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78 孤影

“沨,可以忘记以前的一切,重新开始,让我做一个好妻子……陪着你吗……”

晏双飞朦胧着眼眶,静静地凝视着段祁沨,喃喃问出声。

段祁沨的目光愈加深邃,犹如寒潭般深不见底,还透着冰冷的气息。刚刚的暧昧和温存全然不见,他的表情随着晏双飞期待目光的流转,越来越僵。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晏双飞怔在了那里,酒意竟然散去了好多,眼前那张冰凉的面孔越来越清晰。

晏双飞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话,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晏双飞试图解释什么,段祁沨却不待她说话,便从她身上离开,站定在了床边。

“沨哥……”晏双飞的头脑一片混乱,都说男人会“酒后乱性”,原来对女人来说也是致命的真理。

段祁沨侧过身子,用背面对着晏双飞,脸上复杂的神情里夹杂着太多的悲伤、无奈、愤懑,还有好多好多无法描述的东西。

“你醉了,早点歇息吧。”段祁沨轻叹一声,不再回头,径直走出了屋子。

晏双飞愣在那里,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怔怔地看着段祁沨大步走了出去,不知为何过了多久,那个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她却还是没能将目光移开。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泪流满面。

段祁沨冷着一张脸走出了房间,才踏出门槛,便瞅见了在门外守候的段铭。

段铭先是一愣,睇了睇段祁沨的脸色,忙忙会意地让出一条道来。段祁沨不声不吭地走了过去,便直奔清风楼。

清风楼外,竹林幽深,段祁沨独自一人坐在石椅上,望着夜空那轮皎洁的明月,思绪纷繁复杂。

那还是三年前,师父曾经来找过他一次。就是那一次,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虽然他从小避世长大,却也懂得男女之情,也憧憬能够寻得一个两情相悦的人,拥有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只是那个晚上,师父的一番话,却让他的心彻底凉到了极致。

“明日就要从军了,沨儿可有紧张?”云无涯望着天上的繁星,若有所思地问道。

段祁沨轻声笑了笑,一脸自信。“沨儿会将师父所教运用于战场之上,为国效力,为百姓谋福。”

“这样便好。”云无涯满意地点点头,神情却更加复杂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云无涯又淡淡地问道:“沨儿今年,可是二十又一了?”

段祁沨恭敬地答道:“正是。”

“丞相可有同你提起过终身大事?”云无涯问得直白,段祁沨不免有些局促,忙忙含笑着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了些憧憬。

“说是向吏部曲尚书家的千金提亲了,那边也答应了,婚事的话还在计划之中,未能提前向师父坦诚,还望师父见谅。”

云无涯一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沨儿,把婚事退了罢。”

段祁沨愣在当场,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沨儿,你的命格奇特,就连为师都无法全部琢磨透彻,一切都只能顺应天命,自然得见。”云无涯在石椅上坐下,轻轻捋着他的长须,目光却始终定格在段祁沨那张苍白的脸上。

段祁沨是他付出心血最多的徒弟,也是他最满意的徒弟,将如此残忍的话告知于他,他心里的痛也不比他少。然而命格总是神奇的,还有太多他猜不透的东西,或者,那便是转机。

段祁沨默默地在云无涯身边坐下,手去在无意之间握成了拳头,里面含着太多的不服,也有太多的不甘。

“师父所说的……让沨儿退婚,又是何意?”段祁沨心有不甘,追问道。

“沨儿,为师替你算了一卦,只怕你这一生……都不能遇到伴你终生的女子了。”云无涯的目光里透着深邃,也带着浓浓的悲痛与无奈。

夜微凉,凉风阵阵,刮到了段祁沨的心里,虽然寒痛,却也刺激着他不轻易屈服的心。段祁沨撇过脸去,铮铮而言。

“师父就料定了这是沨儿的命运么?那么,沨儿就向它宣战,看看到底是命运来控制我,还是我去主宰它!”

云无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沨儿,世事难料,天命难测,如今为师看出些端倪,你还是尽早收手才好。”

“难道我这一辈子就注定孤单吗?!”段祁沨很不服气,噔地站起身来,炽热的目光盯着那夜空高悬的月亮,嗤鼻一笑。

“能伴你终生的女子,并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云无涯虽知残忍,却还是将自己所占卜到的东西尽数告知于他。长痛不如短痛——又或许,世事难料,还有转机。

段祁沨足足愣了半晌,直到打更的人经过,才将他从无止境的悲痛中拉回了现实。段祁沨连连退去几步,目光闪烁着看了云无涯一眼,咬牙,恨恨地甩袖而去。

后来,段祁沨并没有退婚,而是主张将婚事提前举行。虽然他没有见过那个女子,却也憧憬着同她一起挑战那莫须有的“天命”。

再后来,在成亲的前一天的晚上,曲家大小姐暴毙,两家又惊又痛,婚事便就此作罢。丞相严令所有人不得提起此事,连街坊百姓也觊觎丞相府的势力,噤若寒蝉。

那天晚上,闻讯赶到尚书府的段祁沨眼睁睁地看着那地上的一床白布,目光里尽是旁人看不懂的复杂。段祁沨双手握拳,却欲哭无泪。

“若是你执意如此,只会牵连太多的人因此丧命。”云无涯哀叹一声,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这句话却如魔障般一直罩在段祁沨的身上,让他不得不选择封闭自己,孤影而行。

云无涯走了三年,段祁沨在军队中所向披靡,立下赫赫战功。三年后,一封书信送到了段祁沨手里,里边只写了十来个大字。

“临南知府二女,晏双飞,八字相合。”

他当时愣了很久,还以为是奇迹发生,不料师父却再一次带给他那一句话——能伴他终身的人,并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段祁沨轻笑一声,原来所谓的“八字相合”,不过也就是不会因嫁给自己而死。

既然他注定孤独,娶亲也只是一个人必须完成的一种形式罢了,娶谁都是一样。既然师父吩咐,他便照做,这样,对谁都好。

(本来想写成番外的,后来想想就写在正文里吧~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