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90 谋反

“谢太子配合。”那侍卫偷偷松了一口气,脸上却是一脸严峻的神情。

众侍卫围了上来,将梁烜的双手绑住,李莺在一旁看着,顿时惊呼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太子!”

“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太子脱不了嫌疑,卑职只有得罪了。”带头的侍卫不卑不亢,心里却有些发慌。特别是沈绍广铮铮的目光,让他不免替自己捏了两把冷汗。

好在梁烜并不计较,只是对李莺轻轻笑了笑,道:“不碍事。”

“走!”那侍卫喝了一声,便压着梁烜在众目睽睽之中离开了大殿。李莺跟了上去,陪在梁烜身边默默地向前走去。

大殿之内,众人唏嘘不已,议论纷纷。晏双飞凑近人群,听着他们对梁烜的质疑,心里顿时凉了一截。

她自然不会相信梁烜会通敌叛国,可是人言可畏,特别是梁烜在这样一个场合被带走,就算是一件显而易见事情,也会被传的面目全非。

若说梁烜是被陷害的,那这个幕后之人确实花了很多心思。选择这样一个时机,让梁烜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被狼狈押走,然后再借这悠悠众口肆意宣扬,不等梁烜的嫌疑洗清,他便会陷入无止境的舆论深渊。

——到那个时候,无论查出来的结果是什么,梁烜在百官和百姓心中的形象都会有了瑕疵,不会向曾经那般纯粹。

不知何时,段祁沨已经站在了晏双飞的身边。他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既然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就不用过多担心。”

晏双飞一愣,自己的心事被他看了出来,自然有些窘迫。她苦笑了一阵,低下了头,便往东苑走去。

段祁沨想去拉她的手,无奈她已经走远,背影消瘦单薄,让他心里一疼。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下的,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晏双飞唤了琪儿几声,却不见她进来,只好自己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和凌乱的发丝,从屋里走了出去。

才踏出屋子,琪儿便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她没有料过晏双飞会突然走出来,一个趔趄便扑倒在了晏双飞身上。

“啊,小姐,对不起、对不起……”琪儿慌忙道歉,一边伸手轻轻拍着晏双飞的衣裳。

“没事。”晏双飞笑笑,又疑惑地问道:“你刚刚去哪里了?怎么冒冒失失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晏双飞一口气就问出了三个问题,琪儿忙不迭地回答道:“小姐,琪儿刚刚去厨房,想交代厨子给小姐做早膳的,谁知还未踏入厨房门便听见里边在议论太子爷的事情……”

说到这里,琪儿的声音刻意低了下来。晏双飞会意地凑上耳朵,仔细听琪儿的下文。

“听今日出府采购的厨子说,太子爷已经被关进天牢了!”琪儿轻声说道,声音还不自觉地有些颤抖。

晏双飞一惊,忙忙追问道:“怎么可能,太子千金之躯,为何会被关进天牢?他昨晚没有面圣吗?他没有同皇上说清楚吗?他不可能谋反的,他不可能谋反的啊!”

“小姐,你别激动……”琪儿忙忙拉住晏双飞的手,轻声安慰着。她了解自家的小姐,知道小姐和太子要好,这才一听说太子的消息便过来告诉小姐,也是希望小姐快点想个对策出来。

“听说皇上昨夜在太子府搜出了太子通敌叛国的书信,现在罪证确凿,太子也是有口莫辩啊……”

晏双飞心里的惊讶更深了,皇上竟然在太子的府上搜出了通敌叛国的书信?!依照晏双飞对梁烜的了解,她知道梁烜是断然不会通敌叛国的,只是为何这书信无缘无故跑去了他的屋子?难道是有内奸?

“皇上怎么会突然去搜太子的屋子?!”晏双飞下意识地问出口。

“因为有人举报。”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晏双飞撇过头去,只见段祁沨面无表情地往自己这边走来。段铭跟在身后,也是一脸的淡漠。

“将军……”琪儿忙忙福身请安,段祁沨给了她一个眼色,她便会意地退了下去。段铭也默默地低下头,尾随着琪儿离去。

待二人离开之后,晏双飞迫不及待地追问着刚刚那个问题。“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有人举报’?是谁举报?为什么举报?”

“别急。”相比晏双飞的焦急,段祁沨倒显得冷静很多。

晏双飞一愣,忙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神情。是她太激动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梁烜被困的消息,她还是会担心、会焦虑。

段祁沨并不在意,又恢复到了淡漠的神色。“举报太子的人,是太子的幕僚门客,因为平日里同太子走得近,自然对他的一举一动极为熟悉。所以,皇上一听他举报,便下令严查太子府,果然在他所说的地方找到了太子与邻国来往的书信。”

“这么说,太子是被自己人出卖的?”晏双飞气不打一处来。梁烜待人那般诚恳真挚,毫无太子的架子,竟然还有人要害他,她如何能不为他鸣不平!

“嗯。”段祁沨轻轻地应了一声。

晏双飞气得一跺脚,嚷道:“是谁那么没良心,竟然陷害太子!”

“裴兮远。”段祁沨又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裴兮……”晏双飞嘀咕着,猛然一惊,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看向段祁沨。“裴兮远?我的表哥——裴兮远?!”

“嗯。”段祁沨点了点头,“若我的消息来源不错的话。”

晏双飞自然相信段祁沨的消息网不会有差错,但是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忍不住质疑起来。

裴兮远高中状元之后,便被引荐为太子的门客。他谈吐不凡,思维缜密,听说很受太子重视。按理来说,他应该珍惜被重视的机会,好好效忠太子才是,为何却倒戈相向,出卖太子?而且,他和太子才相处半月而已,又无深仇大恨,没有任何理由去陷害太子啊。

段祁沨自然也明白晏双飞的疑惑,却还是冷静地同她分析着现在的情况。“如今太子谋反的罪名已经坐实,皇上的旨意随时可能下达,太子怕是……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

晏双飞细品着这四个字,心里涌起一阵恶寒。她只觉着眼前一黑,便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