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66 太子

“传朕旨意,丞相二公子段祁泠同大将军之女沈南绫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定于下月初八完婚。”梁皇说着,又将目光落到了正跪在地上的段祁泠身上。“今户部侍郎一职空缺,段卿,你大婚当即,朕便将此作为你大喜的贺礼!”

在场的各人皆是一惊,晏双飞不禁露出了舒心的笑容。这个段祁泠真是不赖,不仅抱得美人归,还封了个不小的官,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啊!

“臣段祁泠谢主隆恩!”段祁泠朗声谢恩,声音里难掩喜悦。

众人皆向段正祥、沈绍广贺喜,段正祥虽然没料过自己的儿子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对沈南绫的感情,但是如今喜上添喜,他自然也喜笑颜开。沈绍广似乎也对这门亲事很是满意,与段正祥二人站到了一起,接受着众人的庆贺。

晏双飞看向梁烜,他依旧一脸平静,似乎这段指婚对他而言没有丝毫的影响。目光流转,无意间扫过正浅笑着的李莺,晏双飞稍稍一怔。

沈南绫被段祁泠带走了,那么嫁给梁烜的,可就是她了?!

“烜儿——”正当众人沉浸在成就一对佳人的喜悦之中,梁皇却倏地开了口,直呼着梁烜的名字。

梁烜面向着梁皇,微微躬身道:“儿臣在。”

“朕将李尚书的千金指给你,你可要好好待她!”梁皇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晏双飞的心似乎被人揪紧,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梁烜的侧影,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儿臣——谢父皇。”

清朗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随着清风渐渐飘散,却一直萦绕在晏双飞耳边,久久没有散去。

李莺闻言,也跪了下去,浅笑着轻声谢恩。

梁皇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司马弋能文能武,满腹经纶,实乃不可多得的人才,特指给梁汐公主,封为大梁驸马!”

“臣司马弋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汐儿谢过父皇……”

“臣司马浩德谢皇上……”

再一轮的谢恩声响起,晏双飞耳畔停留的却仍旧是梁烜那句清清淡淡的“儿臣,谢父皇”……

当众人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的时候,三个人的目光却出奇一致地定在了一个默不作声的女子身上。夜幕降临,繁星闪烁,皎洁的月光撒在她的身上,印出一片朦胧的光彩。

待大家的贺喜声渐渐停了下来,大殿又恢复到了清幽寂静。梁皇清了清嗓子,看了看身边不远处正在发呆的梁烨,语重心长地说道:“烨儿年纪尚早,还是多花点时间学点东西才是。”

“儿臣必谨遵父皇教诲!”梁烨回过神来,立刻展露出他那如沐春风的笑容。眼角的余光再一次轻扫那略带哀伤的侧脸,不由得心头一疼,笑容似乎被风吹干,僵在了那张俊俏的脸上。

“朕还有一件事要宣布……”梁皇的神色突然凝重了起来,众人一听到他突然沉重起来的语气,都纷纷止住了窃窃私语声,凝神等待着梁皇的下文。

夜色无边,大殿静谧,唯有梁皇的声音好似平地惊雷,在所有人的心里炸响开来。

“大皇子烜德才兼备,经天纬地,朕有意立其为梁国太子,众卿意下如何?”

皇上将立太子之事放到宴会上说,这还是头一次。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作答。

皇后的脸上有着藏不住的惊喜,她目光灼灼地看向梁烜,梁烜的面容却依旧平淡如水。

太子么……晏双飞咬紧了下唇,差点就尝到了唇间的血腥。

她果然没有猜错,她也果然没有感觉错,梁烜就是太子,梁烜就是梁国未来的皇帝,梁烜就是她的命定良人。

只是……那个时候,他的身边,又会有多少个“李莺”呢?

晏双飞目光一暗,不敢再往那边看去,兀自低下了头。

“咳,咳……”段正祥轻咳几声,有意化解这一片突兀的尴尬。“老臣认为大皇子待人谦逊有礼,而且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太子之位当之无愧。”

“臣赞同段丞相所言,推举大皇子为太子。”大将军沈绍广朗声说道。

“大哥,这么多人支持你,你还不快快表个态!”梁烨一向不拘泥于礼节,就连如此严肃的问题,他一开口便将气氛弄得不伦不类。

季太师一直站在一旁,并不言语,见众人极力推举梁烜,甚至连梁皇也有这个意向,便只好硬着头皮附和道:“臣也赞成……”

“哈哈哈哈——”梁皇再一次爽笑出声,对着皇后说道:“皇后啊,你这儿子培养得好,可是众望所归啊。”

“臣妾惶恐,都是皇上洪福齐天,国士无双,烜儿是沾了皇上的光……”皇后深怕梁皇起什么疑心,或是怀疑梁烜有聚党谋反之意,慌忙解释道。

梁烜也立刻跪倒在地,铮铮而言。“父皇,儿臣何德何能,担此太子大任。父皇英明神武,儿臣望尘莫及,只盼勤学苦练,为父皇分忧。”

多么聪明的话,既赞美了梁皇,又表达了他自己的谦逊和忠心。晏双飞不免无声地笑了起来,她早就知道,梁烜优雅温柔,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心机。他从小在宫里长大,怎么可能“一尘不染”呢。

不过,只要他是真心爱着她的,那就够了。

“好,明日朕便会在早朝提及此事,诏告天下,封大皇子烜为太子。”

“皇上……”淑妃在一旁还想说什么,却被梁皇的笑容打断。梁皇冲她笑着摇了摇头,又看向梁烜道:“烜儿,你可别让父皇失望。”

“儿臣必不辜负父皇及众位大臣的信任!”梁烜的声音出奇地坚定,掷地有声,也在晏双飞心里激起了阵阵涟漪。

梁皇真的如别人所说昏庸无能、沉溺美色么?至少,在立太子这件事情上,还是能看出他的用心的,不是吗?一个个问号在晏双飞的脑海里萦绕徘徊。

看淑妃和皇后的神色,似乎都不知道梁皇会宣布这样一件事情。立太子之事,就这样破天荒地在一次宴会上确定,是梁皇一时兴起,还是别有用意?

只是唯一不能改变的,便是那已经被梁烜握在手中的储君地位。

——还有那,一纸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