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225 归隐

崔明辉入宫当职,已经是数日之后的事了。大殿之上,众人的眼光都在他这个不及二十岁的男子身上流连。英雄出少年,这句话果然不假,瞧着他虽然白白净净,却带着一种英姿飒爽的气质,不愧是将门之后。

梁烜对这名新任的禁卫军统领,也是相当满意,其中自然也隐藏着对他的家族所遭受的不幸的愧疚。

崔明辉被封为禁卫军统领的同时,朝廷里又多了件大事,那便是云骑将军段祁沨主动请调到偏远的坯城,并将兵权全数交与大将军沈绍广,理由是如今江山稳定,想要做一个逍遥将军。

段祁沨突然的归隐之心惹来朝廷各位大臣的纷纷议论,却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是段祁沨主动交出兵权,让梁烜对他的意图没了其他的猜疑,当即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于是,这一天,段祁沨被迁调,崔明辉被重用,而这些,都让晏双飞欣喜不已。

“沨哥,你竟然还留着它!”将军府里,晏双飞整理着行李,突然在段祁沨放在大箱子里的一个小盒子中发现了那枚狗尾草戒指,顿时又惊又喜。

段祁沨撇过头来,怔了一会儿,咧开嘴笑了起来。“怎么,你的扔了?”

晏双飞心虚地将目光移向一边,她可不是故意丢失了那枚“戒指”的,只是当时走着走着,就不知道掉哪儿了,她还回去找过好多地方,可是就是不见了。为此,她还难受了好一阵呢。

不过现在好了,有了真正的“钻戒”,这个的可携带性和可保管性可是很强的,而且她也绝不会允许自己把这个戒指遗失了。

“沨哥,没想到原来你还是个很痴情的人嘛。”晏双飞笑嘻嘻地说着,立刻把话题给岔开了。

段祁沨的脸莫名一红,睇了晏双飞一眼,不再言语。

晏双飞忍不住无声地笑了起来,虽然有时候段祁沨什么话都不会说,但是他心里的激动和欣喜,她都能感觉到了。她喜欢这样的他,就算不太会表达自己的心思,但是他对她的心思却是真挚到极致的,容不得半点瑕疵。

“再回来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就要变样了吧……”不知为何,晏双飞又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段祁沨这次迁调,自然也会将晏双飞带过去。而晏双飞对梁烜说的计划,则是待到过些日子,等大家淡忘了梁烜和她的那些传言,只道是云骑夫人暴毙,然后她便可以另外的身份嫁入皇宫。

如此缜密的计划,梁烜自然也是不疑有他,便应了晏双飞的请求,让她同段祁沨一起离开。

而这次离开,就注定是踏出最为关键的一步了。等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她也不用再在梁烜的面前伪装,可以面对面地亲口问出她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段祁沨自然知道晏双飞在担心或是期待些什么,慢慢走近她,揽住了她的腰,下颚轻抵她的头,脸上的笑容渐渐放大。“七七,再回来的时候,我们便再不用隐藏真实的感受了。”

“嗯。”晏双飞勾起唇角,轻轻应了一声。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是非到头,终有报,梁烜,也该为他所做的那些事情负责了。

思绪又不禁回到了那日裴兮远突然造访将军府,而后,段祁沨和她,便同着裴兮远一行来到了大将军府。再接着,段祁泠和沈南绫也赶了过来,一同前来的竟然还有段丞相。

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有着先皇亲笔遗留的圣旨,还有裴兮远在一旁铮铮而言,沈绍广对梁烜所犯下的种种恶行,没有全信也有了九十九分的怀疑。

晏双飞还担心沈绍广会冲动地跑去向梁烜质问,然后再做打算,后来才知道是自己看轻了这位叱咤风云的梁国大将军。

沈绍广不愧是有大将风范的人,虽然内心震撼,却还是能够泰然自若,处变不惊,竟然在段祁沨向他坦白了大计划之后,默然不语地沉思起来。

沈绍广虽然在战场上赫赫有名,私下里却是个喜静的人。大将军府很少这般热闹,大家都聚在了这间不大不小的房子里,只是这气氛,却明显地僵了起来。

后来,还是沈南绫亲自开口,劝说起了她的父亲。沈南绫虽说是梁烜的表妹,却能够公正地看待整件事情,丝毫没有徇私之心;若说她是在帮自己的夫君说服自己的父亲,却说得句句在理,让人听不出其中有半点添油加醋。

那一刻,晏双飞突然在想,若是梁烜当初没有打那个如意算盘,想着自己无须拉拢已经是自己舅舅的沈绍广,而是放弃与户部尚书联姻,娶大将军的女儿——若是梁烜当初选择的是知书达理、有勇有谋的沈南绫,而不是那嚣张跋扈、阴狠毒辣的李莺,这一切的结局,会不会不同?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没有“如果”了。正如当初在那片竹林之中,他选择了放开她的手,就注定了今日的疏离,和明日的决绝。

“沨哥,待会我还想进宫一趟……那些事情,还是都得告诉小辉。我虽然不忍心他再次因为仇恨而难过悲痛,可是……若是不说,我怕他误会我们把他当外人,而且……”

“嗯,我明白,早去早回。”段祁沨没让晏双飞继续往下说,他知道,让崔明辉知道梁烜才是害他一家人遇害的始作俑者,除了是不想隐瞒他之外,更是希望他能够利用梁烜此刻对他的信任,帮助段祁沨,里应外合。

——说严重了,便是“利用”。晏双飞是真心待崔明辉的,又何尝忍心为了这次的利用看他难受。只是,为了这次的大事,他们,都必须坚定下心来。

晏双飞点头,忍不住伸手环住了段祁沨的腰,喃喃道:“沨哥啊,不管以后会怎样,有你在身边,就足够了……”

段祁沨的唇角勾得更高了,他紧紧地拥着怀里的小女人,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承诺去回应她,沉默了半晌,只得踟躇着道出了如纹丝般的三个字。

“我也是……”

(圣诞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