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07 装病

“小姐,您要的人带来了。”是夜,管家规规矩矩地领着人来倚栏院报到来了。今天下午晏双飞的那番话确实震慑住了他,能摸爬滚打到管家的位置,自然是有着极为厉害的观察力和执行力,如今谁即将得势,他就得去巴结谁,万万不可得罪。

“今日之事,就这样作罢。今后该如何,你可明白了?”晏双飞坐在庭院里的椅子上,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漫天的云彩,语气随意,却让人不敢忽视。

管家捣蒜般地点头,深怕得罪了此时气盛的这位姑奶奶。晏双飞笑笑,给了琪儿一个手势,琪儿乖巧地掏出一些碎银给了管家。

“这些你拿去买酒喝。”

管家摆摆手,以为晏双飞是在试探自己,惶恐道:“小的不敢。”

“拿着吧。”晏双飞挥了挥手,嘴角浮现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些银子不多,不过倘若你继续效忠,今后的银子必是今日的十倍有余。”

“谢谢二小姐,谢谢二小姐!”管家喜滋滋地接过银子,点头哈腰道,“小的一定忠心耿耿,惟小姐命是从。”

“行了,下去吧。”晏双飞心里一阵鄙夷,却知晓今后有很多用得到他的地方,便先吩咐他下去了。

待管家离开,晏双飞站起了身子,示意琪儿又给了那四人每人一点碎银,温和着神色对着那四个新来的家仆道:“你们都是新来倚栏院的家仆,以后有什么事情听琪儿的吩咐便好。我赏罚分明,若是你们对我忠心,今后我必重重有赏。若是存有什么花花肠子,惹出什么事情来,可别怪我心狠。”那几个家仆忙忙点头,深怕自己被归到“花花肠子”的一类。

晏双飞又打量了那四个家仆一眼,指着第一名女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金莲。”那丫鬟怯声答道。

“好,金莲,你现在去找老爷,就说我生病很严重,让他过来倚栏院这边。”晏双飞眼中精光一闪,道,“其他人,就听琪儿安排罢。”

“是。”四个声音齐齐响起,晏双飞很是满意地笑了起来。夕阳斜射在她的脸上,更添了一分美丽的色彩。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晏常便急匆匆地赶到了倚栏院。此时的晏双飞已然躺在了陈旧的床上,急咳不已,面容也是一片苍白。

“爹爹——咳!咳!”见晏常过来了,晏双飞心中一喜,却依旧装出一副病态,才唤了几声,便又咳了起来。

晏常见自己即将出嫁的女儿现在是这副模样,心里又气又急,忙忙走过去握住晏双飞的双手,询问道:“飞儿,你这是怎么了?”

“爹爹,飞儿……飞儿许是受寒了。咳,咳!”晏双飞再次重咳了起来。这时,琪儿假装不经意地说道:“唉,小姐,您快别说话了,都咳了一个下午了,还是这般厉害!”

“咳了一个下午了?可曾请大夫来看过?”晏常微怒。

“大夫来过了,说是风寒……”琪儿揉了揉眼睛,似乎很是悲伤。“小姐命苦,都没有几件厚衣裳,夜里风凉,连棉被都是好几年前的了……”

“你大娘可是未有给你添过厚衣裳?”晏常这才注意到,晏双飞身上这件衣服好像是她唯一能见人的一件了,也是相当陈旧,怕是穿了好些年了。

“大娘忙着照顾大姐和三妹,许是将飞儿忘记了……飞儿娘亲死得早,如今要出嫁了,不仅连个嫁妆也没有,还患了一身的病,咳!咳!”晏双飞将手挣脱开来,捂住自己的嘴巴,又重咳起来。

晏常心里也开始不是滋味。虽然晏常是个“妻管严”、“势利眼”,但是晏双飞毕竟是他的女儿,他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况且,晏双飞的母亲同他也是真心相爱,只是迫于世俗压力,才不得善终,他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愧疚的。

话虽如此,晏常却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晏双飞自小受了什么委屈也不同他说,他也没怎么关心过这个女儿,如今给她些银子也算是补偿。况且她即将要嫁入丞相府了,也用不了他多少银子,今后晏双飞荣华了,还不是要孝敬他这个做爹的。想到这里,晏常笑着对晏双飞说道:“飞儿啊,爹也忙,不知道该给你办些什么东西。今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去账房支银子,可别苦了自己。”

听到这句话,晏双飞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还略带着一些奸计得逞的窃喜。晏常啊晏常,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呢。

晏双飞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再看晏常时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面容。“爹爹疼爱飞儿,飞儿自当好好孝敬爹爹。”

“飞儿这般懂事,爹就放心了。”晏常满意地点点头,又吩咐道,“琪儿,好好照顾小姐,有什么事情随时通报。”

“奴婢遵命。”琪儿开心地答着,趁晏常不注意朝着晏双飞眨了眨眼睛。晏双飞心里明了,也是淡然一笑,又将目光定在了晏常身上。

“爹爹,差不多要用晚膳了,您先去用膳吧,飞儿自己休息会儿便好。”晏双飞很是善解人意地为晏常找了个离开的理由,晏常顺着这个台阶便叮嘱了晏双飞几句,便离开了。

晏双飞刚刚的得意一瞬间全然不见,内心突然替这个“晏二小姐”悲伤起来。母亲早逝,父亲对她不闻不问,就这样在晏府上下的欺压下度过了十余年,这该是有多么悲惨和心酸啊。

“小姐,你可真是聪明。有了老爷这句话,今后的日子可就不愁了。”琪儿走过去扶起床上的晏双飞,为她理了理头发,又心疼地补充道,“小姐,奴婢那句是实话,你可一定要多为自己置办些衣物,瞧你,身子骨本来就弱,还穿得这般单薄,若是真的病了,可怎么是好。”

“傻琪儿,我不会病的,今后我们都不会病的。”晏双飞心里一疼,这才想起,原来自己身边还是有人真心待自己的,欣慰不已。她摸了摸琪儿的头,眼中又闪过了一丝精光。

晏常啊晏常,既然你这样慷慨,那么这十六年来你欠下我的银子,我晏双飞这十余日定要完完全全地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