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帝

无敌霸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0:12

最新章节: “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那倒还真是巧。”梁烨附和着点头,不疑有他,索性在溪畔坐下。“这儿人迹罕至,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嗯。”晏双飞淡淡地应着,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在他身边站定。轻风拂来,吹散淡淡的燥热,让人顿感凉

092 质问

晏双飞从天牢里奔出来,便同门口的段祁沨撞了个满怀。

“沨哥,我要去飘香楼找梁烨,你先回去吧。”晏双飞匆匆地说着,就要推开他往外边跑。

段祁沨一把拽住晏双飞的胳膊,道:“他不在那里。”

晏双飞一愣,侧过脸,怔怔地看向段祁沨。

“跟我来。”段祁沨二话不说,将晏双飞揽入怀里,飞身便骑于马上,飞奔而去。

夜风呼啸而过,一晃便到了宫门。段祁沨抱着晏双飞下马,又牵着晏双飞入宫,直奔华阳宫。莫名的不安在晏双飞的心里渐渐浓烈,嘴角嘲讽的笑意也越来越浓。梁烨,这几日果真都在宫里么。

才到华阳宫门口,段祁沨便放开了晏双飞的手。“进去吧,我在外边等你。”

“他……一直都住在宫里吗?”晏双飞喃喃问出口,内心的情愫既复杂又清晰,竟让她忍不住勾起唇角,无声地笑了起来。

段祁沨没有说话,只是背过身去,伫立于寒风之中。月光洒在他黑色金纹的披肩上,竟然反射出耀眼的光彩。

晏双飞低头轻笑了一阵,便小跑进了华阳宫。才踏过门槛,梁烨的身影便撞进了晏双飞的眼眸之中。

“七七,你怎么来了?”梁烨一见到晏双飞,喜形于色,忙忙迎了过去,就要去拉她的手。

晏双飞毫不犹豫地避开,站定在梁烨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严肃地问道:“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要害他?”

“害他?什么意思?”梁烨一愣,好奇地问道。

晏双飞冷哼一声,目光凛冽。“你还要瞒着我么?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你还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什……什么……”梁烨的眼里分明一丝精光闪过,却丝毫不显慌乱,反而一脸无辜地反问道。

“是因为太子之位吗?是因为你也想做皇上吗?可是你明明同我说过,你只想做一个小官,或者经营一笔小生意,那些都是假的吗?都是骗我的吗?!”晏双飞再也抑制不住即将崩溃的情绪,嘶吼着问出声,泪水淌了一脸,无不狼狈。

梁烨一慌,忙忙将晏双飞揽入怀中。晏双飞拼命挣扎,一把甩开梁烨的胳膊,猛地冲到木椅旁,扶着椅背站住,却忍不住抽泣,身子依旧瑟瑟发抖。

“都是假的对不对……你一直骗我对不对,你从来就没有把你真实的一面给我看过,对不对……”晏双飞默默呢喃着,背对着梁烨,不敢去看他此刻的神情。

她曾经那样信任的人,她曾经以为他那样单纯简单,与世无争,开心就是开心,不开心就是不开心。虽然偶尔会说一些风花雪月的情话,偶尔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取笑她,但是她还是那样喜欢他,把他当自己的好朋友,知己,贴心人。

可是,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伪装,他也有他自己的野心,甚至还骗过了她,骗过了所有人。在一片貌似祥和的平静之中,当众人都放下防备和警戒的时候,他便开始进行自己的计划,第一个下手的人,便是他的亲哥哥。

“七七,你在说什么,什么‘假的’,什么‘骗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同我说清楚好不好……”梁烨慢慢靠近她,又怕惊到她,慢声慢气地说着。

晏双飞冷笑一声,转过身道:“好,既然你说你不知道,我便同你摊开来说。”她眉峰一转,目光凛冽地射向梁烨。“太子谋反一事,是不是你指使人陷害的?”

晏双飞话音一落,大殿便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沉默。梁烨的目光也逐渐深邃,他定定地看着晏双飞,四目相对,竟无语凝噎。

“你怎么不说话,心虚了吗,内疚了吗……他是你亲哥哥啊,你这样做,会陷他于何种境地,你知道吗?!”晏双飞朦胧着眼眸,质问道。

梁烨冷笑一声,指了指自己,反问道:“你认为是我做的吗?”

“不是你还会有谁!”晏双飞毫不犹豫地接过话,狠狠道,“除了你,还会有谁觊觎他的太子之位?他一向与人为善,从未同谁结下仇恨,别人为何要害他?”

“我是有这样的动机,但是我没有做过!”梁烨撇过脸,也是话中带怒。

晏双飞一听这话,怔了一怔,便冷笑出声。“呵,你有这样的动机?你也承认你有这样的动机?”

“我……”梁烨看向晏双飞,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想要解释,却不知如何说起,只得欲言又止。

晏双飞凝视着梁烨,话音低了下来,却满是悲伤。“还记得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撂下的那句话吗……”

“什么……”梁烨一愣。

晏双飞轻笑一声,继续道:“当时,你对我说,后会有期。”说到这里,晏双飞的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意,却是稍纵即逝。

“后来,你我在宫里再见,你对我的身份却丝毫不觉得陌生。我怀疑过你,我揣测你是出于某种原因才故意接近我,可是那日在飘香楼的又一次相聚,你却让我选择了再一次相信你。”

“你同我说,你对我……对我一见倾心,还想过去我家提亲,这才知晓我已经许配将军府。我信了你的话,便再也没有怀疑过你。”

“我本来就是……”梁烨想替自己辩解,却再次被晏双飞打断。

“可是现在我不信了,我不敢信了。”晏双飞冷笑一声,不再看梁烨,眸子低低地凝视着那椅背,不知不觉,那红木上已经被自己的指甲刻出了几个浅浅的印记。

“你的亲哥哥,现在还被关在暗无天日的黑牢之中,可能还会面临杀头的危险!你若是还念及骨肉亲情,不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你若是想要太子之位,你争取便是,我想,他也不会稀罕。”

“你怎么就知道,他不稀罕?”梁烨冷下了声音,嘲讽似的反问道。

晏双飞一怔,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你若是觉得我复杂,又何曾想过大哥或许也一样呢。”梁烨轻声笑着,声音却是异常冷冽,刺得晏双飞心头又痛又麻。