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218 对质

谷山怔了许久,直到钱保臣来到他的身边,用绳子将他的双手禁锢之后,才回过神来。

“你……你们……”谷山语塞,不知该如何表达现在的心情。

“大胆,见到皇上还不下跪!”钱保臣冷喝一声,一脚便踢向谷山,谷山的身子猛地一落,膝盖重重地磕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响声。

晏双飞的心猛地一疼,没了刚刚的人皮面具,她不敢做出任何不忍的表情,只得故作淡然地将目光撇向别处。

“呵,堂堂一国之主,竟然用如此低劣的伎俩!”谷山嗤鼻,丝毫不为所动。

钱保臣再次走向前去,刚举起手想要甩谷山巴掌,却被梁烜制止。梁烜摇头,深邃的目光在谷山的脸上定了一晌,又撇向右边一侧。

“皇后,李统领,刚刚发生的一切,你们该如何同朕解释呢?”梁烜的嘴角勾抹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晏双飞低眉看过去,心里寒气肆虐,眼睛竟然有着些许的肿痛。

如此冷漠阴鸷的目光,哪里还及得上初见时候那万分之一的清澈。

火把的光甚是明亮,将一旁一直默然不语的两个身影照得分明。真正的李莺和李昊怔了半晌,直到梁烜开口质问,这才回过神来。

“皇上,臣妾根本不认识他!”李莺走上前来,指着谷山斥道。“大胆刺客,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为何要陷害本宫?!”

“皇后,他可没有陷害你。他对你和李统领,可是忠心耿耿啊……”梁烜的语气里尽是嘲讽,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李莺,生冷的目光让李莺心里一寒。

刚刚发生的一幕,尽收众人的眼底,谷山和梁烜、晏双飞的对话,也尽数传入了一边埋伏的人耳中。面对如此多的证人,李莺竟然觉着不知所措。

“皇上,臣妾,臣妾真的不……”李莺支吾,一旁的李昊忙忙跪下,道:“皇上明察,此人所行之事,同微臣及皇后毫无瓜葛!”

“李统领,你敢说眼前这名刺客,不是你们禁卫军的人?!”一旁的晏双飞也不再沉默,冷着声音反问道。

李昊一怔,看了晏双飞一眼,硬着头皮答道:“他的确是禁卫军的人,可是……”

“可是,他更是你培养的心腹,你用来杀人的暗卫!”梁烜接过李昊的话,毫不留情地说道。

“我……”梁烜和晏双飞一唱一和,又碍于梁烜的威严,李昊竟然说不出话来。

“武铨,朕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能将实情供出,朕定会放过你和你的家人。”梁烜扫了愣在那边的李莺和李昊一眼,又将目光定格在了谷山身上。他轻声开口,语气里却尽是威严。

梁烜的话音刚落,晏双飞又饶有兴致地把玩起手里那个玉镯。虽然未有言语,面色却是阴冷复杂。

“我……”谷山迟疑许久,周围的侍卫们都定睛看着他,生怕错过了这场精彩的好戏。

“你要是敢乱说话,本宫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李莺一急,竟然也顾不了身份和场合,怒斥道。

这一声威吓,不仅让周围的侍卫唏嘘不已,连谷山的脸色也是骤然一变。他深深地睇了李莺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皱眉深思的李昊,沉声道:“皇后娘娘,李统领,事已至此,属下也唯有供出实情,只求救下属下家人的性命……”

李莺的脸一寒,还要怒骂,却被梁烜冷冷地瞪了一眼,话顿时又咽进了喉咙里。

“武铨,你照实说来,朕既然答应放过你和你的家人,必会做到。”梁烜颔首道。

谷山沉默了一晌,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地将事情道来。“皇上,卑职确实是奉了李统领的命,伪装成轿夫,在半途中杀害云骑夫人。其余三人,也是东门巡查队的禁卫军,是卑职的手下……卑职同他们,均是听命于李统领……”

“胡说!”李昊心直口快,厉声打断谷山的话。钱保臣却走上前去,将李昊的双手扼住,恐防他做出任何狗急跳墙之事。

谷山看向李昊,又看了看李莺,内疚道:“皇后娘娘,李统领,属下的娘子很是无辜,最小的孩子才不到两岁。既然这些都已经被皇上撞破,卑职也不能再瞒下去了……”

“你血口喷人!”李莺阴着眸子,玉指指向谷山,那眼神恨不得将谷山碎尸万段。

梁烜冷冷地扫了李莺一眼,又冲着谷山说道:“你,继续说下去。”

谷山生生地咽了咽口水,深吸了一口气,话说得轻声,却让旁边的每一个人听了个分明。“昨日,李统领密召卑职,皇后娘娘也在场,他们命令卑职带领三名侍卫,伪装成轿夫,在半途中杀害云骑夫人。卑职不得不从,这才险些犯下大错……”

“他们为何要杀云骑夫人?”梁烜启口问道。

“因为……因为……”谷山迟疑片刻,睇了睇李莺的神色,竟然不敢再说话。

李莺被谷山这般一睇,顿时莫名其妙地回看了他一眼,又扫过梁烜的脸,碰上他带着嘲讽的目光,顿时气急。

“你尽管说,朕保你和你的家人无事。”梁烜顺着谷山的目光,瞟了一眼李莺,说道。

“因为……皇后娘娘想借此机会,嫁祸给无影宫,由此引发段将军和皇上的矛盾……”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唏嘘不已。梁烜和李莺是早就知道无影宫宫主的真实身份的,而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自然也都明白了。无影宫宫主,就是云骑将军段祁沨,而皇后,是想让梁烜误会段祁沨,然后挑起二者的矛盾。

——进一步,便是内讧!

“皇后这又是作何企图?”听着众人的一片哗然,梁烜勾唇,饶有兴致地问道。

此刻的李莺,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想明白这事情怎么会进展成这个样子,只得愣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和李统领密谋,想要,想要……鼓动段将军作乱,然后……谋朝篡位。”

“喔?谋朝篡位?!”梁烜不禁冷笑出声,凛冽的目光射向一旁的李氏兄妹。李莺猛然抬头,碰上梁烜的目光,口下意识地张开,却只能机械似的摇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