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38 师父

这一顿午饭吃得很是纠结,晏双飞的余光总是能够看到邻桌的梁烜,他很是熟稔地同着那边的官员们“交流”着,这样的政治气氛让晏双飞很不适应。在她心里,梁烜应该是个不染尘嚣的绝世男子,而今日他却对这样的政治氛围应对自如,难道真的是身在皇宫,身不由己吗?

相对于梁烜的自然应对,梁烨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并不同那些人议论什么国家大事,也对别人的刻意讨好不置一词,只是一个人闷闷地喝着酒,偶尔朝着晏双飞这边看过来,碰上晏双飞的目光,则会邪邪地冲她一笑,倒是让晏双飞心虚地忙忙低下了头。

午宴结束后,客人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丞相府。梁烜走的时候,晏双飞碍于身份并没有去送他。回想起在宴席上,他同着那些唯唯诺诺的官员们周旋的样子,就觉得那样的他与她印象中的那个他相去甚远。可是,这些都是她该面对的不是吗?这不也正好说明了梁烜很有人缘,也说明了他注定要继承大统不是吗?

“在想什么?”段祁沨冷不丁地从晏双飞身后冒了出来。

晏双飞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吓死人了!”

“习武之人,若是连你都能发现,我这武功岂不是白练了。”段祁沨淡淡地撂下一句,也不去追究他刚刚问的那个问题,径直离去。

“……”晏双飞不得不承认,她再一次自取其辱了。

是夜,月明风清,丞相府的大厅内,已然摆好了一桌丰盛的酒菜。段正祥坐于上席,旁边依次是段齐氏、段祁沨、晏双飞和段祁泠。段正祥身边还空出了一个位置,正是为了段祁沨的师父云无涯所留。

“祁泠,你见过那位师父没?”晏双飞闲着无聊,又碍于段祁沨那一脸“我绝对不会和你聊天”的僵硬表情,于是小声地同身边的段祁泠问道。

段祁泠也压低了声音,摇了摇头。“没有,他第一次来府上接走哥哥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后来哥哥回来了,他也来府上找过哥哥几次,但都是单独见面,我并未见过。”

晏双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追问道:“那个‘师父’是不是很厉害啊?他和我们家有什么渊源没?为何把沨哥带去修行啊?我看爹娘都很重视他哎。”

“我也只知道他是一位世外高人,其他的一概不知。”段祁泠被晏双飞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倒了,只好憋出这样一句话,敷衍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唉,也确实难为他了。瞧着段祁泠一脸痛苦的表情,晏双飞不由得在心里同情起来。谁让他人好呢,她正无聊呢,也只能找他陪着她说话了。

正想着要不要进行下一个话题,一声爽朗的笑声响彻在整个大厅。众人循声看去,门外不知何时已然站着一位鹤发老人。他身着粗布麻衣,一脸慈祥和善,丝毫不像是练武之人。

“师父——”段祁沨欣喜地站起,飞身迎了上去,扶着那老人的手便往下一拜。“徒儿段祁沨拜见师父。”

云无涯忙忙将段祁沨扶起,笑着捋了捋白须,道:“沨儿,三年未见,可有勤练武艺?”

“徒儿不敢有丝毫懈怠。”段祁沨正色点头。

“阔别二十四载,高人终于肯现身一见了!”段正祥也迎了过来,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二十四年前,高人将未满周岁的沨儿带走,整整十五年才送他回来。而这二十四年来,高人却从未与老夫见上一面,今日老夫已是‘天命之年’,高人依旧是如此神采飞扬,让老夫羡慕不已啊!”

“哪里,丞相老当益壮,才叫云某佩服!”云无涯笑着看了段正祥几眼,眼光便慢慢地转到了一旁站着的晏双飞身上。

——难道她就是那位命格奇特的女子么?

段正祥见云无涯正打量着晏双飞,忙忙介绍道:“高人,她便是飞儿,是沨儿新娶的媳妇,他们的婚事还是您定的呢!”

晏双飞闻言,忙福身致意道:“飞儿见过师父。”

云无涯放开了紧握着段祁沨的手,慢慢地走进晏双飞,细细打量着她。“你便是晏双飞?”

晏双飞点点头,一头雾水。

她还以为原本的晏双飞同这位高人见过呢,原来他们也不认识啊。既然不认识,这位高人为何一定要段祁沨去娶她呢?

云无涯收起深邃的目光,冲着晏双飞满意地点点头,便入席就坐。“大家等我也累了吧,快来用膳吧。”

云无涯这样子,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倒是像个主人翁似的。不过段正祥并不计较这些,笑着领着大家入座,又同云无涯谈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段正祥和云无涯说得很是精彩,段祁沨和段祁泠也听得很认真。晏双飞虽然觉得听故事也不错,但是心里还是不断地在纠结那些琢磨不透的问题,于是不但问题没有解决,连故事也没仔细听,甚至连那美味可口的饭菜也被她糟蹋了。

晚宴在段正祥和云无涯的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段祁沨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晏双飞挑了挑眉,心里想着终于是解脱了。在这里面对那位“高人”,内心还真是折磨,她宁可一个人在卧室里躺着睡觉。

“师父,我带你去客房休息吧。”段祁沨起身,恭敬地说道。

云无涯摆摆手,看向了晏双飞,笑着问道:“飞儿可愿意陪师父走上一程?”

众人皆是一愣,晏双飞虽然惊讶,但也不难理解云无涯的目的。正好她也有问题要问他,何乐而不为呢?

“师父客气了,这边请。”晏双飞起身,做了个邀请的姿势。云无涯又捋了捋白须,眼底里尽是满意的笑意。

段祁沨瞧着两人的背影,心里有些复杂的滋味在四处流窜。

娶晏双飞,确实是他遵从师父的指示才行之,他并没有主观的意愿。所以尽管晏双飞想要同他订立“协议”、貌合神离,他也可以不管不问。只是今夜,他却有点莫名的不安,总觉得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月光洒在了门口伫立的男子的脸上,将他那完美的轮廓描绘得更加炫目迷人。男子深邃的眸子里,尽是看不透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