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36 淑妃

晏双飞鼓着眼睛,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万万不可得罪淑妃?她的权利很大吗?”

不等梁烜回答,梁汐已然凑到了晏双飞的耳边,唧唧呱呱地说道:“表嫂,你可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正得宠着呢,她要什么父皇就给什么,就差没把天上的星星给她摘下来了!”

不知为何,晏双飞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句诗词。“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难道这个淑妃也和唐玄宗最宠爱的杨贵妃一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么?

“就连她那个当太师的爹,现在可是手握重权呢,听说啊,好多官商都在讨好他。都说‘母凭子贵’,她家里人倒是靠着她都‘鸡犬升天’了!”

梁烜蹙了蹙眉头,示意梁汐不要再说些不敬的话语。梁汐噤声,撅撅嘴便乖乖地站在了晏双飞的身旁。

“淑妃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连我母后也要让她三分,今日你得罪了她,她定不会就此罢休,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梁烜温声叮嘱道。刚刚晏双飞恨恨地甩那李嬷嬷巴掌的时候,他着实被吓到了。就算是他,也不敢在淑妃面前那样打她的奴才。

晏双飞自然也知道“打狗也得看主人”的道理,但是却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一时冲动便出了手。听梁烜和梁汐这么说,那个淑妃确实厉害得很,以后还是小心为妙。她知道,梁烜是当朝皇后的独子,连皇后都要让淑妃三分,可见淑妃在后宫的地位如何。

“还有啊……”梁烜有些无奈地笑笑,语气里又是埋怨又是心疼。“刚刚李嬷嬷打你的时候,你就不会表明身份么?若是我没能及时赶到,你是不是还要去承受那一百大板?”

晏双飞不由得红了脸,嘴硬地回道:“我当时吓得有点懵嘛,哪里还想着那些。不过,还是谢谢你……”

梁汐在一旁见着两人略显亲昵的模样,不由得奇怪了起来。

“咦?表嫂,你同大皇兄很熟吗?”梁汐开口问道。

“段将军曾为我们引见过,也算是朋友了。”晏双飞还未开口解释,梁烜已然把最好的答案说了出来。

梁汐不疑有他,咧开嘴笑了起来。“既然我们大家都认识,不如一起来玩捉迷藏吧!”

晏双飞无语极了。又是捉迷藏,她的人生就不能有点追求么……

“汐儿,别闹了,今天若不是你提议在花园玩游戏,云骑夫人又怎么会撞到淑妃呢?”梁烜的脸上带了些微的严肃,但却让人不觉得害怕,反而很是安心。

晏双飞听着梁烜对她的称呼从“七七”变成了“云骑夫人”,在心里暗叹他思维的周到。

梁汐被梁烜这么一说,原本有些惭愧的她更加愧疚了。梁汐拽了拽晏双飞的衣角,有些腼腆地道歉道:“表嫂,今天真的对不起……”

“没事啦,是我自愿同你玩游戏的。”晏双飞忍不住捏了捏梁汐可爱的脸蛋,心里生出了几丝爱怜。这个小破孩,不刁蛮起来还是蛮可爱的嘛。

“表嫂,以前我觉得你不会武功,而且文文弱弱的,配不上我表哥……不过现在,我也开始喜欢你了!”梁汐咧开嘴爽朗地笑了起来,丝毫不掩饰她对晏双飞印象的改观。“刚刚你打李嬷嬷的那几巴掌,可真是大快人心!”

敢情还是离不开“打”这个字啊……看来这个小公主就是欣赏强势的女人……晏双飞尴尬地笑了笑,虽然有点纠结,不过能够得到刁蛮小公主的认可,还算是有收获的。

晏双飞同着梁烜、梁汐闲聊了一阵,又一同用过午膳,便在梁烜的陪同下往宫门走去。想到又要与梁烜“宫墙相隔”,晏双飞心里便很不是滋味。

“烜哥哥,二皇子是个怎样的人?”犹豫了一阵,晏双飞还是问出了口。

“嗯?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梁烜一怔,脚步不由得放慢了下来。

晏双飞敷衍地笑笑。“没什么,只是在宫外遇见过他几次,觉得好奇罢了。”

梁烜淡淡地笑了笑,嘴角上翘的幅度恰到好处。“他生性顽劣,常待在外面,若非父皇召见或是探望容妃,他几乎从未入宫。”

“是么?可是他是皇子啊,还有,他不用陪他的母妃吗?”晏双飞越来越好奇,丝毫没觉得自己的问题多了起来。容妃是只有梁汐一个女儿的,为何二皇子却那般殷勤地探望她呢?

梁烜的脸色一如既往地平静,眸子里却多了几分色彩。“二弟的母妃在他出生后不久便去世了,他是由容妃带大的。后来容妃有了汐儿,他便开始在外边常住,只是偶尔回来看看容妃。”

竟然是个从小就失去母亲的孩子!晏双飞心里一惊,不免对梁烨起了几分同情。

“怎么,七七同二弟很熟吗?”

晏双飞一愣,忙忙摆手:“没有,没有。”接着,她又不经大脑地冒出一句:“那他天天不务正业,是不是就没人和你抢皇位了?!”

这句话不仅让晏双飞自己吓了一跳,连梁烜那一直温和的脸色也突然变冷了下来。梁烜蹙紧了眉头,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听见后,对着晏双飞正色道:“这样的话,可不能再说第二遍,被人听了去可是杀头的大罪,知道吗?”

晏双飞如捣蒜般地点头。她自然知道皇宫里的规矩,现在皇帝还没死,就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搞不好就被治一个“谋反”的罪名。

梁烜松了一口气,有些埋怨却宠溺地嗔道:“你啊……”

晏双飞脸一红,低下了头。

两人继续往前走着,梁烜突然又开口问道:“对了七七,段将军待你如何?你在丞相府,过得可还算舒坦?”

晏双飞点点头。“所有人都待我很好,没有为难我,你不要担心。”

“嗯,若是有什么烦心事,尽可找我,不要委屈了自己。”梁烜宠溺地摸摸晏双飞的头,用眼神睇了睇宫门。“马车在宫外候着,快回去吧。”

“嗯。”晏双飞不舍地睇了梁烜一眼,那如沐春风的笑容让她心头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