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23 做戏

琪儿等人退下去之后,晏双飞忙忙回到屏风后着上了衣裳,里里外外裹了几层,这才敢再出去同段祁沨说话。

此时的段祁沨,正坐在内室的椅子上,一脸波澜不惊地欣赏着墙壁上的水墨画,可是沉重的呼吸声却出卖了他此刻异样的心情。

看什么看,看了二十多年的画,还能瞧得这么起劲。晏双飞见段祁沨只盯着墙壁上的画,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出来,暗自鄙夷了他一阵,却想起刚刚暧昧的一幕,又没骨气地红了耳根。

“喂,段大帅哥。”晏双飞在段祁沨身边坐下,没好气地唤了一声。只有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才能掩饰住自己的尴尬。

段祁沨早已习惯了晏双飞这样唤自己,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称谓到底是何意思,却比那句“沨哥”让他觉得自在。

“怎么?”段祁沨假装毫不在乎地随口问道。

“你怎么这么淡定?”晏双飞蹙眉,“怎么不问我为何突然要伺候你洗澡?”

“夫人伺候相公洗澡,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何要问原因?”段祁沨挑眉,一脸的单纯无害。

这个人要么不说话,一多说几个字,准没好话。晏双飞总结出了这样一条定理。

“我们可是签了协议了,只做名义上的夫妻!”晏双飞振振有词。

“我们也没有成为‘实质上’的夫妻啊。”段祁沨轻笑一声。

“……”晏双飞的脸再一次没骨气地红了起来。

段祁沨敛去脸上淡淡的笑意,也意识到事态并不简单,站起身来一脸严肃地看着晏双飞道:“今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晏双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还知道问啊,一天到晚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真想……”

晏双飞那句“我真想狠狠地揍你几拳”还没说出来,琪儿已经带着红雪和紫云提着热水进来了。晏双飞见状,立刻换上了一脸暧昧的笑容,起身缠住段祁沨的胳膊,娇嗔道:“我真想一直待在你身边,一刻都不愿分开。”

“……”段祁沨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见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突如其来的起了变化,他瞪大了双目想要扯开她的手,晏双飞却努力地朝他使着眼色。碍于丫鬟们在,段祁沨只好作罢。

“将军,夫人,水好了。”琪儿乖巧地说道。在二人相处的时候,琪儿都是称晏双飞“小姐”,但是在人前,琪儿却是叫晏双飞“夫人”,这样的玲珑乖巧,可见一斑。

“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晏双飞吩咐道。

“是。”三人齐声应道,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隐约之间,晏双飞还听到了书房的门被关上的声音。

“人走了,可以放开了吧?”段祁沨瞟了一眼正在出神地看着丫鬟们离开方向的晏双飞,淡淡地开口问道。虽然是问句,冷冷的口气却让人无法说“不”。

晏双飞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忙忙松开抱住他胳膊的手,支支吾吾地解释道:“你……你不要误会……我只是……”

“只是什么?”段祁沨原本不想逗她,只是看她平时那般精明,此刻却是一脸窘迫,顿时来了兴趣。

“好了,不和你闹了!”晏双飞说不过去,轻轻地跺了跺脚,便唧唧呱呱地把今天段齐氏找她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段祁沨的脸色越来越暗,眉头也蹙了起来。认真的男人总是最帅的,这句话晏双飞开始认可了起来。见着段祁沨沉思的样子,她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所以,你想表演一出戏给她们看?”段祁沨问道。

晏双飞猛地从花痴状态回过神来,使劲点头。“还需要你配合。”

“让我配合,有什么好处没?”段祁沨扬扬眉,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协议上,可是没说要帮对方做什么事情啊。”

“协议第三章第二条不是说,甲方和乙方要互帮互助的吗?!”晏双飞努力地“引经据典”,企图“混水摸鱼”。

还没等段祁沨开口拒绝,晏双飞已然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用着无辜地眼神盯着他。“好哥哥,江湖救急啊。”

“哈哈哈哈——”段祁沨爽朗地笑出声来。江湖救急这个词都能被她用出来,真是服了她了。不过,这一句“好哥哥”,听起来还不错。

晏双飞第一次见着段祁沨这般爽朗地大笑,原来他咧开嘴笑的样子是那样好看,那笑起来的眼睛就好像是璀璨的星星,闪着异样的光芒。

“好,本哥哥这次就帮你一把,不过……”段祁沨敛去笑容,假装不悦地看向她握住他的那双手。“可以不要趁机吃哥哥的豆腐吗?”

“……”晏双飞闻言慌忙放开手,一脸尴尬。

“哈哈哈哈——”段祁沨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丝毫不避讳晏双飞惊讶的目光,径直走去了屏风的另一侧。

这个人,真的是段祁沨吗?

刚刚笑的那张脸,真的是平常她见到的那张扑克脸吗?

那些话,真的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吗?

有那样一刻,晏双飞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不过,那个男人,还是改不了一往的可恶。这场戏,明明是为了他们两个好,免得以后受他娘亲的监视,他倒好像是在帮她一个大忙似的。

唉,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晏双飞努努嘴,也跟着段祁沨的脚步走近了浴桶。她下意识地往着右边的窗户看去,印着烛光,一个隐藏得并不是很好的身影进入了她的眼球。看来这位“潜伏者”道行太低,或者是对这个东苑的布局并不了解,竟然这么容易就被发现了。

“夫君,飞儿伺候你沐浴。”晏双飞娇嗔着声音,话才吐了半句,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颤栗起细小的鸡皮疙瘩。

段祁沨顺着晏双飞的眼光看去,半个人影印在窗户纸上,特别明显。

“乖。”段祁沨轻吐一声,声音里好似饱含柔情。

那日她扯着他的胳膊,对着他说“乖”的仇,他总算是报了。

要知道,他可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怎容得她一介女子对他用那个词。

段祁沨心里这样想,晏双飞却不以为然。这一个“乖”字,倒没有让晏双飞联想到那日宫内的戏谑,更没有觉得受了羞辱,反而心跳漏了一拍,耳根子又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明明知道是在做戏,她又在多想什么呢。

自嘲地笑笑,晏双飞回过神,纤纤素手覆上了段祁沨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