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55 夜宵

晏双飞回到丞相府的时候,已经临近亥时了。

梁汐公主被容妃叫去,果然是被问及指婚一事。以梁汐公主的性格,一从喜澜宫回来,便拖着晏双飞和两位皇子唠叨个不停,虽然言辞有些犀利,晏双飞却能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些许的期待和兴奋。

唉,话说哪个少女不怀春呢……这又正巧撞上个多情的季节……

“小姐,你回来啦!”琪儿在东苑已经等候多时,一瞧见晏双飞的身影,立刻喜盈盈地迎了上去。

“嗯。”晏双飞也冲着琪儿友好地笑了笑,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紫云的身影。“咦,紫云哪里去了?”

“哦,将军说紫云身体有恙,许她回家养病了。”琪儿很是认真地说道。

自从晏双飞同琪儿一天到晚地发表她的“人人生而平等”的著名观点后,琪儿也逐渐把晏双飞更多地当作一个朋友看待了。虽然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但言谈举止之中也亲昵了不少,至少不会呆板地在回答问题之前加一个“回小姐”之类的了。这一点,让晏双飞很是开心与满意。

“身体有恙?!回家养病?!”晏双飞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语气里尽是不信。怎么可能,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病到回家的地步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既然紫云是段祁沨的人,而且功夫那么高,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又怎么会一直做她的一个小丫鬟呢。而且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们俩以这样的身份处着也确实奇怪,倒不如不见来得自然。

想到这里,晏双飞也释然了许多,又问道:“将军呢?睡下了吗?”

“还没呢,将军今日一天都待在清风楼里,段铭进进出出了好几趟,现在正在门口守着呢。”

“喔?”晏双飞眼睛一亮,来了兴趣。“琪儿,带我去厨房。”

————————————————————————————————

清风楼内,段祁沨正埋头翻阅着段铭带回来的资料,余光中一抹粉红色的身影印入了他的眼帘。能够让段铭放行的女人,也自然只有她了。想到这里,段祁沨便装作没有看到她,继续研究他手上的卷宗。

“当当当当——”晏双飞很是得意地将那碗热腾腾的红枣枸杞羹呈现在了段祁沨面前。

段祁沨一愣,目光扫过那碗颜色还挺诱人的热羹,又抬头有些愕然地看了看晏双飞。

“段大将军,您辛苦了,小的特来给您送上华丽丽的夜宵一份,还请您笑纳、笑纳!”晏双飞一本正经地说道,却忍不住笑意,眼睛都弯成了月牙状。

“这是什么?”段祁沨下意识地问道。

“此乃晏家独门秘制的养颜益寿——大补羹!”晏双飞特地加重了“大补”二字的口气,掷地有声。

“……”段祁沨狐疑地瞟了晏双飞一眼,目光又落到了那传说中的“大补羹”上边。名字很严肃,色泽倒是很诱人,香气扑鼻,就是不知味道如何……

“俗话说的好啊,‘要想皮肤好,米粥煮红枣’。这个红枣和枸杞不仅善补肝肾,而且补血养颜,适用于贫血、血小板减少、肝炎、心悸失眠、疲乏无力、慢性支气管炎等等等等疑难杂症。若是健康人常食之,定能使其肤色红润、体质强健、神清气爽目明——”晏双飞还在夸夸其谈,一眼扫过段祁沨面无表情的脸,顿时凉了一截。

“好吧,简而言之,言而简之,它就是一碗简单却不平凡的——红枣枸杞羹!”迫于某人的pokerface,晏双飞只好悻悻地结束了她的慷慨陈词。

唉,进门之前她还在为那些华丽的介绍词自豪不已呢,没想到到了段祁沨这里,一切都成为传说中的“浮云”了。

晏双飞将碗置于桌上,顺手将段祁沨手中的卷宗一抽,又将那碗推了一些过去,笑嘻嘻地说道:“嘿嘿,我听琪儿说,沨哥你一整天都待在清风楼里,连晚饭都没有吃。我刚从宫里回来,闲着无事就做了这个,沨哥就当是吃夜宵吧!”

段祁沨的脸上终于有了淡淡的笑意,他拿起勺子,目光却定在了晏双飞无害的笑脸之上。

“这是……你做的?”

开玩笑!这么色香味俱全的养颜益寿大补羹除了她晏双飞还能有谁做得出来!

晏双飞相当严肃地点了点头。

段祁沨挑眉,用勺子轻轻地搅了搅,舀上半勺便往嘴里送去。

“等等……吹吹,烫!”晏双飞好心地提醒道。

吹吹?!想他堂堂云骑大将军,竟然要在一个女人面前做出那样的动作?

段祁沨眉头一蹙,轻扫了晏双飞一眼,才稍稍停顿了一下,便从容不迫一口含住了那勺子。

烫……

段祁沨只感觉到舌头似乎都快要失去知觉了,这个女人,不知道等凉了一些再给他送过来吗?!

晏双飞瞅着段祁沨略带狰狞却努力隐忍的表情,不由得低头轻声笑了起来。

死要面子活受罪,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咳,咳!”段祁沨重咳几声,终是勉强将那口粥咽了下去。

“怎么样啊段将军?是不是很好吃?”晏双飞故意挑起话题。

段祁沨敛去一脸的痛苦,生生地咽了咽口水,却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嗯,还不错。”

“既然不错,那就多吃点哦,来来来,趁‘热’吃了!”晏双飞贼笑着又将那碗往段祁沨面前推了推。

“……”段祁沨睇了晏双飞一眼,第一次有了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晏双飞自然不会为难他,兴致勃勃地打量起这个书房来。目光在四处观望的同时,她不忘好奇地打听道:“沨哥啊,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啊?怎么天天待在这里,我都没怎么见过你。”

“怎么,想我了?”段祁沨随口问道。

“是啊,我可想你了呢……而且每天都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的。”晏双飞当然知道段祁沨是在故意取笑她,干脆顺水推舟地将烫手的山芋丢回了他的手里。“沨哥呢,有没有想我啊?”

“……”面对某人无比暧昧的语气,段祁沨再次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