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26 较量

晚宴备好后,众人便各自入座。晏常坐于首席,右手边坐着段祁沨,左边则是夫人晏刘氏,段祁沨和晏刘氏之间依次是晏双飞、晏云妍、晏云姗,围在一个大圆桌边,表面上显得和气融融。

敬完酒之后,晏双飞便笑着给晏常夹菜,一副孝顺的模样,惹得晏常满意地连连点头。晏刘氏眼里看着,心里嫉妒,晏双飞却又突然夹了一把菜放入她的碗里,一脸意味深长的笑意。

“大娘,飞儿知道您爱吃青菜,多吃点。”晏双飞满脸堆笑,话里都是甜甜的腻味。

晏刘氏心一冷,想要开口骂人却碍于段祁沨在场,只得尴尬地笑笑道:“谢谢。”说着夹了一小根青菜放入口中。

要知道,她是最讨厌吃青菜的,晏双飞明明知道,却故意这样戏弄她,只是如今她却是能怒而不能言。

“将军,你吃这个。”正当晏双飞饶有兴致地戏弄着晏刘氏的时候,晏云妍很是殷勤地为段祁沨夹着菜,嘴里还不断地吐出温柔的字眼。

晏双飞撇过头,瞟了晏云妍一眼,只见她站起身子,一脸妖媚的笑容,手中的筷子夹了一只鸡腿,直接越过中间的自己,将鸡腿放入了段祁沨的碗中。此时段祁沨的碗里早已经是撑得老高了,里边什么菜都有,全是晏云妍的杰作。

有没有搞错,竟然当着她晏双飞的面勾引她的老公?!

晏双飞气得牙痒痒。虽然段祁沨只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但是她就是容不得别的女人动他的心思,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她的死对头。

“哇,这么多菜!”晏双飞故作惊讶状,一脸无害地望着段祁沨道,“沨哥,能不能分我一点呀?”

段祁沨自然明了晏双飞的用意,勾唇一笑,轻声道:“好。”

说着,还不待晏双飞过来夹,他已经拿起了桌上的筷子,将自己碗中的各式美味尽数搬到了晏双飞的碗中,终了的时候还不忘温柔地提醒道:“慢点吃,别噎着。”

晏双飞腼腆一笑,虽然她现在实在是没有一点害羞,因为她知道段祁沨是在配合她演戏而已,但是还是装出了一副腼腆幸福的表情,就是要气死旁边的那个女人。

果然,这一招对晏云妍杀伤力极大,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夹给段祁沨的菜全部到了晏双飞碗里,那两人还如此卿卿我我,实在是让她又是嫉妒又是憎恨,就差跳起来把桌子给掀了。

晏双飞低头吃菜的时候,偷偷瞟了瞟旁边的大姐一眼,见她满脸愠色,一点也藏不住心事的样子,不免在心里偷笑起来。想同她斗,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水平。

晏云妍并不死心,想着自己自幼学习琴棋书画,哪一样不比她晏双飞强,如今那样完美的男人却属于她而不属于自己,心里就来气。突然,她眼前灵光一闪,意识到晏双飞从来没有学过古琴,而她却是最擅长抚琴,今日她正好可以拿出来炫耀一下,也以此煞煞晏双飞那个“无才女子”的锐气。

想到这里,晏云妍乖巧地起身,对着众人道:“爹爹,将军,独独饮酒用膳岂不单调,不如妍儿弹奏一曲,也为这晚宴添一些趣味。”

“呵呵,我这女儿,倒是毛遂自荐起来了。”晏常捋捋胡须,又看向段祁沨道,“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有美人弹琴助兴,何乐而不为。”段祁沨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晏双飞哪里不知道晏云妍心里是个什么打算,她不怕自己被晏云妍比下去,倒是段祁沨这个态度,让她心里不自觉地吃味起来。

一下子配合自己演戏,一下子又由着晏云妍的阴谋,他明明能洞悉一切,却又装作毫无所知的样子。看来,这个男人是铁了心想看戏了。

哼,那就成全他。晏双飞挑眉,端起桌上的那杯酒,也是一饮而尽。

晏双飞的小动作尽收段祁沨的眼底,段祁沨的眼里不禁闪过一丝笑意。这个女人,还挺固执的。

才一会工夫,丫鬟便已将古琴摆放好,晏云妍福身行了个礼,便翩翩而坐,弹起琴来,一首《阳春白雪》在她的指尖流淌。

相传《阳春白雪》为春秋时期的晋国师旷或齐国刘涓子所作,“白雪”取另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它以清新流畅的旋律、活泼轻快的节奏,生动表现了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向荣,生机勃勃的初春景象。晏云妍虽然爱好俗艳的打扮,但是在弹琴方面还算是有所专长,这一首清新明快的《阳春白雪》在她指下也算是动听。而且此时梁国正值冬去春来的复苏之际,她选了这首曲子,也必定是深思后的结果。

晏常捋着胡须,不住地点头,很是满意于女儿的表现,眼光不由得看向段祁沨,见着他也是一副沉醉其中的样子,心里更加得意了。若是自家的大女儿也能博得这位段将军的欢心,享那“齐人之福”,那他晏家可真的是发达了。

一曲《阳春白雪》弹奏完毕,晏云妍款款起身,羞红着脸冲着众人道:“云妍献丑了。”

晏双飞瞧着晏云妍偷偷朝着段祁沨抛媚眼,段祁沨还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心里的火气也就大了。不就是一首老掉牙的《阳春白雪》么,她不知道弹了多少遍了。原来的晏双飞自小受到欺压,没学什么诗书琴棋,但不代表现在的晏双飞不会。要知道,她在现代可是才女一个,唱歌跳舞样样俱全,弹古琴自然也难不倒她。

“妹妹这是在发什么呆呢?”正当晏双飞想着应该唱首什么样的曲子,晏云妍已然来到了她的身边,冷嘲热讽道,“难道妹妹也想奏上一曲不成?姐姐我可是从未见过妹妹弹琴,今日正好将军也在,妹妹不妨让我们大开眼界一番?”

晏双飞站起身,她的身子比晏云妍要高出几分,所以她心里更加有底气了。“既然姐姐如此期待,飞儿也只好献丑了。”

说完,晏双飞勾起唇角,又转过头去,冲着段祁沨娇羞一笑,差点让段祁沨被口中的酒给呛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