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86 疏离

弹指之间,又过去了十来个日子。自从梁烜大婚之后,晏双飞便再未见过他的面。梁汐公主也嫁入了司马尚书府,晏双飞自然也没了进宫的借口。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晏双飞已经疲惫到不想再去理会所谓的“天命”。梁烜已经不能带给她,她所希望的一心一意的爱情,段祁沨也还是那般若即若离,至于梁烨,这几日也不见了踪影。若是她的命格已定,就让“天命”来找她吧,她已经不想再去趟那浑水,只求在这个地方安安静静地过着她的日子。

晏双飞自然也不会想过,梁烜会突然来到将军府。琪儿来通传的时候,她正在清风楼里阅读梁国的史册。虽然她同段祁沨依旧是客客气气地相处着,但是段祁沨却给了她出入清风楼的权利。要知道,这在将军府里,除了段祁沨,是没有人可以随意出入这栋楼的。一想到这里,晏双飞就会小小地得意一阵。

“小姐,太子殿下驾到,将军让你过去接驾。”琪儿的声音伴着清风飘进晏双飞的耳中,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太子殿下?他来干什么?”心里的涟漪似乎也被这清风吹开,晏双飞放下手中的史册,讶异地问道。

琪儿摇了摇头,道:“琪儿不知,将军只说让琪儿*过去。”

“哦,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换个衣裳就去。”晏双飞淡淡地说道。

“不用琪儿伺候小姐更衣吗?”

“不用,我自己来。”晏双飞挥挥手,示意琪儿退下,自己却趴在了桌子上,并不想离开这里。

梁烜的身份果然不同了,现在是“太子殿下”,来将军府一次,她还要过去“接驾”,还真是讽刺。

磨磨蹭蹭了半天,晏双飞还是回去打扮了一趟,这才去花园“接驾”。也不知道这打扮,到底是“女为悦己者容”,还是故意向他炫耀自己没有他一样过得很好,亦或是想要让自己更美一些,让他知道错过她是他的遗憾。

基于各种复杂的情绪,晏双飞还是镇定自若地向梁烜行了个万福礼,恭恭敬敬地说道:“臣妾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凉亭里,梁烜温和的微笑似乎被风吹干,僵在了脸上。半月未见,他们两个人之间,似乎已然形成了一条鸿沟。

梁烜心里虽然嘲讽至极,却还是温和着声音应道:“云骑夫人免礼。”

晏双飞很是自然地抬起头,向梁烜展示着她如春日般温暖的笑容,看不出其中一丝隐忍的悲伤。

“太子殿下今日前来,是同我商讨围剿无影宫的事情,正好你也在府上,他便想要见见你。”段祁沨在一旁轻声解释着,似乎并不再计较晏双飞和梁烜的“旧情”,反而有种为他们俩牵线的嫌疑。

晏双飞尴尬地笑了笑,道:“劳太子殿下挂心了。”

梁烜也是淡然一笑,若有所思地端起石桌上的茶杯,仔细打量着。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起来,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段祁沨站起身,冲着晏双飞轻声说道:“你们聊,我去取个东西。”他撂下这一句话,也不待晏双飞回答,便翩飞着衣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凉亭。

晏双飞正想唤住他,岂料身边坐着的梁烜又突然说话了。

“七七,单独聊一聊,好吗?”梁烜的声音不大不小,晏双飞却琢磨着段祁沨能够听到。只是她下意识地看向段祁沨的时候,他的背影依旧清冷,也没有因为这一句“七七”而有半分的变化。

待段祁沨的背影消失在晏双飞的眼眸之中,晏双飞轻声叹了一口气,在梁烜身边坐了下来。她冷着脸,并不看梁烜,只是默默地打量着池塘里的荷叶。

时间过得真快,夏天就要到了。那个时候,这里的荷花一定会开得很美吧。

“七七,近来……过得可好?”依旧是不痛不痒的问题,从梁烜口中问出来,晏双飞却听着特别难过,委屈,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很好,不劳太子殿下费心。”晏双飞冷冷地回了一句,依旧不去看他。

梁烜轻笑一声,低了低头,又问道:“前几日风雨大作,可有记得加衣服?”

晏双飞鼻子一酸,却还是死撑着面子,没好气地应道:“加了。”

“呵呵,那便好。”梁烜一脸无害的笑容,在晏双飞的余光之中显得特别温柔且温馨。

晏双飞一赌气,嚷道:“太子殿下有这闲情逸致,还是多多关心太子妃才是。”

梁烜一怔,却立刻笑得陶醉。“七七还在吃醋呢?”

晏双飞皱起了眉头,撇了撇嘴,道:“不敢不敢,哪里敢吃太子爷的醋。”

梁烜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晏双飞毫不掩饰的小任性让他突然有种久违的温暖感。他站起身,走到晏双飞的身边,伸手碰了碰她的头。

“七七,你瘦了。”梁烜的手摸了摸晏双飞的头发,又慢慢往下,想要抚摸她消瘦的脸颊。

晏双飞心里一惊,条件反射似的躲开,甚至有种逃荒似的感觉。

梁烜的手指刚要触到晏双飞的脸,却被晏双飞断然躲开。他的手僵在半空中,竟然忘记了抽回。梁烜一脸惊诧,甚至有种不可置信的慌张。

“太,太子殿下……请注意身份。”晏双飞也有些慌乱,忙忙站起身,退后了几步,这才说话。

梁烜轻哼一声,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呵,七七这是要和烜疏离了么。”

“殿下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臣妾高攀不起。”晏双飞心里凄凉,却故作一脸冷漠,淡淡地答道。

若不是他答应和李莺成婚,她也会因为他被封为太子而感到开心、兴奋。只是,若是这个太子之位是因为他接受赐婚而换来的,就算今后他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给她一生荣华,她也只觉得讽刺,不会感到幸福。

梁烜,已经不是初见的时候,那个不染尘暇的翩翩公子了。

“太子,是父皇所赐,烜感喟皇恩;大婚,是皇命难违,烜不得不为。七七,若是连你都不能理解烜,烜还要这些东西作何。”梁烜冷下了脸色,神情里是晏双飞从未见过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