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30 又见

飘香楼内,人声鼎沸,座无虚席。

“小二,还有位置么?”晏双飞没想到这家酒楼的生意竟然这么好,放眼看去,竟然每个桌子都坐了人,或是坐满,或是一人独酌,但都是乐享其中的样子。不过晏双飞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这里的店小二有点势利眼,可是这里的菜却真的是美味可口,堪称极品。

今日晏双飞盛装打扮,贵气逼人,店小二自然不能将她同从前那个连十八两银子都给不起的落魄小姐联系在一起,还以为来了两位贵客,忙忙殷勤地迎了上去,招呼道:“小姐,您稍微等一下,小的这就去给您安排。”

“哟,今天倒是挺勤快的,不怕我给不起钱了么?”晏双飞挑眉一笑,故意逗他说道。

店小二一愣,愕然地细看了晏双飞与琪儿几眼,这才意识到她们竟是上一次企图赊账的两名女子。今日看她们衣着光鲜,不知道是真的发达了,还是又想再骗一次?

“别看了,不会欠你的钱,只管把好吃的给我端上来!”晏双飞嗤鼻一笑,示意琪儿将银票掏出,在店小二眼前晃了晃。

店小二哪里见过这么大“面值”的银票,忙忙点头哈腰地说道:“好,好,小的这就去给您安排座位!”

“不用了——”一个声音从二楼传了过来,晏双飞抬头一看,见着梁烨站在了上边,正邪笑着看着她。“这位小姐应该不嫌弃同在下共饮一杯吧?”

“当然不。”晏双飞也回以一笑,说完便往着楼上走去。

这一次来到飘香楼,取笑一下那个店小二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来找梁烨。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梁烨果然在这个地方。而她,今天一定要将心里的疑惑问个明白。

二楼包厢内,独留晏双飞与梁烨两人,琪儿和梁烨的随从都去了隔壁的包间。晏双飞拾起酒盅,递到嘴边品了一小口,目光却已然射到了梁烨邪气的笑脸之上。

“二皇子倒是真人不露相,如此高贵身份,却在民间小店独酌,真是让飞儿百思不得其解。”

梁烨的唇角依旧保持着那个邪气的幅度,眼底的笑意也是越来越浓,看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色彩。“夫人过谦了,夫人不也一样么?上次那区区十八两银子,夫人却也装作给不出来,倒是让叶某觉得,这有种故意引叶某出面的嫌疑呢。”

“什么嫌疑,我那时候是真的没钱好不好?”晏双飞一急,立刻没了大家闺秀的样子,斥声反驳道。

梁烨不由得笑出声来,晏双飞这个气急败坏的样子,倒真是可爱。“夫人别急,叶某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又何尝不知道当时夫人的窘境呢?”

“什么‘叶某’,你明明姓‘梁’,居然还改名换姓。”晏双飞鄙夷地看了梁烨一眼,决定不再同他绕弯子,便直入正题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上次才出手相助?”

“夫人何出此言呢?”梁烨一脸无辜地望着对面咄咄逼人的晏双飞,不觉有些好笑。

晏双飞狐疑地看了梁烨一眼,装得还挺像。“如果不知道,你为何会留下一句‘后会有期’,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能再见面?而且,上次在宫里见到我,你可是一点都不惊讶啊。”

梁烨被晏双飞精明的眼光逗笑,端起酒盅,将里边的酒一饮而尽,道:“夫人倒是观察入微、心细如尘啊,真是让叶某佩服。”

“别给我转移话题,快点回答我!”晏双飞蹙着眉头,咄咄逼人地瞪着梁烨。

梁烨耸耸肩,脸上又浮现出了邪气的笑容。“夫人,你对叶某如此关心,是不是喜欢上叶某了?”

“你……”晏双飞被梁烨堵得说不出话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心里憋屈却不知如何是好。

梁烨倒是自得其乐,拿起桌上的折扇,故作优雅地扇了起来。“夫人羞红脸的样子,真是让叶某怜爱不已。”

“无耻!下流!”晏双飞狠狠地骂了几句,见着他摇着扇子的悠闲样子,又补充道:“扇扇扇,大冷天的扇扇子,冻死你!”

“噗——”梁烨刚刚饮入口中的酒差点喷了出来。这又是什么骂人的话,这个女人还真是好玩。

“哼,笑笑笑,笑个毛线啊,最好呛死你!”晏双飞嘀咕道。

“毛线?”梁烨蹙了蹙眉头,很是好奇地反问道。

晏双飞避开梁烨狐疑的眼神,目光抛向了窗外。“我说二皇子啊,您就别转移话题了,告诉我实话不行么?”

梁烨敛去脸上留有的笑容,一脸认真地看着晏双飞道:“如果我说,我曾经去过你家,还想去你家提亲,你信不信?”

“噗——”这次轮到晏双飞差点笑喷。“你、你、你去过我家?还想去提亲?!”这句话,晏双飞可是一百个不相信。

梁烨似乎被晏双飞这样的反应给打击到了,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嘟着嘴,一脸委屈地说道:“我就说你不会相信的嘛,早知道就不说了,你又要逼着人家说。”

晏双飞怎么感觉在他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丝撒娇的味道,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瞧着梁烨一脸委屈的样子,晏双飞又试探性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可不是。”梁烨撅了撅嘴,像是一个不被肯定的小孩子,任性而又委屈。“那日人家可是一见到你就动心了!后来人家跟踪你去了你家,向家丁打听到了你的身份,还想去你家提亲来着,那家丁竟然告诉人家你已经被许给丞相他儿子了,人家心里那个酸啊……”

“那,你那个‘后会有期’是指你会去我家提亲?”晏双飞直接过滤了“人家”那个词语,并不被他撒娇的语气所影响。

梁烨郑重地点了点头,一脸认真。

这样说来,梁烨是向晏府的家丁口中得知她嫁给了段祁沨,所以在宫里见到她,才不会觉得惊讶。这样的解释,倒也说得过去,只是晏双飞却还是不肯相信事实如此简单。

“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晏双飞板着脸,像审问犯人一样质问道。

梁烨再一次重重地点了点头,脸上却浮现出了他的招牌邪笑。“夫人,叶某可是对你一见倾心呢,可惜夫人已经嫁做他人之妇了。如果夫人不嫌弃,不如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