏双飞静静地听着那二虎的解释,虽然没有详细清晰的信息,她的心里却是明了万分。知道这个计划的,没有几个人,而想要害她的人,除了晏云姗,也没有其他人。

果然是黄雀在后,晏云姗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狠,竟然连一点点的姐妹之情也不顾了。

“大侠,我说的句句属实,不敢有任何欺瞒……若是知道这女人是无影宫要的人,绝不敢有一分的擅动……还请大侠饶命啊……”二虎说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段铭冷笑一声,道:“这女人?你竟敢这般唤无影宫的宫主夫人,实在该死!”

“什……什么?!”二虎大惊,眼珠子瞪得老大,便往晏双飞那边看去。只是还未待他将目光移到晏双飞身上,长剑便刺穿了他的喉咙。剑锋之快,竟不见一滴血液流出。

晏双飞冷冷地睇了那尸体一眼,第一次见到人死却没有任何的同情感。这样的人,留在世间也是祸害人类,还不如死了的好,当是为这世界铲除垃圾和败类。

正想着,那四名轿夫打扮的宫众很是整齐地跪倒在地,齐声道:“属下无影宫谷山、奇山、沛山、武山拜见宫主夫人!”

“快快请起!”晏双飞忙忙走过去,扶起他们,又看向段铭,感激地道:“刚才多谢你们及时相救,请受我一拜!”说着,晏双飞不顾段铭和那四人的阻止,弯腰下去,行了个礼。

段铭那冷淡的脸上终于浮现了几丝温暖,他淡淡地笑了笑,道:“夫人不必同属下客气,属下自加入无影宫,必惟宫主之命是从,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属下等人来迟,害夫人受惊,请夫人降罪。”那四名“山字辈”的宫众齐声应和道。

“哪里的话,若不是你们,我现在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晏双飞死里逃生,自然是心有余悸,却更是好奇地问道:“照这情况来看,那四人是冒充的轿夫,那么你们应该是没有接到通知才是,怎么会及时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