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45 审讯

待云无涯走后,段祁沨清淡的目光轻轻地扫了晏双飞几眼,装出一副很是随意的口气问道:“师父同你说什么了?”

晏双飞心里“咯噔”一声响,云无涯那晚的“缘分之谈”再一次回响在她的耳畔。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日在树下,她跌在段祁沨身上的画面,晏双飞感觉脸上有些烫烫的,孰不知她的耳根都已经红了起来。

段祁沨看她的眼神分明多了几分狐疑的色彩,晏双飞一抬头,碰上他的目光,又慌忙将头低了下去。

“没……没什么。”她支吾道。

段祁沨挑眉。“没什么你脸红什么?”

“我……我哪有脸红!”晏双飞死不承认,嘴硬地回道。

“……”段祁沨不再多言,直接无视晏双飞的伪装,轻轻撇过头去。

晏双飞讨了个没趣,也悻悻地低下了头,却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司马弋被这两人奇怪的交流逗笑,咧开嘴笑道:“师兄,师父怕是交代嫂子,让她早点生个‘孙徒弟’给他抱吧!”

这话一出,不仅仅晏双飞的脸红得更厉害了,连段祁沨的脸上都浮现出几丝可疑的绯色。

“你你你你你……你不要乱说!师父……师父才没有这么说!”晏双飞不知不觉就口吃了……

“哈哈哈哈——”一听见晏双飞这样的反应,司马弋便知道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于是笑得更加放肆了。

段祁沨先是瞪了司马弋一眼,然后又给了晏双飞一个“你还不如不说话”的眼神,脸却是不可避免地红了。

正在众人笑的笑,羞的羞的时候,段铭领着红雪和紫云走进了屋子。

红雪和紫云一进门便跪了下去,颤抖着身子,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奴婢……奴婢见过将军、夫人……司马公子……”

晏双飞见到这几个害自己屁股受伤的“间接始作俑者”和“直接操刀人”,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吼道:“红雪、紫云,我待你们不薄,你们竟然对我下毒?!”

自然而然地,忽略了段铭……毕竟,人家是好心救人。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某人忌惮他的武功……

“夫人,夫人明鉴,红雪绝不敢做下毒之事啊……”

“紫云也没有,夫人……”

二人跪在地上,拼命地想要洗清自己的嫌疑。

晏双飞敛去脸上的怒意,沉下了气,看向依旧面无表情的段祁沨。

段祁沨倒很是悠闲地坐下,随口问道:“今日那些点心,是谁买的?”

“回……回将军,是奴婢遵了夫人的命,去飘香楼买来的……但是,但是奴婢真的没有下毒……”红雪怯怯地答道,眼里还泛着恐慌的泪珠。

晏双飞又将目光移到紫云身上,低声问道:“紫云,我让红雪去买的点心,为何是你送进来的?”

紫云哆嗦着身子,这样紧张的气氛让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夫……夫人……是红雪说她肚子不舒服,奴婢,奴婢才替她把东西……送过来的……”

肚子不舒服?!若是晏双飞没有记错,上一次的清风楼偷听事件,红雪也是因为肚子不舒服离开了一段时间……

晏双飞眉头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红雪,你的肚子,倒总是在关键时候不舒服啊……”语气里的意味深长,可见一斑。

红雪身子猛地一个哆嗦,抬起头来已是满脸泪痕。“夫人,红雪不知为何,当时肚子疼痛难当,真的不是故意为之!夫人,请相信红雪!”

红雪话音刚落,一个侍卫小跑了进来,在段铭耳边说了些什么,便退了下去。

段铭先是一怔,随后对着段祁沨道:“启禀将军,刚刚侍卫来报,在紫云房里发现一些废弃的药纸,验明曾经包过天麻散与泻药。”

天麻散……泻药……这两个词在众人的耳边回响,不用细想,人人都能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不……不……不是的!”紫云瞪大了眼睛,第一次在人前这般失态,全然没了往日的冷静。“将军、夫人!紫云绝对没有做过……”

晏双飞下意识地看向段祁沨,只见他稍稍蹙了蹙眉头,目光深邃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却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红雪生性活泼,大大咧咧的,不像是个有心计的人;倒是紫云,看上去沉默内敛,平时话少,做事情却是一丝不苟。如果让晏双飞在这两人里选择一人作为奸细,她自然而然也会选择紫云……

可是,那些所谓的“证据”,也太巧了不是吗?这样一来,晏双飞怎么看都觉得是电视剧里所谓的“嫁祸”。

“紫云,是谁派你来的?”段祁沨冷冽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晏双飞一惊,循声向他看去。

段祁沨是怀疑紫云么?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紫云,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更不能轻易地相信啊……

“将军,紫云没有做这些事情……”紫云止住眼泪,渐渐地平复了心情,却是铮铮有声地回应道。

“没有么?那么为何包裹毒药的纸会出现在你的房里?你是想说,有人想要嫁祸于你吗?”段祁沨轻轻抿了一小口茶,完全没有审问犯人的样子,倒是一脸的平静,然而这样的平静却让在场的所有人连大口呼吸都不敢。

“将军明鉴,一张药纸谁都可以放进奴婢的房里。”紫云沉声道。

段祁沨轻声一笑。“呵,药纸却是谁都可以放,不过……”

段祁沨话锋一转,目光骤然阴鸷。“自从上次清风阁事件之后,我便遣人时刻盯防着你同红雪,侍卫说你行为怪异,常常和神秘人物接触……可有此事?”

紫云愕然地看向段祁沨,竟然没了说词。

“事已至此,你还有何话可说?”

“紫云……无话可说。”一抹精光从紫云眼里闪过,她话音才落,身子便瘫倒在了地上。

段铭忙忙近身试了试她的脉搏,道:“将军,她已自断经脉而死。”

“哼,倒是便宜了幕后的那个人。”段祁沨冷哼一声,摆摆手,示意段铭将人押了下去。

“没事了,红雪,琪儿,你们也下去吧。”晏双飞见此状况,忙忙打发着她们,急于向段祁沨问个明白。

琪儿走过去搀扶起跪在地上的红雪,红雪感激地看了琪儿一眼,又向段祁沨等人行了个礼,这才在琪儿的陪同下出了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段祁沨、晏双飞和司马弋三人。晏双飞率先开口,直接切入正题。“沨哥,紫云真的是奸细吗?”

(从今天开始,每天更新时间定为中午12点和晚上7点,看在某晴如此努力码字的份上,亲们多多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