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61 撞破

“我……”晏双飞抬起头,正视着梁烜的眸子,正要说话。梁烜伸出手,用食指触碰她的唇瓣,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七七,没关系,我可以等。”梁烜轻轻笑着,那眸子依旧像是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

晏双飞眉头轻轻一蹙,唇角似乎有些苦涩在蔓延,又骤然消失不见。

“烜哥哥,或许……我没办法离开了……”晏双飞轻启朱唇,嗫嚅着声音。

梁烜一怔,笑容骤然僵在了脸上。云淡风轻的神情已然不在,他将目光投向对面的人工湖,印着那翠绿的倒影,也将他的眼睛染得朦胧。

“七七……可是喜欢上他了?”

“没有!”晏双飞慌忙否认,又急急地解释道,“只是……只是他帮了我好多次,而且还救过我的命……我不知道,不知道该如何同他说起我们……”

梁烜心里有些苦涩,却又有些释然。他侧过脸,再一次将目光定格在晏双飞的脸上。那样清丽精致的面容,任是谁都会不由自主地爱上。更何况,她还有着别人无法拥有的特殊气质。

“七七,没关系,我可以等。”梁烜浅笑着再次重复这样一句话。

晏双飞心里不免动容。她静静地仰起脸,看着浅笑着的梁烜。他的脸上依旧漾着那特有的温柔,仿佛可以将世间一切冰冷的事物暖化。他的眸子依旧那么清澈,就如同冰雪山上那一抹泓泉,没有一丝瑕疵。

“姑娘,回去吧,回去便会知晓……那里有你的命定良人……你注定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老婆婆的声音在晏双飞的耳边回响着,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触碰着梁烜那略带冰凉的脸。梁烜并没有阻止,只是一脸温和地笑着,静静地感受着晏双飞的指腹传来的阵阵温暖。

这是世间最温柔最优雅的男子,也是即将继承梁国大统的皇子,也是……她的命定良人,她第一眼就喜欢上的男人。

“烜哥哥,对不起……”晏双飞心里涌起一阵内疚,心猛地一疼,便扑入了梁烜的怀抱。

梁烜有些愕然地低头看去,手却不由自主地抱紧了怀中的佳人。

“傻七七,烜可以等,你不必为难。”梁烜轻声安慰着,却让晏双飞心里更加难受了。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冷喝从耳边传来,晏双飞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就从梁烜的怀抱里挣脱开来,连连退去数步。

梁烜也是一愣,循声看去。司马弋同着段祁沨正站在离他们不到两米处,司马弋用手指着他们,看来刚刚那声就是他喊的。

晏双飞错愕地看向那二人,他们不是先走了吗,为何又到了她和梁烜的后边?再仔细往他们身后看去,原来那边还不止一条路。看来,他们是去了另一个方向,然后再折返回来,正巧撞上了刚刚那一幕……

段祁沨……

晏双飞心里一寒,目光扫过司马弋,定在了段祁沨身上。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晏双飞,那眸子里却透着阴冷,还隐藏着很多晏双飞看不懂的色彩。

“大皇子,刚刚那一幕,我想你很有必要同我师兄解释一下。”司马弋冷下脸,丝毫不顾及身份,冷冰冰地对着梁烜说道。

“司马……”晏双飞正要解释,手却被梁烜紧紧握住。她一惊,猛地看向梁烜。梁烜却不显慌乱,神情更是非常自然。

梁烜冲着晏双飞笑笑,又看向司马弋。“这些事情,我自然会同段将军说个明白,不过……还请司马公子回避一下。”

“你……”司马弋有些不服气,段祁沨却是用手定住了他的肩膀,冲他使了个眼色。

司马弋啐了一口,终是低着头从梁烜和晏双飞之间走过,生硬地将二人牵着的手撞开。擦身而过的那一刻,他还不忘深深地睇了晏双飞一眼。

晏双飞心虚地撇开了脸,却还是没能逃过司马弋那嘲讽的目光。想起第一次与他相见彼此欣赏的情景,想起在马车上他笑着自我介绍的样子,想起在丞相府他故意捉弄她和段祁沨的桥段……

刚刚那样的眼神,是晏双飞第一次在司马弋眼中看到。

他,开始厌恶她了么?

连他都如此看不起她了,那段祁沨,岂不是要恨她、讨厌她到了骨子里?

“人走了,你可以说了。”段祁沨也不再顾及身份地位,径直挑明了话题。

梁烜再一次执起晏双飞的手,走到段祁沨的跟前。晏双飞下意识想要甩开,却被梁烜牢牢扼住,丝毫不能挣脱半分。

“段将军,我很抱歉……”梁烜低下眸子,轻声说道。

晏双飞一怔,他这是在向段祁沨道歉吗?他堂堂梁国皇子……

段祁沨也从未想过梁烜会降下身份向他致歉,只是却还是冷着脸,不置一词。

“我和七七早在她嫁你之前,就已经机缘巧合地认识了,只是你的聘礼下得突然,一切都成了定局……我同七七是两情相悦,冒犯了段将军的地方,望段将军海涵。”梁烜波澜不惊地说着,虽然语气很是温和,但是却是相当自然,根本不像是在说谎。

晏双飞也垂下了头,在心里默默地琢磨着。她自然知道,梁烜是故意说他们早就认识了。不然,她就会被扣上“红杏出墙”的罪名,这辈子怕是注定让人鄙夷和嘲笑了。

段祁沨依旧沉默不语,只是定定地盯着晏双飞埋下去的脸。晏双飞悄悄抬头,想要看段祁沨的脸色,不料正好碰上他的目光,心猛地就是一颤。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段祁沨清了清嗓子,声音却还是略显嘶哑。

晏双飞自然知道他指的是她,便鼓起勇气正视着他的目光,带着歉意向他道歉:“沨哥,对不起……”

对不起……

段祁沨突然冷声一笑,目光扫过晏双飞,又淡淡地看了梁烜几眼,最后定在了前方的景致上。

“今日皇上设宴,想必是为大皇子选妃吧……”

梁烜一怔,晏双飞也是一怔。二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看彼此,梁烜点点头,默认了段祁沨的说法。

“难道大皇子想要请求皇上将本将军的夫人许配于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