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63 舞剑

是夜,皇宫内外彩灯高挂,众人齐聚揽霞殿,大殿上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揽霞殿,顾名思义,意为欲将那绚丽的晚霞揽入怀中,是皇家招待贵客、举办家宴的专用场所。大殿多部露天,石柱均是金钉朱漆,雕刻龙凤飞云,上列门楼,左右筑以宫墙,都覆以琉璃瓦。整个四方形的殿堂气局虽然不大,但其绚丽华美之态昭然可见。

梁皇坐于大殿正上方,左为皇后,又为淑妃,其次则是容妃和其他一些妃嫔。两位皇子位于第二位次,梁汐则是坐在了梁烨身边,目光正四处游离着。

晏双飞在略低一些的位置坐着,身边自然是段祁沨。段祁泠来得比较晚,晚霞来临之际,众人才瞧见他的影子。所以今日,司马弋和梁汐公主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地相处了大半时间。

轻风飘散,吹落了殿内栽种的各类花木的花瓣,梨花的洁白,桃花的粉红,交叠、沉沦,分不清彼此。淡淡的清香幽幽传来,夹杂着风的轻柔,沉醉了满院的芬芳……

殿中央,歌舞缭乱,水袖飞扬,歌女们妖娆的身影层层叠叠,婉转的乐曲也从一旁的乐师们的手指之间流转开来。

一曲作罢,众人纷纷喝彩,并举杯向梁皇敬酒。梁皇今夜面容红润,神色飞扬,看上去心情大好。

也难怪人们总是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看来今晚的指婚之事已是定论了。

晏双飞苦笑一声,默默地端起酒杯,轻轻地触了一下。虽然只是小小地抿了一口,但那浓浓的酒味还是扑鼻而来,进而充斥着晏双飞的整个口腔,让她忍不住轻咳起来。

段祁沨撇过脸去,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将她手中的酒杯夺了过去。

“不会喝,就别逞强。”

“谁说我不会了……”晏双飞心里气恼,伸出手便握住了那酒杯,试图从段祁沨手中夺回来。

段祁沨轻挑剑眉,握着酒杯的手丝毫没有放松。晏双飞用了一阵力,却徒劳无功,只好悻悻地放下了手,垂头丧气地将头转向了另一侧。

段祁沨轻笑一声,举起酒杯便递到自己唇边,一饮而尽。

余光中,晏双飞恰巧捕捉到了这样一幕,她愕然地回过头去,一脸惊诧地看着段祁沨。“你……你怎么喝……”

“怎么?”段祁沨很是随意地问道。

晏双飞憋红了脸,有些结巴地说道:“我……我的酒,你怎么……给喝下去了?”

这样,岂不是就成了传说中的“间接接吻”了?!

段祁沨皱了皱眉头,又扬了扬手里的酒杯,很是随意地应道:“不喝,岂不是浪费了。”

“……”晏双飞无语地瞪了他一眼。

平时怎么就没见他这么节俭过!难道因为那是她抿过的,他才……

想到这里,晏双飞的脸猛地一红,此时正是黄昏,夜幕才刚刚降临,再加上明亮的烛光摇曳,将晏双飞脸上的潮红印得一清二楚。

段祁沨瞟了晏双飞几眼,内心明了一切,轻声笑道:“夫人想多了。”

“嗯?什么想多了?我想什么了?”晏双飞忙忙掩饰自己的神色,嘴硬地反问道。

段祁沨嘴角一勾,不到一秒又恢复到了紧闭的直线。他不再说话,专心致志地看向殿上,欣赏着新一轮的歌舞。

“切……”晏双飞故意很是不屑地啐了一声,埋头心虚地吃起了桌上的点心来。

虽然他还是那样一副很高傲很臭屁的样子,但毕竟不像白日一样不理睬自己了。这样一想,晏双飞倒是安慰了许多。

“哈哈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传入众人耳中,晏双飞循声看去,梁汐公主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梁皇的身边,梁皇很是开心地站起了身子,拥住了梁汐的肩膀。

梁皇这一站,众人自然都不敢再坐。晏双飞心里郁闷,却还是跟着众人一起站起了身。

“朕这女儿调皮好动,今日大宴,没有歌舞献上,竟想要给各位表演剑术,真是让朕又好气又好笑啊!”梁皇虽然这样说着,脸上却是难掩的骄傲和满意。毕竟他只有梁汐这一个女儿,娇宠是必然的,这次梁汐主动提出表演节目,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觉得“好气”呢。

众人哪里不知道梁皇的“谦虚”,纷纷点头称道,一致表示着对公主精彩剑术的期待。

梁皇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冲着梁汐说道:“那你快去表演便是。”

“儿臣遵旨。”梁汐低头俏皮一笑,再抬头时已然是一副志在必得的英气。

梁皇又大笑几声,慢慢地坐了下去。众人见梁皇坐下,顿时松了一口气,也跟着坐了下去。晏双飞眉头一挑,无奈又嘲讽地笑了笑。这样的政治场合,她是最不喜欢的。

只是,命数已定,今后的她不知道要面对多少这样的礼数条框。

不待晏双飞坐定,梁汐已然飞身站定在了大殿中央,她手执一剑,冲着四处的客人均行了一礼,便开始舞起剑来。

梁汐将手一挥,手腕迅速转动剑柄,轻巧的剑身也随即跟着转动起来。只见她嫣然一笑,衣袂已经随她曼妙的身姿翩翩而舞。地上的花瓣被剑气带了起来,在低空中旋转纷飞,更添了几分唯美。

正在此时,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众人有些愕然地循声看去,只见司马弋不知是什么时候拿了一把古琴过来,十指已然置于弦上,熟稔地拨弄着,目光却是定在了殿中那翩飞的女子身上。

梁汐自然也听到了那悠扬婉转的琴声,她先是一怔,当碰上司马弋那温润的目光时,内心如翻江倒海,一时的激动差点害她没有握紧剑柄。

梁汐稍稍平复着心情,轻声一笑,足尖轻轻一点,随即一个完美的转身,又站定在了殿中。那水袖也随着在虚空中浅浅的一抹,长剑从中一出,往前刺了过去,又被她轻易收回。此刻,琴音恰到好处地达到一个**,又急转而下,与梁汐的剑舞相印成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