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28 月下

晏云姗徐徐地站起身,水盈的眸子有些羞涩地扫了扫众人,终是将目光定在了晏常身上。“爹爹,姗儿今日身体不适,怕是不能献舞了。”

晏双飞略显诧异,这么好的一次展示机会,晏云姗竟然用个借口搪塞过去了。是真的身体不适,还是故意逃避?如果是故意逃避,是无心争宠,还是深藏不露?晏双飞精明的眼神不自觉多看了她几眼,只见晏云姗一脸清淡的微笑,眸子亦是泛着淡雅的光彩,看不出来有怎样的阴谋。

“三妹,你怎么突然身体不适了?”晏云妍见晏云姗有意逃避,心里不悦,皱着眉头埋怨道,却引来晏常的不满。

“妍儿,你三妹身体不适,你就不要再勉强她了。”晏常话语微愠。

晏刘氏见气氛不对,忙忙打着圆场:“云妍,你看你刚刚弹琴都没怎么吃菜,来来来,多吃点。”

晏云妍心里很不服气,却碍于众人的阻拦,只好悻悻作罢。

呵,真是藏不住气。晏双飞眼睛的余光轻轻扫过晏云妍愠色的侧脸,内心涌起一阵鄙夷。

晚宴用罢,段祁沨便同晏双飞去了她成亲之前住的倚栏院。此时的倚栏院,已然不是原来那个破落的院子。虽然说晏双飞在要了几个丫鬟家丁之后,花钱将院子清扫整理了一番,但是今日一见,却是重新装修了一次似的,青砖碧瓦,彩灯高挂,丝毫不比晏云妍那个云翠院差。

看来,是晏常专门为了迎接段祁沨才临时抱了个“佛脚”啊。晏双飞轻声一笑,对着段祁沨道:“劳您大驾,这倚栏院真可谓是‘蓬荜生辉’啊。

段祁沨扫了这个倚栏院一眼,一看就是临时装饰而成,很多角落都还余着蜘蛛网,房子的设计装修很是陈旧了,其间还充斥着一股油漆味。段祁沨不免多看了晏双飞几眼,瞧她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倒是生出了几分同情。庶出的女儿,当真如此不受宠么?

已近子时,段祁沨已然在与卧室相隔的书房睡下,丫鬟、家丁们也都已安寝,晏双飞却是辗转反侧,如何都睡不着。

见着窗外月色正浓,晏双飞索性披了一件外袍,便穿上鞋出了卧室。经过书桌的时候,晏双飞看见段祁沨正趴在书桌之上,酣然而眠,皎洁的月光洒在那男子乌黑的发丝之上,更添了一份光泽。

如此俊美的一个男人,虽然有时候嘴巴毒了一点,性格差了一点,却也是能文能武的奇才。遇见她也算他倒霉,不仅连“夫妻之名”都没有坐实,连睡觉都不能去床上,真的是苦了他了。

晏双飞不由自主地走到段祁沨身边,纤白的手抚上了他的发丝。

“沨哥,对不起……”晏双飞轻声呢喃,终是哀叹了一声,出了屋子。

倚栏院院落中央,有一颗参天古木,不知已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只是长得枝繁叶茂,倒也成了倚栏院中唯一的风景。

晏双飞在树下的圆桌旁坐下,流连着今晚的月色。古代写月亮的诗词数不胜数,均是思乡思亲所作,而此刻的她,突然也怀念起现代的家人来。

那老人说会有另一个灵魂驻入她曾经的身体,是真的吗?那有着神奇异能的婆婆既然能把自己送回古代,自然也是能够把那件事做得圆满。只是她的妈妈,也分辨不出她的“真假女儿”么?就好像晏常也不知道她不是他亲生的一样?罢了罢了,只要妈妈过得好,她就放心了。爸爸去世的早,能给妈妈关怀的,也只有她了。

“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晏双飞轻吟出声,突然又想到宫里的梁烜,不由得感慨道:“不知道,烜哥哥现在在做什么,可是睡着了。”

正当晏双飞念叨着梁烜的名字,一个温润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花落六回疏信息,月明千里两相思。”

晏双飞心又惊又喜,转过头看去,一袭白衣伫立与月色之中,衣角迎着微风翩翩而动。男子嘴角噙着温暖的笑意,一双清澈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晏双飞。

“似此星辰非昨夜,七七又是‘为谁风露立中宵’。”梁烜走到晏双飞身边坐下,轻声问候道。

晏双飞见着梁烜变着诗词来打趣自己,倒也不再含蓄,盯着他的眸子,喃喃道:“君住宫墙里,我住宫墙外,日日思君不见君,共赏天边月。此墙几时殒,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梁烜淡然一笑,不由得取笑道:“这是谁家的姑娘,这般不害臊呢。”

“梁家的!”晏双飞骄傲地仰起脸,心直口快地泄漏了自己内心的秘密。

话音刚落,晏双飞的脸便红了个透,忙忙低下头,生怕梁烜见着自己的糗样。梁烜先是一愣,接着便咧开嘴笑了起来。

晏双飞低头深呼吸了几次,终于将心情平复,又抬起头看着他道:“烜哥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今夜辗转难眠,便出来宫外散步,偶闻墙内有人轻念相思之词,便进来看看。”梁烜一本正经地说着,眼底里尽是笑意。

“骗人。”晏双飞捂着嘴笑了起来,“墙的外边哪里会听到我的声音,准是你故意跑到我家来的!”

才刚刚说完,晏双飞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恨不得捶一捶自己这个木瓜脑袋。这样的话语和气氛,怎么看都像是一对情人在打情骂俏,虽然她和梁烜是两情相悦,但现在毕竟身份悬殊,而且自己又是女儿之身,怎可如此不知羞。

“你这个鬼灵精!”梁烜似乎丝毫不在乎晏双飞的心直口快,伸出手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头,一脸宠溺的笑容。

月光洋洋洒洒地落到晏双飞与梁烜之间,晏双飞定定地注视着梁烜精致的面容和带笑的眸子,今晚的那几句歌词突然跃入了她的脑海。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烜哥哥,你信不信,‘命中注定’这回事?”晏双飞轻启朱唇,试探性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