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40 意外

翌日,天朗气清,晏双飞难得的早起,跑到院子里大口地呼吸起新鲜空气来。

院落里的那株繁茂的古木正透着勃勃生机,初升的太阳也为它添了几分光彩。绿油油的树叶让晏双飞喜爱不已,她踮起脚,想看得更近一些,这个幼稚的举动跃然于正踏进院子的段祁沨眼底。

段祁沨刚刚上过早朝回来,这还是他头一次在这个时间点遇见在院落里研究树叶的晏双飞。

“咦,你回来了!”余光中一抹浅蓝色的身影掠过,晏双飞撇过头去,见着含着笑意的段祁沨,欢快地打着招呼。“看来段将军今天心情不错嘛,嘴角还泛着笑意,难得难得!”

这个梁国很是奇怪,上早朝都没有穿“朝服”的习惯。不过,段祁沨穿着这个浅蓝色的衣袍,倒真不像一个驰骋沙场的将军,更像是风度翩翩的一个文人。

“嗯,今日偶然得见天下奇观,心情自然喜悦。”段祁沨不吝啬他的笑容,唇角又上升了一个幅度。

“天下奇观?什么天下奇观啊?”晏双飞来了兴致,眨巴着眼睛追问道,孰不知已然掉进了一个“圈套”之中。

段祁沨轻挑剑眉,指了指天空。“今日,太阳竟然从西边出来了……”

“唔?是吗?”晏双飞相当单纯地抬头看去,并没有瞧出个所以然来。“不会啊……看不出来吧……”

“太阳若不是从西边出来,夫人怎会在这个时辰起床呢?”段祁沨一本正经地说道,脸上的表情甚是严肃,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时候应有的狡黠。

“……”晏双飞闷闷地垂下了眸子,右手已然握成了拳状,瞅着段祁沨一脸得逞的笑容,举起手猛地就往他胸口一锤。

“去死吧你——”

“咳,咳!”这一拳来得突然,猝不及防,段祁沨还是第一次如此轻易地被人“暗算”。他捂住胸口,蹙紧了眉头,装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晏双飞一见段祁沨神色不对,心里开始慌了起来。难道是她用力过猛?还是他毫无防备所以受伤过重?

“对,对不起……你没事吧?很痛吗?”晏双飞忙忙凑过去,紧张地问道。

段祁沨收起痛苦的表情,又恢复到了他平常的那张扑克脸,耸了耸肩,却是云淡风轻地吐出几个字:“不痛,有点痒。”

“……”晏双飞阴鸷的目光扫过段祁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张牙舞爪地就朝着段祁沨挥去。

“段祁沨你给我站住!”晏双飞追着段祁沨满院子的跑,奈何段祁沨是习武之人,脚步快得出奇,她跑得气喘吁吁地都没能追得上他。而段祁沨此时正一脸轻松地朝着她露出隐约的笑意,那笑容里除了得意还是得意!

“……”晏双飞站定在离段祁沨大约两米的位置,双手叉腰,假装生气道:“不玩了!真没趣!”

段祁沨脸上的笑意渐渐隐褪,蹙了蹙眉头,眸子些许地暗了下去。

见着段祁沨放松了警惕,晏双飞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猛地便朝着他冲了过去,伸手便想去抓住他的袖子。

晏双飞的身影一闪,段祁沨便知道了她的目的,于是下意识地一闪一避,轻而易举地就逃离了晏双飞的“魔爪”。晏双飞完全没有想到段祁沨能躲过,来不及收回自己大幅度的动作,重心一歪,面对着地面便摔了下去……

“小心——”段祁沨脱口而出,已然倾下了身子,将晏双飞往自己的怀里一揽,顺着惯性,二人一同跌倒在地上。段祁沨后背着地,怀里正是同他面对面的晏双飞。

这……这是什么情况?!

晏双飞瞪大了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与她只差那么一厘米的脸……那双摄人心魂的眼睛,此时此刻正同她对视着,还透着炙热的光芒,她甚至感觉到她的心正在被熔化!

心跳骤然加速,晏双飞的眸子不自觉地下移,扫过段祁沨高高的鼻梁,直到那透着性感的红唇。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有种邪恶的念头,想要俯下脸,触碰那好看的幅度。

“……你同沨儿的缘分,也如同可遇而不可求的风,你们之间的感情,也如同聚而又散的云……”

霎那之间,昨夜云无涯对晏双飞说的那句话突然萦绕在晏双飞的耳边,不断回响,让她不禁出了神。

段祁沨也怔住了。晏双飞透着光芒的眸子让他心里有点奇怪的颤动,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翘动,又在他的心里激起了阵阵涟漪。两张脸贴得那样近,他还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扑到他脸上的那种微微的暖意,还有一些清清浅浅的痒,让他的呼吸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小……”刚准备唤“小姐”的琪儿才踏出了房门,便见着了院子里这样暧昧的一幕,忙忙止住了声音。红雪和紫云跟在后边,也瞧见了院子里的情景,大家很是默契地退进了房里,红雪更是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谁也没有打扰这样温馨的一幕。

直到。

“咳,咳!”段祁沨被压得胸口有点闷闷的,忍不住咳出声来。想来也是因为刚刚被晏双飞打了一拳,虽然没有大碍,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这一声咳嗽,同时惊醒了“神游”的两个人。晏双飞回过神来,猛地摇了摇头,见着脸色有些泛红的段祁沨,忙忙支起身子,一边拉着他站起来,一边道歉道:“那个……对,对不起……”

其实,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就当……是刚刚打他那一下的道歉好了。他的脸色红红的,是被她压得喘不过气来才这样的吧……

嗯,这只是个意外!什么!什么也没有发生!

晏双飞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虽然她自己都不相信那句话。

“没事。”段祁沨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淡淡地笑了笑。

笑容稍纵即逝,段祁沨马上恢复了他标志性的冷淡。没有再看晏双飞,段祁沨径直走进了屋子,此时的三个丫鬟正躲在门后边听着动静,一见段祁沨冷着个脸走了进来,忙忙散开各忙各的活去了。

看着段祁沨清冷的背影,晏双飞心里好像多了些什么,又好像少了些什么,心情突然之间,又复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