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72 心事

“至于这么惊讶吗?你这种不情不愿的表情,真让人伤心。”梁烨笑够了,就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还嘟起了嘴,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孩子。

晏双飞“噗哧”笑出声来。每次和梁烨在一起,她都会觉得很轻松很自在,似乎什么都不用想,一切都变得简单而随意。

“终于笑出来了。”梁烨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干脆就在草地上面躺下,眨着他的桃花眼,看着万里无云的晴空。

晏双飞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抿唇看了看正悠闲地晒着太阳的梁烨。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纯净的脸上,绘出了另外一种迷人的魅力。

梁烨同梁烜毕竟是同父的兄弟,眉眼之间有着一些神似。晏双飞不禁有些恍惚,想着若是梁烜也能同他一样,可以陪在自己身边,不被政治婚姻束缚,该多好。

——可是如果那样,谁去做那个皇上呢。做不了皇上,又如何能成就她的命格呢……

好多好多的矛盾,看似复杂,却好像只要解开一根线,就可以解决一起纷繁。只是,那根关键的线索,到底又是什么,她又该如何去探究清楚那高深的命数。

“被我迷住了?”梁烨突兀地开口,用手在晏双飞的眼前晃了晃,嘴角还是那一抹邪魅的笑容,打断了晏双飞的思绪。

晏双飞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人可以自恋,但不能太自恋!”

梁烨被晏双飞打击惯了,丝毫不受那话的影响,反而更加得瑟了。他张开手臂,便往晏双飞的肩上一搭,咧开嘴,整齐的白牙露了出来,很是好看。

“小七七,天气多好,一起睡觉吧!”

“……”晏双飞白了梁烨一眼,直接忽视他暧昧的目光,撇过脸去。

梁烨并不觉得尴尬,只是笑笑,将手臂齐肩展开成一条直线,似乎是为晏双飞制作了一个“枕头”,等待着她躺下。

晏双飞呆呆地看着边上的景色,没多久,便忍不住又撇过脸去看梁烨的脸色。只见梁烨的脸上依旧挂着那温润的笑容,睁着眼睛正看着她,一碰上她的目光,他的嘴角的幅度便愈来愈大,最后又忍不住咧开了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白痴。”晏双飞又好气又好笑,真是拿他没办法。她撅撅嘴,伸了个懒腰,便顺着草地躺了下去,脖子正好靠在了梁烨的手臂上,很是舒服。

“小七七,很舒服吧?”梁烨满足地笑着,还不忘自夸。“我可是绝世好男人,你完全没必要为了他哭,在我怀里笑着多好啊!”

晏双飞也咧开嘴笑了起来,突然很想告诉他一个在她的时代里很著名的故事——宁可在宝马里面哭,也不愿意在自行车上笑。

现在的她,倒不是为了权势地位或者金银财富,才选择梁烜。只是她的命数已定,就算其中要受到曲折伤害,也必须默默承受,因为那是她唯一的选择。

“梁烨,你是个好男人,一定会遇到一个懂得珍惜你的好女人的。”晏双飞不免有些伤感,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沉。

梁烜笑着的眸子渐渐暗淡了下来,他敛去了脸上的笑意,目光飘忽了一阵,找不到该定格的地方,只好又投向了天的那边。

“梁烨,或许我说这些话你会觉得好笑,可是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有些迷茫了……”晏双飞看不到梁烨的神色,只是看着天空,轻轻地说着自己心里的感触。

“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口中的‘他’,我曾经坚定过,可是现在却有点怀疑。在我眼里,爱情是专一的,容不得别人分享。我憧憬的爱情,绝对不会有第三者。可是,若他真的是我的命定良人,他怎么可以娶别的女人呢……若他不是,那所谓的命格,我又该如何去解释它……”

梁烨听得云里雾里,却听明白了“怀疑”、“专一”两个词语。他轻声一笑,道:“我不喜欢皇宫,就是因为那里边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或许大哥心里也爱着你,或许他现在并不爱那个女人,但是他必须娶她……又或许,今后他会爱上她,也会爱上别的女人。七七,若是你跟了大哥,这些事情,怕都必须学会忍耐……”

梁烨很少有认真的样子,他这样认真地同晏双飞分析着现在的情况,让晏双飞有些不太习惯,却还是很感动。

“我知道,你们古代的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从来都不是痴情的种子……”晏双飞赌气似的嗔道,“可是,我就是忍受不了这一点!”

梁烨笑了笑,道:“没关系,小七七只要跟了爷我,保管你这一辈子都看不到别的女人的半个影子!”

“你就吹吧……”晏双飞嗤鼻一笑。

“我是说真的。”梁烨再一次重申他的保证。“只娶一个有什么难的,为了小七七,我愿意冒着伤害全天下万千少女芳心的危险,执子之手,厮守到老。”

晏双飞无奈地笑出声,侧过身,盯着梁烨的侧脸说道:“我说叶大帅哥啊,你人生就不能有点追求么……”

“我人生最高的追求,就是亲爱的小七七。”梁烨也侧过身子,冲着晏双飞邪魅一笑,桃花眼里闪着光芒,刺得晏双飞不由自主地多眨了几次眼睛。

晏双飞被梁烨盯得有些乱了方寸,慌忙恢复到了平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咳,我是说,你就准备这样闲云野鹤地过这一生吗?以后你靠什么养活自己啊?”

梁烨毫不在乎地挑眉,轻描淡写地说道:“弄个清闲的官做,或者做个小生意,这样不也挺好么。”

晏双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每个人追求的梦想都不同,其实“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其实,只要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无论过什么生活,都是幸福的不是吗。

“小七七啊,你就从了我吧,为了你,我都不知道伤害了多少妙龄少女的心了……”梁烨委屈地说道。

“你要是做了皇帝,我就从了你。”晏双飞头脑有些乱,便随口敷衍道,却不料泄漏了自己心里最深处的秘密。

“什……什么?!”梁烨猛地一惊,瞪大了眼睛看向晏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